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出卖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52本章字数:1794字

    砸东西的人停下了,我面前的青年,挑衅,“你说你愿意陪我睡抵债我信,你愿意还债,你有钱吗?”

    “啪”,受不了他的调戏,我当下给他一个耳光,恶狠狠地瞪他,“我是陆潮生的人——林蔓,我说了我会替他还钱,绝不躲藏!你现在闹下去,除了痛快,没有任何实际意义!”

    那人用拇指抹过唇角,表情变得狠厉。

    我挺直腰板,努力不输气势。

    “原来是大名鼎鼎的林小姐,”他那口气,更像嘲弄,“可以,我相信林小姐会还债,但这东西,因为林小姐送我的耳光,还是要砸!”

    那几个人听到“砸”,又开始摧毁东西。

    一时间,噼里啪啦的声音再度肆虐。

    我克制体内地恐惧,和他对视。

    身后的姜珊珊,显然被惊心动魄噪音吓住,时不时惊呼。

    而我,从此以后,失去了惊呼的权利。

    我要,代表陆潮生。

    他们把一楼能砸的东西都砸了后,十来个人涌向楼梯口。

    我出声阻止,“我保证,你们胆敢踩上楼梯,我就让你们拿不到一分钱!”

    领头一笑,“果然是陆潮生圈养的小情人。”

    令我意外的是,他挥挥手,领着手下的人撤退。没几分钟,闯入者走光。

    一片狼藉的别墅内,恢复安静。

    一直装死的杨玏,走到瑟瑟发抖的姜珊珊面前,“夫人,你想要躲开这样生活的最好办法,就是和陆先生离婚。”

    姜珊珊尖叫,“杨玏,你打的是这个主意!我不和陆潮生离婚!我不离!陆潮生肯定还有财产,应该归我!归我!我是他的合法妻子。”

    这样的姜珊珊,像是疯了。

    杨玏惯常冷静,“夫人,陆先生不仅一无所有,且负债两亿。你若不离婚,林小姐也不能名正言顺地为陆先生还债。夫妻一场,陆先生不会怪夫人情薄,只会感念夫人愿意放手去过自己的生活。”

    “两……亿?”姜珊珊哆哆嗦嗦反问。

    杨玏回,“是的。”

    沉默几分钟后,姜珊珊妥协,“我愿意,离婚。”

    她始终不想,为陆潮生抛弃她的荣华富贵。离了婚,她还是姜家小姐,走出琏城,她再嫁也并非难事。

    杨玏当即取出纸笔,“夫人请在离婚协议上签字。”

    正当时,一股寒意涌上心头,我感觉杨玏十分恐怖。

    姜珊珊浑身脱力,显然不敢置信。犹豫一会,她终究边流泪边签字。

    旁观的我,突然意识到,姜珊珊,也爱着陆潮生的人。

    或许得不到他的爱,她才一直表现得,只爱钱吧?

    签完字,姜珊珊回头意味深长看我一眼,再不多说,匆匆离去。

    门再度被关上,我冷冷看向收好离婚协议的杨玏,“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吧?”

    “什么?”杨玏装傻。

    我绷不住,拔高音调,“那些人要债,闹事,是你安排的吧?你为了逼姜珊珊离婚,为了逼我亲口许诺替陆潮生还债!”

    不然,以杨玏的能力,阻拦这十来个人绝无问题。

    他回,“要债都是真的,我不过给他们放行一次。”

    我咬牙切齿,“卑鄙!”想到那群闹事的人,我还是后怕。

    他无所谓,“清除障碍,不就够了吗?”

    从让我回来开始,杨玏就在算计。他跟在陆潮生身后多年,肯定学到很多东西。

    可能在得知陆潮生死讯后不久,他就谋划好了所有的事。

    越想,我越觉得杨玏恐怖。

    “林小姐,这是陆戎的照片。”

    我回神,“什么意思?”

    他太可怕,步步是陷阱,我不得不防。

    “陆戎,才是先生真正的债主。林小姐,你现在变卖所有的资产,不过两千万。如果运气不好,你这辈子都还不清债务,每天还要面对债主理直气壮的暴虐。最快的方法,是你变成陆戎的人,抵消债务,伺机报复。”

    听完他的言论,我左手圈住骨灰盒,扬起右手我就给他耳光。

    杨玏不躲,挨得结结实实。

    “陆潮生要是知道你让我出卖身体,他死不瞑目!”我气急攻心,差点把骨灰盒砸到他脸上。

    他不疾不徐回,“如果出卖身体是必经之路,一招制敌不是更好?”

    我抱紧骨灰盒,重新坐在楼梯上,接连摇头,“杨玏,你疯了……”

    “林小姐,在先生的保护下,你不食人间烟火,你衣食无忧。对于现状的考量,你肯定远不如我一针见血。我知道让你去做先生的情人很荒唐,但那是我们唯一的出路。”

    我紧咬嘴唇,不回答他。

    “林小姐,你是先生一手培养出来的,你的魅力,你自己不知道,但我们知道。哪怕你顶着先生情人的名号去接近陆戎,我也相信你会成功。”

    我仍然不回答。

    “林小姐,我知道你一时难以想通,我把资料放在这里。你要是想通了,你就钻研下。你要是想不通,你可以选择走先生的路。但我处理完事情回来,你决定肩负起先生的所有身后事,我就不会让你再去死。”

    我瞥见他放在我身上的文件夹,依旧不作反应。

    我,又能做什么反应呢?

    “林小姐,我想再补充一些话。我个人,爱了你很多年。我不保证我对你的爱胜过先生,但我确定我比现在活着的任何人都不想你去做陆戎的情人,可……形势所迫。”

    我震惊抬头,而他快速扭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