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 要么,我杀了你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53本章字数:1029字

    电光石火一刹那,我是想抬手扯好我松垮的浴袍。

    但转念,我忍住了这个冲动。

    色字头上一把刀。

    Markus现在盯着我将露未露的春、色,肯定会分心的。

    “Markus,你知道,东方女人,喜欢温柔的男人。你温柔的时候,是我觉得你最迷人的时候。”趁他没有下手,我飞快说道。

    他的眸子近乎贪婪地盯着我,他跪在我身上,像是蓄势待发的雄狮,随时会扑倒我。

    捕捉到他一丝犹疑,我再接再厉,“Markus,我不能跟你,因为我属于中国。在中国,陆戎是我最爱的男人。如果你愿意温柔,我不愿意与你发生一段美好的情缘。”

    为了争取到缓冲的时间,我豁出去了,俨然变成一个荡、妇。

    但他显然没把我往低贱处想,“真的吗?”

    他,动容了。

    不是所有男的都跟陆戎一样变态,喜欢用强。Markus平日为人温和,应该是垂涎我许久,才会买醉。男人借醉,可以做太多事了!

    但他,骨子里,应该是希望我配合的吧?

    我点头,我抬起发软的左手,落在锁骨处,沿着浴袍的边沿,缓慢移动。我做这系列动作时,Markus眼睛都直了。

    还真是食色性也。

    “Markus,我说的,是真的。”为了逼真,我又话锋一转,“但是你不能告诉陆戎,这样,他会不爱我的。”

    杨玏曾经说过,几乎全城的男人都在觊觎我,不是因为我的美貌或者其他。而是因为,我是陆潮生捧在手心的情人。

    同理,Markus想要睡我,未必真的被我的模样吸引,也可能是想感受下陆戎的女人。

    毕竟,将陆潮生连根拔起的陆戎,如今在琏城的影响力更为惊人。

    “好,蔓,我会对你很温柔的。”Markus表情变得柔和。

    他俯首,像是膜拜似的,轻轻吻着我的唇,流连在边沿。

    我欲拒还迎似的,轻抵他的胸膛,他推开,疑惑,“怎么了?”

    我压眉扬唇:“关灯,我不好意思。”

    放电,撩汉,我还是会的。哪怕是在危急时刻,我都能拾起一二。

    怎么能,辜负陆潮生的调教呢。

    Markus大笑,脸上的酡红似乎要晕开:“你们东方女人,就是含蓄。”

    含蓄?!

    我心底冷笑,却不予置词。

    Markus顺着我的意思,关了灯。

    “啪嗒”一声,敞亮的卧室,突然陷入沉沉的黑暗之中。窗帘是拉上的,因此室内是真正的黑暗,伸手不见五指那种。

    关灯后,他又压在我身上,轻吻我的唇瓣。

    任他厮磨,我才装作终于被他软化的模样,松开牙齿。我则不动声色地将右手伸到枕头底下,一阵摸索。

    我听到他兴奋的声音,探舌进来。

    赶在此时,我紧紧抓住刀柄,拔出匕首,径直抵上他的后颈。

    冰冷尖锐的触感,让他一滞,“蔓?”他似乎,还沉浸在那个美好的梦里。

    “要么放开我,”我放缓语调,“要么,我杀了你。”

    不得不感谢陆戎这个变态,如果不是他,我或许不会想着在枕头下放匕首。要是他在床上太过分,我就一刀子捅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