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9章 那是……喝过的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5:13本章字数:2020字

    言梓瞳对着她双手斜成一个叉,以示不许告诉易行知她们俩现在在一起。

    杨立禾的唇角勾起一抹玩味的浅笑,正想说什么的时候,只听到易行知说道:“好了,我看到了。”

    然后未等杨立禾说什么,很果断的挂了电话。

    杨立禾一脸很无奈又无助的看着言梓瞳,耸肩:“我什么都没说,但是他说他看到了,然后挂了。”

    哦!

    言梓瞳抚额,表示真的是太无语了。

    从椅子上站起,“我还有事,先走了。”

    “哎,你就这么走了?人家才帮你出了一口恶气,你连一声谢谢都不说就这么走了,你是不是太不够义气了啊!”

    杨言禾在她的背后说道。

    言梓瞳连头也没回一下,快速的从另一个出口离开。

    易行知到的时候,没看到言梓瞳,只看到杨立禾好整以暇的喝着咖啡,笑的一脸灿烂如花的看着他。

    “眼睛呢?”易行知看一眼她对面的位置,桌子上还放着一杯没喝完的咖啡,不过却不见了人。

    刚才还在呢,他就停了个车的功夫,就不见了?

    杨立禾很是无奈的一耸肩,继续慢条厮理的喝她的咖啡。

    “躲我啊!”易行知扬起一抹风骚的自信微笑,在杨立禾对面的位置上坐下,端起那杯言梓瞳喝过的咖啡,一脸不嫌弃的喝起。

    “唉,那是……喝过的。”杨立禾一脸懵懂的看着他,好心的提醒。

    易行知呷吧了一下自己的嘴巴,一副享受的样子,“嗯哼,我当然知道啊。我家眼睛喝过的嘛。我说怎么就这么甜呢?”

    噗!

    杨立禾差一点喷出嘴里的口水。

    这要是让瞳瞳看到了,不知道她会做何反应啊!

    易行知继续一副回味十足的喝着咖啡,满脸的幸福样,“知道躲我,那就说明她心里是有我的。嗯,我得继续加把油,把她归为己有。哦,对了,告诉你一件事情……”

    吧啦吧啦的把他如何整治言希敏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再一次特地加重了“拔”这个字。

    杨立禾就那么跟被人点了穴一般的僵坐着,一动不动的看着他,双眸瞪的大大的。

    拔?!

    只要一想到这个动作,杨立禾便是浑身人要了个激战。

    这得是一个多么残忍的酷型啊!

    一根一根的拔啊!

    哦,天!

    怪不得都说易行知就是一混世魔王,果然真是一点也没说错啊!

    她可以想像,言希敏此刻得有多痛苦啊,那叫声……

    估计比杀猪还惨吧!

    最重要的一点是,这绝对不会让她晕过去的,但是却能让她永生难忘啊!

    “易少爷,你果然名不虚传!”杨立禾朝着他竖起一拇指,满脸的欣赏与赞扬,“我替瞳瞳谢过你,以咖啡代酒,敬你!”

    “切!”易行知不以为意的斜了她一眼,“老子要你谢啊?老子做这事又不是为了你,是为了我家眼睛。谁敢欺负我家眼睛,管他是天王老子还是狗屁,老子照灭不误。更何况还是一只蝇虫。”

    “易少爷,你这么有诚心,一定会抱得美女人归的。祝你早日成功。”杨立禾一脸诚心的说道。

    ……

    周云如看着一毛不剩的言希敏,整个人如同千万把刀剐刺着她的肉一般。

    那一头漂亮的头发,此刻成了一个亮晶晶的大光头,眼睛已经肿的不成样子了,眼珠更是赤红赤红的。

    “妈,呜呜,我疼啊!”言希敏一看到周云如,就好似看到了救星一般,瞬间所有的委屈与痛苦全都一股脑的冲了出来。

    扑在周云如的怀里,嚎声大哭着。

    而她的嗓子已经彻底的不成样子了。

    “言太太,这是言小姐的,现在交还给你。”一女子手里拿着一只塑料袋,笑的一脸含蓄的递给周云如。

    塑料袋是黑色的,周云如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但是心里却是浮起一抹不好的感觉。

    女子朝着两人又是意味深长的抿唇一笑后,转身离开。

    周云如打开袋子看去,然后只看到黑乎乎的一团,仔细一看竟是言希敏的头发。

    “言梓瞳,我不会放过你的!”周云如咬牙切齿的说道,眼眸里迸射着熊熊的杀气。

    “妈,我好疼啊!”言希敏一脸痛苦的说道,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腹胯间。

    周云如看着她的动作,眉头拧了一下,“忍着,妈不会让你这次白受辱的,一定会让她加倍的还回来。走,你爸还在外面等着。一会见到你爸,也不许多说,就只要一个劲的默默流泪就行了。”

    言希敏点头。

    言越文看到秃着一个大光头的言希敏时,也是满满的全都是震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言希敏低着头,轻轻的抽泣着,没有多说话,就是叫了一声“爸爸”之后,就不断的流泪,好不凄惨的样子。

    “越文,瞳瞳这次是不是做的过份了?”周云如抹一把眼泪,一脸伤心又委屈的看着言越文,“再怎么样,敏敏也是一个女孩子,也是她妹妹。不止头发全剔了,还……还……”

    她吞吞吐吐的,一副很是难以启齿的样子。

    “妈,不是……不是剔的,是拔的。”言希敏嘤呜着说道。

    周云如整个人都僵住了,脸上满满的全是不可抑制的怒意。

    “她这是想干什么啊,怎么能这么对敏敏啊!”周云如双手捂着自己的脸,“呜呜”的哭泣着。

    言越文黑沉着一张脸,很不好看,双眸亦是一片阴郁。

    一家三口到家的时候,言梓瞳还没到家。

    “越文,你看看,你看看,她是不是仗着有易少给她撑腰,是不是都不把我们放眼里了?现在她和易少都还没成事啊,这要是以后她真的嫁进易家了,你还真指望她会帮我们吗?”

    周云如一脸愤恨的说道。

    言越文不说话,只是脸上表有些很是沉重。

    周云如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所以他现在需要重重理一下头绪。

    言梓瞳到家时,言越文坐在沙发上,阴沉着一张脸,一副质问的表情。

    “爸爸……”

    “一整个下午都和易少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