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40章 腹黑如容肆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5:14本章字数:2037字

    易行知一想到昨天晚上高湛对言梓瞳的欺负,就气不打一处来。

    再加之这会容肆又这么一刺将,于是想也没想的就说道,而且还是那种咬牙切齿的愤怨样。

    “哦?谁?”容肆不以为意的轻问。

    虽然他有所怀疑是高湛,但是不能确定。

    听着易行知的话,很明显他知道昨天晚上的事情。

    于是,便设了个套,让易行知自己往里钻。

    易行知哪里知道,容肆这是设套等着他呢。

    自然就很轻易的钻进去了。

    “我哥!”他脱口而出,说完之后觉得这话好像有歧义,于是又加了一句,“哥,我不是说你,是高湛!”

    说完之后,似乎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好像说了不该说的话,赶紧解释加缓求,“哥,哥!我什么也没说。那什么,你千万别误会,我家眼睛不是那种人。不是她的错,是我哥的错。

    我是说,高湛,是他的错。是他要欺负我家眼睛。我家眼睛一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怎么可能是他一人高马大的男人的对手。你都没看到,昨天晚上眼睛被他欺负的有多惨。

    衣服都被他撕破了!哥,我告诉你,我要跟他绝交!谁让他欺负我家眼睛!我疼她都还来不及呢,他倒是好,竟然做这么龌龊又无耻的事!从现在起,我跟他一刀两断,他不再是我哥!

    谁说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衣服不如手足了?我呸!手足断了,我身残志不残。我可不想不穿衣服,光着身子在大街上裸跑!所以,衣服比手足重要多了!”

    易行知“吧啦吧啦”的说了一大堆,将自己的态度以及方向就这么不带一点犹豫的定牢。

    总之就是一句话:他是绝对站在言梓瞳这边的。

    “想你的眼睛不再被他欺负吗?想替你的眼睛出气吗?”容肆的唇角勾起一抹深不可测的浅笑,如猎豹般的眼眸闪闪发亮,闪耀着一抹阴黑与凌鸷。

    易行知下意识的点头,“想啊,想啊!谁敢欺负家眼睛,我跟谁急!亲兄弟也一样,不留情面!”

    “那还不赶紧去你姑姑面前使把劲,加把油,让他把婚事定下来。”容肆很好心的提醒道。

    易行知恍然大悟,重重的一拍自己的脑门,“哥,你对我真是太好了。你真是我亲哥,我真是太喜欢……呃,不是!是崇拜你!我喜欢的只有我家眼睛一个!哥,我现在就去。”

    “千万别说是我告诉你的,要不然只会适得其反。”容肆嘱咐着。

    “嗯,嗯,我懂得,懂得。哥,谢谢你啊。下次我和眼睛一起请你吃饭,你简直就是我的大恩人,大媒人!”易行知乐不可支的说道。

    “呵,”容肆不说话,只是淡淡的一声轻笑。

    酒店

    言梓瞳是步行到东方都锦酒店的,借用酒店的前台电话给容肆打了个电话。

    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的电话号码只是看了一遍,竟是就那么记在了脑海里,而且还像刻进去的一样,一拿起话筒,手就很熟练的拨了出去。

    “喂。”容肆很快接起电话。

    他这是私人号码,很少有人知道他的这个号码。

    “你好,容先生,我是言梓瞳。抱歉,打扰你一下。那个,我的包和手机都在你的房间里。能不能麻烦你过来帮我开一个门。”言梓瞳小心翼翼的说道。

    “你在哪?”容肆问。

    “酒店大堂。”

    “等着,半小时后到。”

    “好,谢谢。 ”言梓瞳有些虚脱的坐在大堂的沙发上,等着容肆的到来。

    从高湛的那个小区,她足足走了两个小时才走到酒店。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她什么都不想做,就想只不断的走路,走路。

    脑子是一片空白的,什么都不想想,甚至整个人都有些浑噩,只觉得嘴里不什么味道,让她很不喜欢的味道。

    一边走着,一边不断的擦拭着自己的唇。然后现在她只觉得她的唇隐隐的发痛着,好像都快被她擦破了一层皮。

    突然之间,觉得有些无助。

    言梓瞳不知道,言越文已经给她打了无数个电话了,都快把她的手机给打爆了。

    唐棠从酒店的旋转门进来,一眼便是看到了坐在大堂沙发上的言梓瞳。

    唇角勾起一抹诡异的森笑,很快隐去。

    迈着优雅的步子朝着言梓瞳走来,“言小姐。”

    闻声,言梓瞳抬眸,看到唐棠笑盈盈的站在她面前,正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她的眼眼眸里噙着一抹暖暖的浅笑,带着好友。

    “你怎么在这?你早上不是跟我肆哥哥一起吗?怎么现在一个人了?怎么不去房间里等?肆哥哥没把你的指纹录进去吗?”

    她一连窜抛了好几个问题,个个都是带着一丝犀利的,然后那眼角微微的上挑,带着一抹隐隐的挑衅之意。

    言梓瞳淡然一笑,“无所谓,我也没晚上宿在这里。约会的话,自然是在外面的。”

    “哦。那你现在在这里干什么?”唐棠一脸无辜清纯的看着她。

    那意思简直就是在说:睁着眼睛说瞎话,你也不怕闪到舌头啊!

    “等他一起吃午饭。”言梓瞳笑盈盈的缓声说道,“早上说好的,中午一起吃饭。地点随我选,不过我觉得这里的中餐不错,因为价格贵,我还没吃过这么贵的菜,我想肯定很好吃。”

    边说边露出一抹拜金的虚荣样,眼眸里满满的全都是抹之不去的期待。

    唐棠的眼眸里流露出一抹不易显见的鄙夷之色,扬起一抹嗤之不屑般的轻笑,“言小姐是从事什么工作的?”

    言梓瞳一耸肩,一脸散漫的说道,“工作,还没有啊!我都还没有毕业。要明年才毕业。”

    “哦,原来如此,那真是怪不得了。”唐棠勾起一抹怪异的笑容。

    “怪不得什么?”言梓瞳一脸茫然不解中带着好奇的问。

    唐棠扬了扬唇角,笑的一脸如沐春风的说道,“没什么,不过我好心的提醒言小姐一句,可千万别弄混了自己想要的。鱼和熊掌可是不能兼得的。下次有机会,介绍其他人给你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