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7章 她只是一颗棋子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5:13本章字数:2051字

    “啊!”言希敏一声惊叫,脸色瞬间一片惨白,那揪着言梓瞳头发的手瞬间松开,然后捂向自己的两腿间。

    言梓瞳眼尖耳聪,在她的双手还没捂到自己的两腿间时,拉过她的右手,朝着自己的脸颊甩去。

    “啪!”

    一声响亮的声音响起。

    言越文的出现在门口处,正好看到言希敏一个巴掌攉在言梓瞳的脸上。

    言梓瞳的脸上瞬间就印出五个手指印,而且是两边都有。

    “言梓瞳,你这个贱人,我杀了你,我要杀了你!”言希敏腥红着双眸,如中了魔一般疯狂的朝着言梓瞳走扑过去。

    “敏敏,我已经很努力的在帮你向易少求情了。但是,易少不听我,我真的没有办法啊!你知道的,易少……”

    “干什么!啊!”言越文凌厉声音响起,“造反吗?”

    “爸,她打我!”言希敏听到言越文的声音,立马双眸含泪的朝着言越文走去,哭的好不凄惨又可怜。

    “爸爸。”言梓瞳一脸谨慎又小心的唤着言越文,站于原地。

    她的头发被言希敏揪的跟鸡窝一样凌乱,她的两边脸颊都印着清晰的手指印,左侧还隐隐能看到指甲的划痕。

    但是言希敏除了假发有些歪斜之外,可是什么被打的痕迹也没有。

    言越文的眉头拧了一下,看着言梓瞳那被打的脸,却没有要责怪言希敏的意思。

    只是一脸淡漠的瞥一眼言梓瞳,冷冷的说道,“是不是嫌我最近还不够烦?还想要闹出什么事情来?”

    言梓瞳不出声,就那么静静的站着,一副惊吓的看着言越文。

    言越文转眸看一眼言希敏,声音稍微放柔缓些许,“你就不能给我消停一会?”

    “爸,她刚才打我!”言希敏一脸委屈的说道。

    “明天早上是不是没课?”言越文看着言梓瞳问。

    言梓瞳点头。

    “去,把自己收拾一下,晚上跟我去参加一个饭局。”言越文看着言梓瞳,命令般的说道。

    “爸爸,什么饭局?”言梓瞳小心翼翼的问。

    “一会到了就知道了,赶紧的。”言越文面无表情的说道。

    “爸,我要一起去吗?”言希敏十分亲腻的挽着他的手腕,一脸撒娇的问。

    言越文轻轻的一拍她的手背,“去可以,但是不许再给我闹事,给我长点眼睛,听到没有!”

    言希敏重重的点头,笑的娇艳如花。

    转身朝着楼梯走去,在经过言梓瞳身边上,朝着她露出于抹挑衅又讥讽的冷笑。然后昂首挺胸的上台阶。

    洗浴室

    言梓瞳站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颊红肿,还有两条不是很明显的指甲划痕。

    她的双眸一片阴霾冷冽,如同那从地狱里爬出来的鬼魅一般。

    双手紧握成拳,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寒气。

    拿过手机,给杨立禾拨了过去。

    “喂,宝贝,怎么了?”

    “帮我查一下,言越文今天晚上的饭局,是跟谁?”言梓瞳的声音很冷,透着一抹腾腾的杀气。

    “OK!给我二十分钟。”说完,挂了电话。

    言梓瞳对着镜子扑着粉,尽量的将脸上的手指印与指甲痕掩去。

    言越文既然说了,那就说明,她的脸上绝不能有一点有失身份的痕迹露出来。

    不过,她倒是好奇了,言越文为什么要带她去参加饭局?

    上次,参加容肆的酒会,他就没有带她。而是他们自己一家三口去的,如果不是易行知带她一起去的话,还真遇不到。

    从小到大,言越文对她的态度可以说是很复杂,令人捉摸不透。

    说不关心她吧,有时候又是很关心她的。

    但是说对她好吧,却又不见得。

    他对她的好,总让言梓瞳觉得,是带着目的性的。

    就好似,她是他手中的一枚棋,他想要走哪一步,她就必须在哪一步上起到作用。

    但是,对言希敏不一样。他对言希敏这个女儿,那是真的好。

    对于言希敏来说,他是一个好父母,从小到大,都把她当成是掌上明珠。

    但是,在这次欧竞辰的事情上,却又让言梓瞳有些迷茫了。

    似乎,也没有如她想像中的那样对言希敏好。

    还有周云如,对她的态度,也是晦暗不明的。

    如果不是三年前发生的那件事,她真的以为他是一个好父亲。

    这三年来,如果不是她努力的将自己隐藏,让自己显的那么弱,对他们言听计从,或许她早就被害死害残多少回了。

    十五分钟后,杨立后的电话回过来。

    “喂。”言梓瞳接起电话。

    “瞳瞳,你一定猜不到,你爸今天晚上跟谁吃饭。”杨立禾的声音显的有些急切。

    “谁?”言梓瞳冷声问。

    “高湛。”杨立禾说出一个名字。

    言梓瞳拧眉,眼眸一片沉寂中透着阴森,“你确定是那个高湛?”

    “你觉得Z市还有几个高湛?”杨立禾难得用着很严肃的语气说道。

    “好!我知道了。”言梓瞳沉声应道。

    “瞳瞳,需要我帮忙吗?”杨立禾关心的问。

    “不用了,我知道该怎么做。就这样吧。”言梓瞳挂了电话,坐在床沿上,一脸深思熟虑的样子。

    言越文,他到底想干什么?

    是再一次把她当棋子抛出去吗?拿她去讨好高湛吗?

    那他又带上言希敏干什么?

    难不成他想做两手准备?

    当言越文带着她和言希敏出现在酒店,当言梓瞳看到那个双眸如毒蛇一般的盯着她的男人时,她瞬间明白了言越文的用意了。

    果然,她再一次成了他手中的诱饵,他随时都可以利用与抛弃的棋子。

    一如三年前一样。

    男人,就那么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浅笑,坐于沙发上。

    在看到言梓瞳时,脸上的表情并没有任何变化,甚至他唇角处的那一抹浅笑,微微的加深了几分。

    他的眼眸是那般的深邃又凌睿,她就好似一个透明人一般,站于他面前。

    “高总。”言越文笑的一脸职场中的老狐狸般的朝着高湛微笑着走过去,边走边伸出右手,他的左手拉着言梓瞳,“瞳瞳,高总认识的。”

    高湛抿唇一笑,笑容意味深长,从沙发上站起,视线锁落在言梓瞳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