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43章 想换个合作方式?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5:14本章字数:1999字

    言越文整个人都僵住了,脸上的表情更是一片扭曲到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了。

    怎么?怎么不是高湛?

    怎么会是容肆的?

    哪里出了问题了?

    言越文拿着手机,怎么都想不通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还有,为什么言梓瞳和容肆说话的语气,会那么……的不惧?

    “瞳瞳,你……怎么会跟容总在一起?”好半晌,言越文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用着满满困惑不解的语气问。

    言梓瞳一脸轻松的说道,“哦,爸爸,我忘记跟你说了。我已经被容氏录用了,下周起我会在容氏实习。”

    “容氏?你去容氏实习?”言越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言梓瞳点头,“是的,爸爸。所以,公司我就不去了。这样好了,让敏敏去吧,反正她也快毕业了。再说了,公司以后也是要交给她的。爸爸,你说呢?”

    周云如在听到言越文说到“容氏”时,眼眸里也是划过一抹震惊与愕然。

    言梓瞳没有和高湛在一起,而是和容肆一起了?

    这……到底怎么回事?

    而且,她还去了容氏工作?

    怎么,事情全都了出了他们的意料之外?

    用着一脸茫然的眼神看着言越文,不明白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就偏轨了呢?

    “那行,那行。我就知道你是有这个能力的,既然在容总身边工作,那就要好好的表情,千万别让容总失望了。还有,和容总玩的开心点,晚点回来不要紧的。”

    说完,不给言梓瞳说话和解释的机会,直接挂断了电话。

    “越文,她怎么……会和容肆在一起的?不是应该是和高湛在一起的吗?怎么……怎么回事?”

    言越文挂了电话后,周云如一脸急切又不解的问。

    言越文瞥了她一眼,“我怎么会知道?”

    但是,他的心里也更加相信了一个事实,那就是言梓瞳隐藏的很深,完全不似她之前表现出来的这那么唯诺与柔弱。

    “怎么?不打算解释一下吗?”言梓瞳放下电话后,容肆一下将她扣在墙上,双手撑于她的两侧,将她禁于他的怀抱之内,不给她一点反抗与逃避的机会。

    言梓瞳一点慌意也没有,反而漂亮的脸上还扬起一抹风情四溢的浅笑,迷人的双眸盈盈闪动的与他对视着,缓声说道,“容总,不如我们合作如何?”

    “合作?”容肆的眼梢浅浅的挑动了两下,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慢条厮理的说,“你觉得员工与老板之间存在合作?不应该是服从吗?”

    言梓瞳依旧笑的如沐春风,“工作的时候是服从,那么除工作时间之外,自然是合作了。”

    “哦?”他笑的如狐狸一般的狡猾又奸诈,双眸深不可测的俯视着她,“怎么合作?”

    她推了推那撑在她两侧的双臂,示意他离开。

    但是,他却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反而将双臂往她的身侧移近两分,就连身子也是往她身边倾近几分。

    胸膛与她的胸口几乎紧密相贴的,甚至随着她的呼吸起伏,言梓瞳能感觉到自己的峰顶触抚着他的胸膛。

    他那深邃如鹰般的眼眸,直直的盯视着她。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两条强而有力的腿几乎将她整个人都夹着。

    胯间,一抹炽热传来,隔着裤子都能感觉到那火烫的温度。

    言梓瞳的脸不禁的浮起了一抹红晕,然后是狠狠的剐他一眼。

    “你现在的表情,是在告诉我,想与我换一个方式合作?比如……”

    边说边将自己的胯腹用力的往她身上一贴。

    “抱歉,一点都不想!”言梓瞳笑的清雅纯清的看着他,半点没有愄惧的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唐小姐喜欢你,但是你却流水无意。”

    笑,笑的一脸自信又泰然的看着他,那笑容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哦?然后呢?”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然后就是,你母亲在给你施压,自然是希望你和唐小姐百年好合。但是,很明显,你不想!正好,我那么倒霉又悲催的在这么恰当的时候出现了。于是,理所当然的,我就成了这一堵拦墙。”

    言梓瞳笑的一脸自信的看着他,漂亮的双眸一眨一眨的望着他。

    容肆没有出声,就只是那么高深莫测又暧昧十足的看着她。

    好一会后,凉薄的唇勾了勾,不紧不慢的说道,“倒霉又悲催?我可不觉得。倒是出现的恰当我认同。然后呢?”

    “然后?我现在不是已经替你挡了两次了吗?而且,似乎两次我都配合的不错。所以,我们的合作可以继续,不是吗?我帮你挡掉身边的桃花债,你帮我得到我想要的。”

    “你想要的?”容肆双眸微眯,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说说看,你想要什么?”

    “靠山!一座强大的靠山,强大到不会倒塌的靠山。”言梓瞳笑盈盈的说道。

    “靠着我这座山,想做什么?”容肆问。

    她勾唇,狡黠的一笑,“那就无须容总过问了,我能答应你的是,我绝对不会拖你后腿,也不会做有损你或者容家还有你们容氏的事情。我就只是需要一座靠山而已。”

    “现在不怕行知误会了?”他若有所思的看着她,唇角噙着一抹意味深长的浅笑。

    她轻然一笑,“这一点,我相信容总会有办法的。要是连这么一点小事都做不到的话,你还如何呼风唤雨呢?”

    “这么看得起我?”他微低头,一脸清隽的看着她。

    她挑眉弩唇,“当然!既然选择合作,那就得无条件的相信合作伙伴。”

    他右手抬起,拇指抚向她的红唇,轻轻的摩挲着。

    双眸更是灼灼郁郁的凝视着她,“那我现在是不是应该索取一份合同?”

    合同?

    言梓瞳略显有些不解。

    只是还未等她反应过来,她的唇便是被人攫住覆压,双手被他一扣压于头顶的墙上,十指相扣。

    “呜……”言梓瞳轻声呢喃抗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