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我愿意替他还债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52本章字数:1714字

    两个小时后,飞机抵达琏城机场。我一下飞机,就看到一身黑的杨玏。

    “陆潮生呢?”我径直走向他,拽住他的胳膊,迫切询问。

    他推开我的手,略显客套生疏,“林小姐,请跟我走。”

    他一路护着我,直到上车。我想问他很多事,却又不敢问。哪怕现在身处琏城,我都希望杨玏告诉我,陆潮生没有跳楼,没有弃我而去。

    坐在车内,我看着窗外变化的景色,顿觉又熟悉又陌生。

    “这……是回家的路?”猛然看到路旁熟悉的景致,我问杨玏。

    陆潮生有妻子,但他和她没有感情,等同分居。陆潮生和我住的房子,就是我的家,我们的家。

    杨玏一本正经回复:“林小姐,先生是昨天凌晨出事的,遗体已经火化,骨灰盒在家里。”

    “你说什么?!”我顿时爆炸,“杨玏,你凭什么自作主张处理陆潮生的遗体?!你骗我来见陆潮生最后一面,结果现在你告诉我我只能抱着陆潮生的骨灰哭?!”

    “这是陆先生的意思。”杨玏很平静,“陆先生负债两亿且被人逼至绝路,他不想牵累你,所以做了这样的选择。别墅,是你名下的,还有陆先生这些年给你存的钱,都是你名下的。你放心,鉴于你和他的关系,于理于法,债主都不能向你要债。”

    我努力仰头,不想眼泪再掉下来,“我和他,什么关系?”

    “金主和情妇的关系。”杨玏一点不留情面。

    “杨玏,为什么不是你去死?”

    他说:“现在和陆先生相关的人,都有危险。林小姐,你最好不要走出我的视线范围。你强大起来之前,让你讨厌的我,不会离开你的。”

    “这也是陆潮生的意思?”哪怕是仰着脸,眼泪都流到我脖子上了。

    “是的。”

    杨玏把噩耗一次性告诉我,不再说话。没过几分钟,我和陆潮生的家,就到了。

    花花草草,还在,却平添落寞。

    我不管杨玏,下车跑进别墅,从从上到下,都找了一遍。

    可惜没有。

    几乎脱力,我手肘靠在楼梯扶手上慢慢下滑,“杨玏,为什么陆潮生不在……”

    杨玏走到我面前,递给我一方正盒子,“林小姐,这是陆先生的骨灰盒。”

    再也无法自我逃避,我抱住陆潮生的骨灰坐在最后一阶楼梯上,走神,默默流泪。

    陆潮生给了我生命,给我了一切。他对我向来好极,为什么他跳楼,都不告诉我?

    陆潮生,你一个人孤单吗?你想我陪你吗?

    念头一起,我猛地站起,转身上楼。

    “啪”的一声,我的手腕被扣住。

    我回头,瞪杨玏,“松手。”

    杨玏说道,“林小姐,如果你爱陆先生,是该选择坚强,替他还债,然后好好活着。”

    “这也是……陆潮生的意思?”

    杨玏回:“这是我的意思,也是林小姐自己的意思。”

    他说话还是不咸不淡的调子,却生生砸在我心口。

    正在僵持之际,门铃声响起。

    杨玏松开我,去开门。

    而我,站在原地思考,陆潮生想要的是什么,我想为他做的,又是什么。

    阴曹地府,我也不确定是否能相见。

    可他在这人世的污名,我可以拼尽一生帮他洗清。且我活着一天,就还会有人记得陆潮生。

    “林蔓,你这个贱人!”

    怒骂声来自陆潮生的原配,姜珊珊。

    骂完,她还觉得不够,唰的给我个耳光。

    我不还手,抱着怀中的骨灰盒,任她打骂。我从来不觉得,我是她和陆潮生之间情感的第三者,但我始终是他们婚姻里的第三者。

    脸上火烧火燎的痛,远不及我失去陆潮生的痛。

    “要不是因为你,陆潮生怎么会负债?他怎么会被逼得跳楼?!他的死害我身败名裂,他却还留别墅、财产给你!凭什么!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姜珊珊撕心裂肺地喊着。

    赶在姜珊珊第二次扇我耳光之前,杨玏抓住姜珊珊的手,“夫人,请你自重。”

    姜珊珊满脸通红,怒吼,“凭什么我要自重?!我失去了我的丈夫,我荣华富贵的生活,我为什么要自重?!”

    她话音未落,门再度被推开,跑进十来个黑衣黑裤戴着墨镜的高壮青年,将我们团团围住。

    姜珊珊脸色刷白,质问来人,“你们……来干什么?”

    站在中间应该是领头的青年回答:“要债。”

    姜珊珊疯了一样尖叫,面向他们,“我没钱!我没有钱给你们这些吸血鬼!我没钱!别追着我要!”

    得到姜珊珊这样的回答,领头青年看向左右,“砸!”

    十来个人,都动作很快,他们约好似的,先挑大的砸,声音巨大。娇生惯养的姜珊珊,吓得魂飞魄散,尖叫不已,早就不找我算账。

    我也很害怕,毕竟之前我都活在陆潮生的庇佑下。

    我不知道为什么杨玏会保持沉默,我只知道,我再不出声,陆潮生亲自选的东西,就要被砸完了。我和陆潮生的家,会面目全非。

    在接连不断的破碎声中,我走到领头青年跟前,朝他喊:“我愿意替陆潮生还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