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47章 我是阿湛的未婚妻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5:14本章字数:2036字

    言越文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很复杂。

    特别是他的眼神,就好似透过她在看另外一个人,隐隐之中还带着一抹恨意。

    对于这眼神,言梓瞳显的有些疑惑,不明白他这眼神是什么意思。

    言越文不说话,言梓瞳也不说话,就只是静静的站着,等着他开口出声。

    “敏敏和竞辰订婚,你有什么想法和看法?”

    沉寂了好一会,言越文看着言梓瞳,面无表情的问。

    言梓瞳摇头。

    “我前两天才说过,想让你和竞辰重归于好,让你们的订婚继续。现在却让敏敏和竞辰订婚,你不会觉得爸爸出尔反尔,对你们有所偏心吗?”

    言越文凌厉的眼眸直视着她,冷冷的问,声音之中透着一抹质问。

    言梓瞳淡淡的一笑,摇了摇头,缓声说道,“爸爸,不管你做怎么样的决定,我都不会有意见的。敏敏喜欢竞辰,其实这样也是最好的。你放心,我不会去纠缠竞辰的。爸爸,如果你不放心的话,我可以……”

    “昨天发生了什么事?”言梓瞳的话还没说完,言越文冷冷的打断,一脸不悦的问,“为什么会和容少在一起?你不是应该和高总在一起吗?还有,是容氏又是怎么一回事?”

    “爸爸,昨天碰巧遇到了易少,然后他非拉着我离开了。”

    “你的意思是,你昨天晚上是和易行在一起?”言越文的眉头拧成了一团。

    言梓瞳摇头,“没有啊!他拉着我陪他喝酒,然后帮我订了酒店的。至于去容氏,也是易少帮我争取到的机会。”

    言越文没再出声,只是双眸一片沉寂的盯着她,深深的打量着她。

    言梓瞳脸上挂着浅浅的微笑,笑的一脸无辜又无害的与他对视着。

    “呵,”言越文一声轻笑,缓声说道,“瞳瞳,你是不是很恨我?”

    “啊?”言梓瞳一脸木然又错愕的看着他,摇头,“爸爸,你怎么会这么问?我为什么要恨你?”

    “是啊!”言越文点头,脸上表情有些怪异,更是扬起一抹神秘的浅笑,“你为什么要恨我?你不能恨我,也没有资格恨我!好了,我要去和欧家人谈敏敏与竞辰的订婚事宜,你就不用去了。”

    言梓瞳点头,“知道了,爸爸。”

    言越文朝着门口走去,走到门口处时止步转身,看着言梓瞳,轻声说道,“把容氏的工作推了,高总那已经帮你安排好实习岗位了。”

    说完,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不给言梓瞳任何说话的机会。

    言梓瞳拧眉不解。

    不明白言越文这么做的原因。

    为什么非要把自己推到高湛的身边?

    按理说,如果他想要更好的靠大树的话,不应该选择容肆吗?为什么会是高湛?

    虽然高家在Z市也是高门大户,但是容家却是比高家略胜一筹的。

    难不成是高湛给了他什么好处?

    他就不怕得罪容肆吗?

    哦,对了。

    他当然不会得罪容肆,因为他是让自己去推的。所以,与他可没有任何关系。

    不!绝不!

    三年前,她已经任由他摆布了一次。

    那一次,她差一点死无葬身之地。

    三年后,她是绝对不会再给他任何一点伤害她的机会,谁都不行!

    她的人生,她自己作主!

    ……

    “言梓瞳,外面有人找,你出去一下。”

    言梓瞳正上课,有人在教授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后,教授看着言梓瞳说道。

    “这个时候,谁找你?”杨言禾看着她一脸不解的问。

    言梓瞳耸肩,“谁知道呢?出去就知道了。行了,你上课吧,我出去一下。”说完,起身朝着门口走去。

    沈从嫣穿的十分淑女的站在走廊上,脸上漾着优雅的微笑,看到言梓瞳出来,朝着她挥了挥手,“言小姐。”

    看到沈从嫣,言梓瞳微微的怔了一下。

    这个女人,她当然记得,是那天在高湛的房间里看到的女人。

    只是,她怎么找到自己的?

    “你好,请问找我有事?”言梓瞳笑盈盈的走到沈从嫣身边,用着很友好的语气问。

    沈从嫣嫣然一笑,笑容恰到好处又得体,目光柔柔的看着言梓瞳,朝着她伸出右手,“你好,言小姐。我是沈从嫣,阿湛的未婚妻。很抱歉,这么唐突的在这个时候来找你,能一起喝杯咖啡吗?我请客。”

    言梓瞳全然明白她的来意了。

    对着她静然一笑,“好。”

    “言小姐,真是爽快。请。”朝着言梓瞳做了个请的手势。

    学校门口,停着一辆黑色雷克萨斯,司机见到沈从嫣,下车很恭敬的替她打开车门,“小姐。”

    “言小姐,请。”沈从嫣对着言梓瞳又是一个很到位的请的手势。

    “谢谢。”言梓瞳道谢,弯身坐进车里。

    沈从嫣跟着坐进去。

    “齐叔,去天蓝咖啡店。”对着前面的司机说道。

    “好的,小姐。”

    “言小姐,还没毕业?”沈从嫣笑盈盈的看着言梓瞳问。

    言梓瞳点头,“对,明年毕业。”

    “听说,言小姐在找实习单位?”沈从嫣依旧笑的温婉怡人,大方得体,“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吗?”

    “谢谢,已经落定了。”言梓瞳回以她一抹浅笑。

    “是吗?”沈从嫣神秘一笑,“抱歉,请原谅我的冒昧,请问言小姐和阿湛是什么关系?”

    言梓瞳双眸一片清澈的与她对视,扬起一抹弯弯的很是好看的浅笑,“没有关系。”

    “没有关系?”沈从嫣重复着这四个字,随即扬起一抹轻然的微笑,“对!不好意思,我失礼了。还请言小姐勿怪才是。”

    “不会。”言梓瞳一脸淡然的说道。

    “言小姐是阿湛的朋友,那自然也是我的朋友。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言小姐千万别跟我客气,尽管开口就是。我一定会帮忙的。”

    沈从嫣笑盈盈的说道,脸上满满的全都是友好与善意。

    “沈小姐客气了,不过还是要谢过你的好意。”言梓瞳笑眯眯的说道。

    车子在天蓝咖啡店停下。

    沈从嫣带着言梓瞳朝着二楼的包厢走去。

    “从嫣,怎么这么巧?”熟悉的声音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