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5章 全部剔了,一根不剩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5:13本章字数:2002字

    她的意思是,这副鬼模样是易行知让人做的?

    哦,天!

    言梓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言希敏最看重的就是自己的容貌与形态了,昨天不止被打成了一个猪头,今天不止被剪了她那一头漂亮的头发,还被挑着了一只鹦鹉,更是连眉毛都给剔了。

    易行知这一招出的够狠的啊!

    “瞳瞳,敏敏再怎么样,都是你妹妹。她现在既然知道错了,你当姐姐的也别再这么斤斤计较了。”

    言越文看向言梓瞳一脸沉肃的说道,“说到底,这件事你也是有错的。你都已经和易少在一起了,怎么还跟竞辰纠缠不清?

    明明知道敏敏喜欢竞辰,你还和他在一起,怎么就一点当姐姐的样子也没有!”

    言越文有些不悦的斥责着言梓瞳。

    言梓瞳在心里冷笑,就言越文这态度,果然枕边风吹起来还是很厉害的啊!

    也不知道周云如又在他面前说了什么,竟是让他的态度这么快就又转向了言希敏。

    “爸爸……”

    “明天把易少约来家里吃顿饭,顺便你也跟他好好的解释一下,不管怎么说,以后都是自己人了。

    还有,欧家那边,你以后和竞辰也别再私下见面了。易家是什么身份,别不注意了自己的言行举止。”

    言越文就像是下达着命令一般的对着言梓瞳说道,也不管她是否是意,总之她就必须这么照做着。

    “瞳瞳啊,你还年轻,很多事情呢,想的也没那么周全。”周云如一脸关心的看着她缓声说道,“易少现在是还在追你,但是你可不能恃宠而娇的。

    你呢,有时候就是迟钝了一点。这样,明天把易少约家里来,有什么事情呢,我们一家人关起门来都好说话的。没什么事情是解决不了的。你看敏敏这样,你也该是消消气了啊。”

    呵呵!

    言梓瞳又是一阵冷笑,看着他们一家三口父慈母爱的,而她却只不过是他们手里的一颗棋子而已。

    如果不是昨天易行知的态度,她这会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的待遇呢?

    但是……

    等等!

    言梓瞳立马又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中午的时候,言希敏可是和欧竞辰在一起的,那为什么她的这副鬼模样会是被易行知弄出来的?

    呵!

    言梓瞳瞬间恍然大悟了,看来这回她们母女俩真是舍得下血本了啊!

    行,想玩是吧?

    好,那就玩你们玩玩吧!

    说是易行知弄的是吧?那就等着吧,等着自食恶果吧!

    朝着言越文嫣然一笑,“爸爸,我知道了。”

    正好这个时候,手机响起。

    “喂,易少?”言梓瞳一脸惊讶的看向言越文。

    电话那头,杨言禾一听这妞莫名其妙的叫她“易少”,“嗤”的一声就笑了出来。

    “哎,我说宝贝,我什么时候换身份了我自己怎么不知道呢?怎么,你家里那一对白莲教的又欺负你了啊?”

    言越文一听是易行知打来的电话,立马对着言梓瞳使眼色,示意她赶紧说正事。

    周云如亦是对着她笑的一脸谄媚的,倒是言希敏的脸色微微的僵了一下,眼眸里更是闪过一抹惊慌。

    言梓瞳立马明白,这事估计是言希敏自己一手策划的。很可能连周云如也不知道。

    很好,言希敏,真的是太谢谢你了。谢谢你蠢到了家,谢谢你为我提供了机会。

    什么叫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周云如生了这么一个蠢货女儿,那真是她的一大败笔啊!

    “易少,昨天的事情,真是不好意思了。我爸说为了表示歉意。想请你来家里吃顿时饭,以示陪罪。

    还有,你是不是找人搞了敏敏?她现人不人鬼不鬼的,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放过她这回?”

    言梓瞳一副煞有其事的说道,绝对的睁着眼睛说谎不脸红,就好似电话那头接电话的就是易行知。

    杨立禾听着这话,已经笑的肚角都在抽痛了。

    “啊?哦?可是,敏敏说就是你让人剪了她的头发,剔了她的眉毛的啊!不是你吗?”

    言梓瞳一脸愕然困惑的转眸看向言希敏,“敏敏,你真的确定是易少做的吗?易少说了,既然这样的话,她明天就直接找人把你全身所有的毛都给剔了,一根不剩。”

    “噗嗤!”电话那头的杨立禾终于忍不住了,很不给面子的喷笑出声。

    全身的毛都给剔了?一根不剩!

    哦,天!

    言梓瞳,你真是有够狠的啊!

    而且还说谎不脸红啊!

    要说扮猪吃老虎的高手是谁,除了言梓瞳,那真是没有第二个了啊!

    言希敏冷不禁的打了个寒颤,一脸惊慌的看向周云如。

    周云如自然也是从她的眼神里看出异样了,显然,这是她自己做了件很蠢的事。

    不着痕迹的在言希敏的手腕上轻拧了一把,她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不长脑子的女儿呢?

    “瞳瞳,来,我跟易少说。”言越文伸手去接言梓瞳的手机。

    “爸,挂了。”言梓瞳一脸无奈又迷茫的看着言越文。

    电话那头,杨立禾赶紧挂了电话。

    言梓瞳的手机里,是没有存杨立禾的号码的。

    她与杨立禾的关系,这个号码是记在心里的。

    所以,这个电话打进来,自然是陌生号码的形式的。

    “爸,易少好像很生气。”言梓瞳战战兢兢的看着言越文说道。

    言越文的眉头拧成了一团,转眸向言希敏,怒斥,“你说,这到底怎么回事?”

    言希敏摇头,“我不知道啊。我中午和竞辰吃饭,吃完出门的时候,我还没来得及上车,就有两个男人冲了上来。

    把我按车上,不止剪了我的头发,还往我头上倒了这些颜料。我没得罪过人啊,就昨天惹姐姐不开心。”

    “你给易少回过去,我来跟他说。”言越文沉声说道。

    “哦。”言梓瞳回拨,直接按着免提。

    电话响了一声,那边就直接挂断了。

    言梓瞳一脸小心翼翼又带着忐忑的看着言越文,“爸爸,易少不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