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44章 被打断的好事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5:14本章字数:2016字

    但是她的抗议是无效的,整个人都被他紧压着,双手无法动弹,双腿也是无法动弹。

    她就那么任由他在她的唇内索要汲取,舌尖有些发麻又发酸,就连身子也有些飘荡。

    心跳更是在这一瞬间加快,“砰砰砰”的,她能很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属于他的气息,如丝如扣的钻入她的鼻腔,口腕,向着全身漫延开来。

    一阵一阵的悸栗袭来,让她浑身都竖起了鸡皮疙瘩。

    她却一点也不反感这种感觉,甚至有一种软棉棉的感觉,就好似踩于那云尖顶端一般。

    这种感觉,让她莫名有一种期待与奢望。

    这种感觉,与之前高湛带给她的那种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她厌恶高湛的碰触,本能的想要反抗与逃离。

    但是,此刻,她却莫名的有一种迎合与接受。

    她的呼吸有些不畅,以至有一种就要窒息的感觉,五指张开,想要抓住什么,但是却什么抓不住。

    就在她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之际,只觉得整个人一阵天璇地转,被他凌空抱起,在她还没反应过来之际,人已经被他放在了柔软的床上。

    他随之压身而上,再一次将她禁箍于他的两腿之间。

    双手撑压于她两侧的床上,墨眸一片深郁而又灼热的俯视着她。

    她的脸颊是一片通红的,不知道是因为窒息还是被他这灼热的眼睛给看的。

    就连脖子根处都是红的可以清晰的看到每一个毛孔与细脉,她几乎没有反抗能力。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竟是莫名的不想反抗,就这么与他四目相视。

    空气瞬间上温,漾着一抹旖旎的暧昧气息。

    “嘶啦!”腰际拉链被拉开的声音响起。

    她想要推拒,但是整个人就好似浑身无力绵软一般,完全无法推动他那为非作歹的大掌。

    甚至还有一种欲拒还迎的感觉。

    “很好!”他笑的一脸满意而又深邃的看着她。

    言梓瞳真是有一种想把自己给埋掉的冲动。

    她这是怎么了?

    怎么会沦陷在他的身下?

    但是,为什么,有一种心甘情愿呢?

    疯了,她一定是疯了才会有这样的想法与感觉。

    “叮咚!”

    容肆正打算进一步动作时,门铃响起。

    他的眉头有些不悦的拧起,眼眸更是一片深沉的可怕,就好似要着火一般,有一种勃然大怒的样子。

    随着门铃声响起,言梓瞳那飘离的思绪似乎瞬间回来了。

    将压在她身上的男人,重重的一推,然后以极快的速度往洗浴室冲去,再接着“砰”的一声将门关上。

    靠着门,大口大口的喘呼着气。

    言梓瞳,你疯了,你一定是疯了。

    你怎么会有一种心甘情愿跟他发展的念头?

    你只是想找一个人靠山,想更稳妥的做事,拿回自己该有的而已。

    怎么就滑轨超出你的预料了呢?

    不行,不行!

    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你还有很多事情没做,你还没为妈妈报仇,你还没让他们一家三口付出代价。

    绝不允许你放纵自己的感情。

    站于洗手池前,打开水笼头,掬着冷水,泼着自己的脸,让自己清醒过来。

    只是,抬头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个脸颊羞红,眼眸妩媚又带着氤氲,双唇红肿却又滋润的女人,怎么都不敢相信是她。

    拼命的用冷水浇着自己,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冷凉的水从脸颊滑落到脖子。

    随着这一抹凉意,终于慢慢的将自己平复下来,那一颗狂跳的心也慢慢的静下来。

    转身,背靠着洗手池边沿,双手轻轻的拍打着自己的的脸颊,然后大口的喘着气。

    这才发现腰际的拉链还没拉上,赶紧伸去去拉拉链,却是越急越是拉不上去,甚至拉链头还夹住了自己腰际的皮肤。

    好一阵手忙脚乱,才终于将拉链拉上。

    容肆整了整自己的衣服,低头看一眼自己的裤裆,低头一声苦笑。

    拿过一件外套,套上,这才掩去那一抹尴尬。

    打开房门。

    门外,站着一个高贵优雅的中年美女。

    一条青花瓷的旗袍,梳着一头端庄的发髻,精致的容妆,无一不展露着她的尊贵与高雅。看到容肆时,朝着他露出一抹优雅端庄的微笑。

    “肆儿。”她的声音亲禾又温柔,还透着一抹淡淡的慈爱。

    “姑姑,你怎么来了?”容肆看着门外的容桦,略有些吃惊的问。

    容桦弯唇一笑,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翻,“怎么?不欢迎姑姑?”

    容肆抿唇一笑,“怎么会?姑姑来,我当然欢迎之至了。进来坐。”侧身,给她让出空间。

    容桦进屋,她的步子很典雅高贵,将手包往桌子上一放,看着容肆一脸温慈的说道,“你说你,放着家里好好的大房子不住,非要住在酒店里,我真是想不通你了。”

    语气之中隐隐的透着一丝轻嗔,却不失疼爱。

    容肆递一杯茶给她,缓声说道,“这里离公司近,上下班比较方便。姑姑,喝茶。”

    容桦接过茶杯,优雅的抿上一口,视线又是环视了一圈屋子,然后在洗浴室的方向微微的停顿了一下,“别总是把时间和精力用在公司上。你也不小了,该是时候考虑自己的大事了。姑姑……”

    “姑姑,”容桦的话还没说完,容肆直接打断,脸上扬起一抹温和的浅笑,“我知道了。等适当的时机,我会带给姑姑看的。”

    “你的意思是你有对像了?”容桦一脸悦喜的看着他。

    容肆意味深长的弯了弯唇,没有接话,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容桦将手里的杯子往桌子上一放,笑盈盈的看着他说,“那真是太好了,既然有对像了,那就赶紧帮我们安排见面。”

    然后她的视线落在落地窗前沙发上的一个女式手包上,唇角再次扬起一抹满意的浅笑,笑盈盈看着容肆继续说道,“看来,这回我是真的可以放心了。你啊,也别藏着掖着。哦,对了。我问你一件事,你知不知道,行知有喜欢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