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5章 美女配野兽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5:12本章字数:2076字

    “眼睛,上车!”

    敞篷的跑车,易行知靠着椅车,一手撑着车门,一手握着方向盘,笑的如花似玉的看着言梓瞳。

    瞳,眼珠也。

    所以,易行知喜欢叫言梓瞳“眼睛”,而且也只有他这么叫她。

    言梓瞳微微拧了下眉头,有些愕然又有些不悦的看着他,并没有上车的打算。

    杨立禾噙着一抹看好戏又妖娆的浅笑,双臂环胸,一脸若有所思的看着言梓瞳,然后又看向易行知。

    见言梓瞳没有要上车的意思,易行知索Xing就起身,双手撑着车门,一跃而出。

    拉开副驾驶座的门,直接将言梓瞳往副驾驶座里一塞,再将安全带一系。

    一气呵成,没有半点犹豫的意思。

    然后越过车头,又双手一撑,就那么跃跳进车里,安全带一系,油门一踩。

    “轰”的一下,跑车向前蹿去,留给杨立禾一管尾汽。

    “嗬,要不要这么牛轰的?当我不存了啊?”杨立禾摸着自己的鼻尖,一脸悻悻然的呢喃着。

    整个学校的人都知道,易行知在追言梓瞳,追的那叫一个疯狂了。

    但是,也所有的人都知道,言梓瞳并没有把他当回事,还有就是言梓瞳有男朋友了。

    但是,这一点并不影响易行知对她狂热的追求,反而更加刺激他的某一根神经,还扬言非言梓瞳不可了。

    言梓瞳,那就是他易行知未来的老婆,谁要是敢对言梓瞳不敬,那就是和他易行知作对。

    谁敢得罪易家的小太岁啊!

    虽然对于易行知如此高调又狂热的追求言梓瞳,引来无数女人的嫉妒与怨恨,但是谁也不敢当面对言梓瞳表露出嫉妒与怨恨的情绪来。

    这易家的小太岁,也不知道被言梓瞳灌了什么药,反正就是对她言听计从到已经是盲目的地步了。

    据说,他自个的父母的话都没有言梓瞳的话来的有效。

    “易行知,你干什么?”言梓瞳侧头,一脸不悦的问着他。

    易行知脸上架着一副超大蛤蟆镜,遮去了他一大半的脸。

    双手握着方向盘,俩食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方向盘。

    见言梓瞳的语气中带着一丝不悦,侧头,摘下蛤蟆镜,朝着言梓瞳咧嘴谄媚的一笑,“追你啊!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是我的人生目标!”

    言梓瞳很是无奈的瞥了他一眼,“我有男朋友。”

    易行知无所谓的一耸肩,“我知道啊,就那拉不出屎的嘛!那又怎么样?我又没把他放在眼里!”

    “我们马上要订婚了!”言梓瞳一脸浅愤的看着他。

    易行知又是无所谓的一耸肩,朝着她意味深长的一笑,“眼睛,这婚订不订得成,那可不是你说了算的。”

    “你什么意思?你想干嘛?”言梓瞳一脸警惕的看着她。

    易行知怪异一笑,凉凉的看她一眼,一副苦口婆心的说道,“哎,眼睛,你说你怎么就那么不长眼睛呢?长眼睛的人,谁都看得出来,你家那只苍蝇垂涎那一坨翔很久了。

    你怎么就还傻不拉叽的分不清呢?你又不是蝇虫类,你说你干嘛就一心想去扑那一坨翔呢?苍蝇和屎那才是绝配嘛!你这样的鲜花,那当然是我这样的帅哥才配得上了!”

    言梓瞳的嘴角在隐隐的抽搐,她费了很大的劲才没有让自己笑出声来。

    但是不得不承认,他的比喻是很形像的。

    言希敏和欧竞辰就是苍蝇与屎。

    “鲜花不都是插在牛粪上的吗?”

    她一脸严肃又正色的看着他说道。

    易行知的嘴角狠狠的抽搐了几下,就连眼角都在抖动中。

    她的意思是在告诉他,她和欧竞辰,那就是鲜花与牛粪,绝配。

    所以,没有他什么事!

    “我说错了,你不是鲜花,你是美女!”易行知立马改口。

    “美女都是配野兽!你……”言梓瞳边说边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将他打量了一番。

    “我靠!”易行知爆粗,重重的敲了下方向盘,咬牙切齿的说道,“我就是野兽,我是史上最帅气的野兽!”

    “易行知,我们真的不合适,你别浪费时间了。”言梓瞳耐着Xing子,一脸苦口婆心的说道,“你停车吧,我还有事情。”

    易行知嘻哈一笑,一点也没有停车的意思,右手食指右左摆了摆,“No,no,no!我可不觉得这是在浪费时间,我觉得这是在享受!你有什么事情,去哪?我送你啊!”

    “哦,对了!”言梓瞳正打算说话,他却似想到了什么事情,一脸好奇的说道,“如果不是急事的话,往后推推。陪我去一个派对啊,你就当是可怜可怜我啊,暂时收留我这个没人要的孤儿呗。”

    孤儿?

    就他还是可怜的孤儿?

    “我保证,酒会一结束,立马就送你去你要去的地方。绝对不浪费一分钟。哎呀,眼睛,求求你了,可怜可怜我了!

    那一群人,每一个都比我大啊,我要是就这么孤家寡人的去,会被他们欺负的连渣都不剩的啊!我实话实说,我带你去,就是为了碾压一切,把他们秒成渣的。”

    易行知边说边伸出右手,做一另对天发誓的样子。

    然后一脸可怜巴巴的,十分期待的望着她,就好似她如果拒绝的话,他的心立马就碎成两半。

    看着他这表情,言梓瞳还真是无法拒绝他。

    她承认,易行知确实帮过她不少的忙。

    他那一句“谁敢动言梓瞳一下,本少爷把谁碾成渣,不信试试!”

    确实让很多人对她望而生怯,对她敢怒而不敢言。

    他甚至无条件的相信她,只要是她说的话,他就没有任何条件的站在她这边。

    她不喜欢他,但是却也不想太伤她。如果可以,她想跟他当朋友。

    “眼睛~~~”见她好半晌没有说话,易行知又是可怜巴巴的看着她,一脸乞求。

    “那你不许乱说话,我们只是朋友,普通朋友而已!”言梓瞳无奈的点头。

    易行知咧嘴一笑,朝着她做一个“OK”的手势,“没问题。”

    跑车疾驰在路上,一路朝着目的地驶去。

    怎么又是东方都锦?

    言梓瞳看着那熟悉的酒店,心里升起一抹异样的感觉。

    “嘿,哥!”易行知朝着某个方向笑盈盈的打着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