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章 算是还人情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54本章字数:1744字

    虽说现在是晚上,但还在游乐园里,谁这么嚣张?

    听着女音怯怯的,像是个好姑娘。

    思量一念间,我循声走去。

    小路的边沿,林木掩映下,两个男的正在逼一个妹子。

    “妹子,让你跟我们两个喝杯酒,喊什么救命?”应该是其中的黄毛在说话。

    “你们以为路人都死光了?在游乐园呢,还想逼人妹子跟你喝茶?”我丝毫不怵,朗声说道。

    黄毛率先回头,旁边那个等于光头的人也一起回头。

    “啧啧啧,又来了个漂亮的。”黄毛与光头眼神交汇,色眯眯地看向我,“你也跟哥哥们喝茶吧,和那个妹子一起,正好两两相配,谁都不寂寞。”

    我摆出干架的姿势,“来吧,赢了我再说。”

    这两个混混,看起来就没什么实力。就算一对二,我都不怕。

    黄毛起哄:“哟,还是个暴脾气的妹子,怎么着,想跟哥哥过招?”

    “一对一,一对二,随便。”我有些不耐烦。

    本来还想赶在零点回去,现在是彻底没可能了。

    黄毛上前一步:“哥哥跟你玩。”

    “你别跟他打,会受伤的……”被威胁的妹子,出语紧张。

    我飞他一句:“你放心。”

    真正干架,黄毛不过是摆设,三下五除二,他就被我打趴下了。黄毛摔倒在地上,哼哼唧唧喊痛。

    光头见状,赶紧去扶,黄毛推开他,“你上!”

    光头不太情愿,温吞上前,“来吧!”

    听这话,就底气不足。

    黄毛这个德性,光头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噗通”一声,光头倒下了。

    黄毛已经站起来了,但他没有跟我战斗的欲望了:“臭丫头,哥几个今儿倒霉,碰上你!”

    说话间,他扯起还坐在地上的光头,“走!”

    我拍拍手掌,“慢走不送。”

    陆潮生带我习武以自卫,是多么明智的做法!

    “谢谢你。”被我救的妹子,走到我跟前,细声细气道。

    此刻她走到路边,我终于将她看清了。她是那天在包厢里,阻止郑中庭继续虐我的软妹子。

    “是你。”我轻声道,“不客气,举手之劳,也算还人情。”

    “你认识我?”她显然惊讶,盯着我看,“是……你吗?”

     我承认:“对,在江南会所的包厢,你帮了我一次。”

     她笑:“那我们也是有缘,今晚,还要谢谢你。”

    我沿着小路出去,她走在我身边。我询问:“你大晚上为什么一个人来这里?郑中庭呢?你遇到危险,怎么不联系郑中庭?”

    “郑中庭,很忙。”她小声道。

    陆戎有多忙,郑中庭也差不多。不过我看郑中庭的样子,更多忙着去猎艳吧。

    “而且,他有妻子。”或许是心虚,她声音更小了。

    当下,我其实想问,她为什么要跟着郑中庭。

    就像无数人会问我,我为什么要跟着陆潮生。

    于是,我不问了。

    每个人都有难言之隐。

    沉默着,我们两个肩并肩走到游乐园门口。

    我说道,“你既然胆小,晚上就不要一个人出来了。那两个可能在这里蹲守,我帮你打车吧。”

    “谢谢。”她这次,居然哽咽。

    我们走到路边,看这琏城车来人往,灯火璀璨。

    “我叫周小栀。”她说道,“你可以把你的手机号输给我吗?不瞒你说,我跟了郑中庭,我的同学都看不起我,我没有朋友。你,做我朋友吧?”

    在乐城读书时,没人知道我是陆潮生的情人,没人歧视我。但那种看轻,我在琏城受够了。此刻面对与我命运相似的周小栀,我无法拒绝。

    “手机给我。”我摊手。

    周小栀绽放笑容,“谢谢。”她仍然是学生气,笑起来很好看,很纯洁。我可能和她差不多大,却失去这样的笑容了。

    输好自己的号码,我又存入我的名字。

    恰好,一辆空车正缓缓驶来。我赶紧招手拦车,车子很快停在我们跟前。

    我推了推周小栀,“回去吧。”

    “小蔓,再见。”

    小蔓,再见。

    冷不防听到这句话,我又生恍惚。

    回到家中,杨玏在等我。

    “林小姐,要吃宵夜吗?”

    仔细回想,我就吃了早饭,下午随便塞过一口蛋糕,确实有点饿。

    我点头,他当即进去。

    我觉得自己已经算是早出晚归的,我很好奇几乎负责我三餐起居的杨玏,休息时间在哪。

    当然,我不会问他,只负责吃东西。

    *****

    周六,晴天。

    我一大早就去游乐园,蹲守喷泉。一方面,我想等到萧鸾,另一方面,我坐在喷泉前也可以影影绰绰看到蔓生大楼。

    细数一番,这是我等萧鸾的第五天。

    每次都等到十一点半,之后倒是没有遇上下一个周小栀。

    陆戎被别的项目缠身,没有刁难我,更没有拖延我的下班时间。这几天,我也慢慢适应在Z.D的工作。

    今天无事,我就一大早来等,等到,我要去参加那个所谓的庆功宴。

    我打着伞,要么静坐看喷泉,回想我和陆潮生的往事;要么走到不远处的旋转木马,一圈圈地坐着。

    很快,平静的一天过去,我又看到了斜阳的尾巴。

    我掏出手机,给萧鸾发了条短信:你今天再不来,我就去参加庆功宴了,我们又要错过一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