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7章 高总,有何指教?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5:14本章字数:2042字

    唐棠“咻”的一下,以极快的速度跑到言梓瞳面前,笑的一脸娇美艳柔的看着她,“你是行……”

    “你吃早饭了吗?”唐棠的话还没说完,容肆直接打断她的话,一脸阴沉的看着她。

    唐棠摇头,“还没,刚从房间里出来。”

    “那还不快去吃!”容肆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几乎是用着命令般的语气说的。

    唐棠微微怔了一下,怔过之后朝着容肆暖暖的一笑,点头,“哦,你一说我还真觉得肚子好饿。”

    边说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漾起一抹灿烂如花的笑容。

    “那还不快去吃!”容肆一脸平静的说道,然后伸手搂过言梓瞳的腰,在她耳边温声说道,“我们该走了。”

    言梓瞳点了点头,朝着唐棠友善一笑后, 与容肆一起离开。

    唐棠目视着两人离开的背影,眼眸微微的眯了眯,挑了挑眼梢,露出一抹诡异的浅笑。

    “容先生,她已经看不到了,你可以松手了。”走出餐厅,言梓瞳推着那搂在她腰间的手,冷声说道,“还有,谢谢你刚才的解围。”

    “所以,你不应该替我把戏做足吗?”容肆没有要松手的意思,只是噙着一抹似笑非笑看着她,表情高深。

    “我刚才已经配合着你,把戏做足了。但是,你这么伤害一个对你痴心一片的小姑娘的心,好吗?”言梓瞳同样回以他一抹似笑非笑,然后一脸认真的看着他。

    “小姑娘?呵,”容肆勾唇很是神秘的一笑,“你口中的这个小姑娘,足足比你大了五岁。”

    贺石正朝着他这边走来,对着容肆很是恭敬的说道,“少爷,车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去公司吗?”

    容肆点头,“嗯。”

    言梓瞳只觉得自己的嘴角隐隐的抽搐了一下,足足比她大五岁?

    那不是二十七了吗?

    哦,天!

    一个二十七岁的女人,在她面前装着懵懂小女孩的样子,这样真的好吗?

    还是说,女人在自己喜欢的男人面前,都会变成这个白目样的?

    好吧,这不是她该考虑的问题,她只要自己不白目就行了。

    “上车!”耳边传来淡淡的温和声。

    言梓瞳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站在他的车门前,贺石正打她拉开车门。

    她一脸茫然的看着他,显然不明白他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要去公司,顺便带你一程。”他一脸平静的说道。

    “谢谢,不……”

    “我不需要口头上毫无实际意义的谢意,真要谢我,你可以转换成实际行动。”言梓瞳正想说“不用”的时候,他直接打断她的话,说着一脸自信又傲慢的话,然后将她一托又一推,直接把她推进了车里。

    “……”

    言梓瞳表示无语。

    半小时后,车子驶入容氏集团。

    “人事部在十五楼。”进电梯前,容肆对着言梓瞳轻描淡写的说道,然后自己迈步进了他的专用电梯。

    贺石按键关门,直接将言梓瞳关在了电梯门外。

    言梓瞳想着,这样最好了,想来他是不会干涉她的工作。让她去找人事部,那肯定是走正常程序。

    但是,为什么心里有一丝丝小小的失落感。

    深吸一口气,按电梯进去,直上十五楼。

    然而,当她进人事部大门时,却是突然想到一件事,那就是她什么资料也没带,就连一张身份证都没在身边。

    她的包还在容肆的房间里,早上去餐厅的时候,她可是什么也没拿,就只是带了一个人而已。

    “言小姐?”正犹豫着的时候,有人唤住她,“请问你是言梓瞳,言小姐吗?”

    言梓瞳点头,“对,我是言梓瞳。”

    “你好,我是滕静好,古总的秘书。言小姐,请跟我来,古总在等你。”滕静好笑盈盈的对着她说道,然后做了个“请”的手势。

    言梓瞳微怔,怔过之后明白过来,朝着她会心一笑,“你好,麻烦你了。”

    滕静好朝着她颔首一笑,领着她朝着人事总监的候车室走去。

    敲门。

    “进。”

    滕静好推门,“古总,言小姐来了。”

    “好,请坐,言小姐。”古成阑抬眸,对着言梓瞳微然一笑。

    滕静好给言梓瞳倒了一杯茶后,转身离开。

    “言小姐是行知少爷的朋友?”古成阑眯眸浅笑看着言梓瞳问。

    方梓瞳点头,“对,我们是一个学校的,我高他一届,是他的学姐。”

    “言小姐是找实习?”

    “是。”

    “什么时候可以到岗?”

    “下个月,这个月能把学会都拿到。”

    古成阑点头,“那行,既然是行知的朋友,他又一极力推荐,可是在我面前把你说的很优秀的。”

    “他总是喜欢很夸张。”言梓瞳笑盈盈的说道,“抱歉,我今天来的有些匆忙又紧张,把准备好的资料都忘落家里了。我明天把所以有资料拿过来给您过目。”

    “这个不急。”古成阑笑的有些神秘的说道,“你的工作呢,我也帮你安排好的。正好容总的其中一个秘书下个月离职了,所以你正好可以接上。所以,下个月月初上班没问题吧?可以有十来天的时间交接。”

    容肆的秘书?!

    方梓瞳被这个消息惊到了,瞪大了双眸一眨不眨的盯着他。

    ……

    言梓瞳身无分文,连个公交车都无法坐上去,最后只能徒步朝着学校走去。

    她的手机,放在容肆房间里的手机,不断的响着电话,言越文打来的。

    一辆雷克萨斯在她的身边停下,在言梓瞳还没反应过来之际,她整个人被拽进了车里。

    然后“砰”的一声,车门关上。

    随即车锁落下。

    高湛凌厉的双眸如两把利刀一般,森森的剐视着她,一副恨不得把她剐成碎片的意思。

    言梓瞳没有反抗,也没有呼叫,一脸平静而又淡漠的看着他,“高总,有何指教?”

    高湛没有说话,双眸就那么深深的锁着她,阴郁,冷厉,绝狠又带着怒意,一股脑的全都朝着她扑过来。

    她一点也没有表露出慌张的样子,还是那么泰然处之的看着他。

    两人对峙。

    后面,一辆白色的宾利车内,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