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6章 言梓瞳,你去死!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5:13本章字数:2007字

    易行知一脸郁闷又纠结的看着容肆,眼眸里流f露出来的满满的全都是不甘心与乞求,希望容肆能收回他的那不人道的命令。

    但是容肆很显然没有这意思,继续拿眼神逼着他作选择。

    “交车!”易行知一咬牙,恨恨的说道。

    没车就没车,至少他还能与眼睛在一起。大不了打车,又或者让司机接送。他才不会傻的选补课,那样他可就一点自由时间都没有了。

    容肆点了点头,唇角勾起一抹诡异而又阴黑的浅笑,朝着易行知不紧不慢的说道,“对了,忘记跟你说了。交车还有一个附加条件,就是司机不接送,每天的费用限额。一般在校学生一顿午饭三十足够了。我给你每天五十,连带你的来回公交车费。”

    噗!

    易行知瞬间被气的吐血了。

    要不要这么玩他啊!

    每天五十,连他的牙缝都不够塞的啊!

    还什么?回来公交车费?

    那是个什么鬼?

    他长这么大,什么时候坐过公交车了?

    不怕,大不了他问别人借。

    “再告诉你一个消息,我会交待下去,任何人不许对你有任何形式的支援。所以,也就是说,你每天除了这五十之外,不会有任何额外的收入。”

    容肆似笑非笑的看着易行知说道,边说眼角边朝着言梓瞳瞥一眼,那眼神意味深长。

    给言梓瞳一种,他这是想要压着易行知,不让他与自己有机会接触的意思。

    不会吧?

    能叫吧?

    言梓瞳被自己的这个念头给吓了一跳,不着痕迹的看一眼易行知,朝他投去一抹同情的眼神。

    “啊!”易行知一声嚎叫,躺在沙发里手脚并用的挥攉着,就跟一个撒泼的孩子一样,“容肆,你这个暴君,你这个没同情心的暴君,我要在外公面前弹劾你!你以大欺小!”

    “所以,你现在还坚持你的选择吗?”容肆不以为意的斜睨着他,不紧不慢的说道。

    “我选补课还不行吗!”易行知咬牙切齿,一脸愤然的瞪着他说道。

    容肆勾唇一笑,朝着门口处轻声喊道,“贺石,送行回易家,今天就开始补课。”

    贺石推门而入,面无表情的走到易行知面前,做了个“请”的手势,“表少爷,请。”

    易行知气的浑身的细胞都在叫嚣,那一股怒气无法在容肆身上出,于是只能撒在贺石身上。

    “腾”的一下从沙发上跳起,朝着贺石那张没有任何表情变化的面瘫脸狠狠的就是一阵捏扯。

    贺石一点也不反抗,由着易行知捏着他的脸。

    那一张本就显黑的脸,在易行知的拉扯之下,红了。

    易行知终于出气了,对着言梓瞳说道,“眼睛,我们明天中午再见。中午我们一起吃饭。”

    说完朝着容肆“哼”了一下,转身朝着门口走去。

    “容先生,我也该走了。很感谢容先生给我这个机会。”言梓瞳朝着容肆很是有礼的道谢,转身朝着门口走去,打算离开。

    “言小姐不问问我打算安排你什么工作吗?”容肆的声音缓声在她的身后响起,懒懒的,邪邪的,还带着一抹痞意。

    言梓瞳止步转身,双眸一片沉寂的看着他,扬起一抹好看的微笑,“请问容先生打算安排我什么工作?”

    容肆勾唇一笑,那笑容给人一种摸不着头绪的感觉,“明天九点来容氏,你会知道。”

    “好!”言梓瞳应声。

    ……

    言梓瞳到家时,言希敏正坐在沙发上打电话。

    头上戴着假发,如果不仔细看,倒是一点也看不出来。

    看到言梓瞳,言希敏本能的露出一抹慌张。慌张过后则是一脸的愤怒,那看着言梓瞳的眼神,迸射着熊熊的怒火,一副恨不得要把言梓瞳给吃了的样子。

    言梓瞳一脸慢淡的看她一眼,没看到言越文与周云如,朝着厨房走去。

    言希敏见言梓瞳不止没把她放在眼里,还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

    再想想自己这几天来受的委屈与痛苦,瞬间整个小宇宙就爆发了。

    将手机往沙发上一丢,“咻”的一下站起,大步朝着言梓瞳迈追过去,在言梓瞳还没反应过来之际,重重的一把揪住她的头发,往后狠狠的一拽。

    “言梓瞳,你这个贱人,我让你欺负我,今天打不死你,我就不是言希敏。贱人,你怎么不去死!你怎么不去死!”

    言希敏一手揪着她的头发,另一手朝着言梓瞳的脸打去。

    “啪”的一下,言梓瞳结结实实的挨了她一个耳光。

    言梓瞳猝不及防,完全没想到言希敏会对她动粗的。

    被言希敏拽着头发,整个人往后倾去,头皮有些发疼,然后又挨了她一个耳光。

    言希敏估计是这几天真的气的不行了,这一刻,所有的气和怒全都爆发出来了。

    随着她的大幅度动作,头上戴着的假发有些歪了,看起来有些滑稽。

    佣人倒是看到言希敏拽着言梓瞳撒泼打骂,但是却不敢上前劝阻。

    谁都知道,在这个家里,最不受待见的就是大小姐了。

    二小姐,那可是先生和太太的心头肉。

    得罪谁也不别得罪二小姐。

    见此,所有的佣人全都当没看见,个个都装出一副很忙碌的样子,转身离开。

    “言梓瞳,你不是很能耐的吗?你不是很有靠山吗?怎么?这会这么怂了吗?有本事你还手啊!我告诉你,在这个家里,你就是一个垃圾!”

    言希敏重重的拽扯着言梓瞳的头发,恨不得把她的头发也给一根一根的拽下来,让她也偿偿光头的滋味。

    言梓瞳被她拽的整个腰几乎呈九十度角往后弯着。

    没有如言希敏那般的喊叫,忍着头皮传来的疼痛,双眸将整个屋子都环视了一圈。

    竟是没有一个佣人来帮她,而且屋子里除了她与言希敏,更是没有第三个人。

    但是,刚才言希敏拽她,打她的行为,可是好几个佣人都看到的。

    很好,言希敏,你这是在自己找死。

    既然这样,那就别怪我!

    右脚抬起一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