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 沾花惹草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53本章字数:1661字

    或者,萧氏总裁变成萧鸾,会是更好的开始?

    时势造英雄,说不定,在萧氏动乱之际,我可以趁势拿到我想要的。

    在这件事上,我不容悲观。

    杨玏的声音消失,我看着窗外盘旋的藤蔓,决定出去走走。

    我会基本的德语,自救能力不差,脚伤也不会影响我走路了。凭什么,陆戎让我闷死在酒店,我就乖乖照做?

    一下决心,我没几分钟拾掇好自己出门。我不化妆,穿的是长裙,正好遮去走姿稍嫌别扭的左腿。

    走出酒店,阳光正好。长长的街道,两边绿树葱茏,风景正好。来来回回的异国友人,不是前凸后翘大美人,就是轮廓深邃的大帅哥,皆是赏心悦目。

    一时间,心情都好了些呢。

    深呼吸,我维持正常的步子,漫不经心的走着。

    “林小姐,等一下!”身后有人,似乎是喊我。

    我站定,好像有点像……Markus?

    迟疑,我回头,看到高大帅气的他跑过来。待站至我跟前,他露齿大笑,“我等了你很久,终于等到你出来了。”

    我当即困惑,Markus若真的要找我,为什么不直接联系陆戎,或者进酒店房间?

    再者,Markus为什么要找我?

    “你好,Markus。”出于礼貌,我微笑着和他打招呼。

    他说:“你想去哪,我陪你?”

    Markus好像,比初见更为热情。这一点别扭的差别,让我觉得诡异。

    “我就想随便走走,近段时间比较闷。”我艰涩地表达这句话。

    毕竟,我德语学得不精深,也过去挺久。

    “那更好,我可以带你走。”他容不得我拒绝,朝我之前走的方向去,“我知道美丽的地方。”

    我一想,我自己走也是走,Markus认得路,带我绝非坏事。

    “林小姐,你的腿伤,还好吗?”Markus询问,“是我当日冒失。”

    我回答:“已经好得差不多了,Markus,不是你的错,我不怪你。”

    敢情,他是揽去害我坠马的责任?

    我始终觉得,他守株待兔的行为有些古怪。

    心中有想法,但我还是跟着他走。

    走了几分钟,他邀请我上车,说是目的地比较远。

    我不做二想,答应了。

    Markus如果是恶人,陆戎怎么会只带我见他?但防人之心不可无,我自然不会全无警惕之心。

    他开车,我坐在副驾驶座上。他心无旁骛的,不说话。我则看向窗外的风景。

    匆匆而过的浮影,点点飘洒的阳光,都挺好看。

    不知不觉,Markus将车子停在郊外。他率先下车,很绅士地替我开车门,“林小姐,就是这里。”

    虽然我觉得时间眨眼就过,但路程是远的。

    我下车,他又带我往前走。

    说实话,先步行,又坐车,现在又走,我已经对所谓的美景失去兴致了。

    直到我眼前出现清澄河流,他才停下脚步:“林小姐,到了!”

    我点头,往前走几步,和他并肩,视野更为开阔。

    水面是翡翠绿的,应该是两岸青山掩映所致,距河岸几米还架起木屋。

    Markus指向木屋,“林小姐,那是我度假的地方,进去坐坐吧。”

    好奇心驱使,我跟着他走过去。我腿脚不便,他搀扶我的。

    小木屋布置简单,但清新,奇花异草不少,再加上木屋本身依山傍水,是个好地方。

    让我坐下后,Markus说道:“林小姐,我要替你做饭,你先休息会。”

    他不说还好,一说,我真感觉饿了。

    我手机一直没动静,我也不想主动联系陆戎。他在忙活时,我就研究他养着的花花草草。

    约摸过去半个小时,我闻到饭菜飘香,似乎是中国菜。

    Markus端出来,是很简单的饭菜,醋熘土豆丝,素炒小青菜,有点惨烈的红烧鱼……

    “不好意思,我不太会做中国菜,让你见笑了。”

    他一个德国人,迁就我至此,我怎么可能会笑他做菜做得不够好?

    卖相不好,但饭菜吃起来挺美味。

    两个人和谐友好地吃过午饭,他又揽去洗碗的工作。

    坐在藤椅上看湖上风光的我,总觉得,他好得,有些过分了呢。赛马,是他同意的,我摔伤,至少在他眼里是意外,他何必如此愧疚?

    “要不要试试钓鱼?”出来后的Markus,提议道。

    我点头,不钓鱼,难道和他相看无言?

    Markus热络,可我办不到同样的热情,又不敢得罪他,实在两难。

    我不喜欢钓鱼,所以基本是外行,Markus言语指点,我缓慢尝试。在和鱼的斗争中,夕阳终于西下。

    眼见日暮,我放下鱼竿,看向Markus,“时间不早,我该回去了。”

    他流露出复杂的表情,顿了很久,他迟疑道:“陆……没有联系你?”

    我稍作回忆:“没有,怎么了?”

    看了我好几眼,他终是再次开口:“林小姐,我真的对不起你。我不该提议赛马,害你摔伤。陆这几天抛下受伤的你,都在和其他漂亮的女性各处游玩。本来,我是可以理解陆的行为的。但这次,我实在有愧于你。”

    ……原来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