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不认账?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52本章字数:1095字

    地毯上全是碎片,我穿得薄摔得重,硌得慌!我哼哼唧唧还没开火,他的吻就如雨点般密集砸向我。

    我无处可躲。

    陆戎的气息是凛冽的,离他太近,就像身处寒冬。

    最为重要的是,他不是陆潮生而且是逼死陆潮生的罪魁祸首。

    我恨他。

    和他亲密接触,我无法避免地觉得恶心。

    可我要假装喜欢他喜欢得要命,让他喜欢我,我才有机会赢,有机会报复。

    抛开油然而生的恶心感,我努力主动。

    他不想要细水长流,直接撕我的衣服。

    我的确是被陆潮生捧在手心细细培养的,各个方面。我绝非懵懂少女,克制住对他的恨,我能豁出去。

    “啪”,他突然狠狠给我个耳光。

    多处的痛让我有点蒙,睁大眼睛看着意外深沉的陆戎。

    与我视线相撞后,他勾唇,轻蔑问道,“陆潮生养了十多年的小情人,花了多少钱做修复手术?”

    当下,我已了然。

    我妖娆一笑,“两万。”

    食指划过我的下巴,他埋汰,“价格太低,难怪不怎么样。”

    我起身,双手缠住他微微湿濡的脖子,“开心,不就好了?”

    “陆潮生的情人,原来这么放荡。”

    说完这句无比嘲弄的话,他不再和我交流,反复折腾我。

    他对我是极其轻视的——他对我从头到尾,只有暴力。毫无温柔,全不珍视。

    地毯上全是碎渣,他却不在意,让我的背变得鲜血淋漓。

    我更无意去辩解什么。

    我是陆潮生的情人,因为陆潮生的身份地位,是琏城公开的秘密。

    至于放荡,陆戎不过是嘴上埋汰,说不定,他其实是舒服的。

    事后,他站在我面前,意兴阑珊扣衬衫。

    我闻着让人窒息的黏腻味和血腥味,瘫在地上,毫不动弹。

    狼狈又如何?

    我在陆戎面前,怕是尊严都没有。

    扣好衬衣,他轻轻扯弄,竟要走。

    我当即抬起酸软的胳膊,拽住他的裤脚,“陆戎,你这就走了?”

    “不然?”他凉薄反问。

    包厢的灯光一直是昏暗的、暧昧不明的,此时此刻,我和陆戎,真的像是一、夜、情。

    陆潮生告诉我,男人多半都是提上裤子不认账的动物,我算是见识了。

    反正我连身体都出卖,没什么是不可失去的。我直接挑明,“我要替陆潮生还债。”

    半跪在我面前,他讽刺我,“我还没走,就急着为死去的男人付出?”

    我毫无波澜,“陆戎,是因为这个死去的男人,你现在才会在我身边。”明明该说软话,我却再次和他呛上。

    他俯视我,目光,冷冷的。

    我无所畏惧,和他对视。

    “两天后,到我公司找我,签份合同,陆潮生就不再欠我钱了。”

    “为什么是两天后?”

    我生怕他,是拖延时间。

    “凌晨的飞机,出差。”他抬起腕表,“还有两个小时。”

    听到这句话,我硬撑着起身,软蛇一样缠住他,吻在他的脸颊上,“陆总一诺千金。”

    他推开我,“你又何必高兴得太早。”

    再次重重摔在碎渣上,锥心刺骨的痛顷刻侵占我的全身,但抵不过我的快意。

    陆戎出门后,我仰天大笑。

    不管以后的路有多难走,至少我让陆潮生不再负债了。

    笑着笑着,我流出了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