• 第一章 遇仙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20本章字数:2908字

    北域,离山剑宗的势力范围,有一处僻远村落,名叫西山村落。

    西山村落地广人稀,依靠着一座深山老林,从山上倾泻而下的小河,成为他们生活的保障。

    天刚蒙蒙亮,墨云就早早从自己的破草屋内爬起来,洗了一把脸后,便打算往山上去砍柴。

    出了院门,就看到一中年汉子背着锄头正要下地,他看墨云走出来,就笑着挥手道:“小墨云,又要上山砍柴了啊?”

    墨云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他关上门后,便对那中年汉子憨笑了两声,道:“狗哥,今天我多砍些柴,给你也送一些。”

    那中年汉子闻言,忙摆手说道:“够了够了,上次你给砍得柴还没用完呢,对了隔壁张大姐一人带着孩子,挺不容易,你给她带些柴火吧。”

    “嗯,记下了。”

    “对了。”似又记起什么,那汉子提醒墨云道:“最近黑云寨的那群山寨又有了动作,你可要多加留心,碰到他们就躲远一些。

    黑云寨,是附近的山贼窝,那里的山贼蛮横,杀人如麻,墨云清楚记得十年前村子里的一名族老就被那山贼杀了,至今未能报得了仇。

    ”那狗哥,你也要小心。”

    墨云应下后,就拿着自己的柴刀往山上跑去了。

    中年汉子看他离去背影,笑骂道:“这孩子!”

    ……

    墨云是个孤儿,今年仅有十六岁,听村子里老一辈的人讲,是一年轻男子将他带来这里的,但当时男子浑身是伤,遂将他托付给老族长家里,为他取名墨云。

    三年前,老族长去世,墨云就是吃着村里百家饭长大的,对西山村落有着由衷的感激。

    这一日,他爬上山去,和往常一样,要砍些柴火送回村子里。

    西山深处郁郁葱葱,参天古树也有不少,偶尔飞禽走兽也会出现,运气好还能打个野味儿,也算勉强过得去。

    大山里的孩子,总是渴望看看外面的世界,但苦于没有机会,老族长却说,那男子答应他,会在他十八岁时前来接他,因此墨云不敢乱跑,生怕见不到自己那没有印象的父亲。

    砰砰砰!

    墨云使劲挥舞着柴刀,要将这么一个碗口粗的树砍下来,费了了好半天功夫,就听闻轰隆一声,那大树顺着早已预算好的方向倒了下去,掀起尘土飞扬。

    砍断这棵大树后,墨云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喘着粗气,抹了一额头上的汗水,半晌起身就要将这树劈砍一番带回去。

    “咦,那是什么?”

    这时,墨云目光一撇,却发现在一处山坳里,似乎有个人影来,方才因为天没亮,因此注意不到,现在天亮了,就露出那一炔衣角来,这大白天的,怎么还有人在这儿?

    墨云心中纳闷,怀着疑惑的心情小心翼翼走了过去。

    当离得近了些,才发现竟是一个浑身是血的年轻道人,这一幕吓得墨云惊叫了一声,忙倒退两步。

    “呃……”

    这时,山坳里传来虚弱的声音,就见那身穿血染白衣的年轻道人缓缓睁开双眼,罕见的就是一双金色的眸子,但是双目无神,显然命不久矣,他看到墨云出现,艰难招手魔,声音微弱如蚊子一般的道:“小兄弟,帮帮我。”

    “我要怎么帮你?”看他这副可怜的样子,墨云又动了恻隐之心,常听族内老人讲,外面是修仙的世界,那些人飞天遁地,无所不能,但也容易结仇,一不小心就会祸至临头,这年轻道人,恐怕也是被仇家追杀吧。

    念及此处,墨云轻轻走上前去,扑鼻的血腥味让他有些不适应,微微皱起了眉头。

    那白衣道人看在眼里,也知晓他是个孩子,没有经历过这番生死场景,他只是指了指前面教道:“劳烦小兄弟,你背我至前面三里外的山洞内,让我能躲避一时。”

    “哦,好!”

    墨云救人心切,也顾不得许多,他蹲下身子,小心背起这白衣道人,就往他所指的方向赶去。

    一路上,墨云速度不是很快,但十五六岁的年纪能有这份力气,已是难得了,穿越重重山林草木,沿着小路疾奔。

    墨云心中的疑惑尤未减少,这白衣道人究竟是谁,好人坏人还分不清呢,万一救了个坏人,那岂非得不偿失?

    岂料,这时就听背上白衣道人忽然笑道:“小兄弟,你大可放心,我不是坏人。”

    墨云吓了一跳,脚步一顿后又继续往前面赶去,但还是小心问道:“您……您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

    “一些小把戏罢了,这是我仙门的读心之术,对一些普通人可以使用,抱歉因我被人追杀,不得不谨慎一些。”说着说着,那白衣道人又有些歉意的道。

    墨云觉得他不是坏人,毕竟这么谦虚有礼,一定是被坏人追杀了,他讪笑两声说道:“前辈说笑了。”

    话虽如此,但墨云还是保持了应有的谨慎,这些年来,老族长没有亏待他,虽没见过外面的世界,但老族长教了他很多东西,读书识字,人虽是村落少年,但还懂得许多礼数。

    白衣道人已对墨云观察了一番,命不久矣的他内心暗自叹了口气:“我天命已至,无力回天,这少年来历虽说有些神秘,但心地善良,将秘密托付给他,我也放心了。”

    ……

    很快,行了三里路,墨云远远就看见一处被杂草覆盖的山洞呈现在自己面前,他停在山洞前看了一眼,喘了口气后忙问道:“前辈,是这里么?”

    在墨云背上的白衣道人勉力睁开眸子看了一眼,便点头虚弱道:“就是此地,快背我进去吧。”

    “好!”

    墨云忙背着白衣道人进入了山洞。

    山洞内漆黑一片,但有顶端投射的一缕光华,勉强能视物,借着光线观察,方见山洞全貌。

    这山洞不大,方圆寸许,仅有一张石床。

    打量了一番后,墨云就将目光锁定在石床上,而后小心翼翼的将那白衣道人放在上面。

    白衣道人躺在石床上,咳嗽了两声,嘴角就哗啦啦的流出血来。

    这一幕可吓坏了墨白,这得受了多重的伤啊,流这么多血,他关切问道:“前辈,您没事吧?”

    就见白衣道人摆了摆手,他盘膝坐在石床上后,开始运功疗伤,令人惊异的一幕出现了。

    就见白衣道人周身,竟然浮现出淡淡的金色光华,不断的汇聚在体内,那些伤口似乎都好转许多。

    半晌后,白衣道人的伤势有所稳定,这时候他才睁开眼来,去看墨云。

    此时的墨云,已经被白衣道人的手段惊呆了,一个活生生的人竟然会发光,这怎能不让他震惊,这一定是神仙手段。

    “你……叫什么名字。”白衣道人却是不理会墨云的呆滞,只是笑着问道。

    此时的他多了几分仙风道骨,而且容貌也有些变化,一头白发束了道髻,眉清目秀看起来仅有二十来岁的模样,但一双金色的瞳孔,满是风霜岁月的侵蚀,没有八十也该有半百了啊!

    “啊呃,我叫墨云。”回过神来,见白衣道人正盯着自己,墨云忙说道。

    “墨云……好名字。”

    就见那白衣道人细细品味了一番,点头称赞了一句,道:“小兄弟你宅心仁厚,而且骨骼清奇,是个修道的好苗子,我因被仇家追杀,命不久矣,但可怜我一身修为武学无处传承,今日你我也算有缘,我便将我修炼数甲子的武学赠予你,万望好生传承下去啊。”

    “前辈!”

    墨云一听竟然可以修炼,心中大喜,可看白衣道人模样,有些犹豫问道:“那前辈您呢?”

    白衣道人却是挥手笑道:“我天命已至,强求无果,你无须多问了。”

    墨云嗯了一声,不再说话。

    盘膝坐在石床上的白衣道人吩咐道:“下面我说,你且仔细记下听着。”

    ……

    原来这白衣道人名叫叶独白,是天海仙门的弟子,因外出任务被人暗算,导致魂元即将溃散,无力回天了,好在临终前脱困,但因真元不济,最终坠落至此地,所幸遇到墨云救了自己。

    他出于感激,遂决定将武学传授于墨云。

    这套武学,名为幻神诀,共至九重,一步一登天,若修炼至极,可成为逍遥天地间的神仙人物。

    白衣道人叹道:“你是天生剑胎,可惜我不使剑道,待我将幻神诀传于你后,你便可找一宗门修行剑道,相信以你天资,哪怕修炼时日晚了些,也同样能出人头地。”

    说着话,他微一招手,墨云就发现自己不受控制的飞了起来。

    他手舞足蹈,吓得不轻,但很快他就平稳的落至石床上,紧接着就觉眼前一黑,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