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51章 容总,你很有吸引力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5:14本章字数:2022字

    欧竞辰瞪大了双眸一眨不眨的盯着光秃秃的言希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言希敏看着那一顶挂在欧况辰身上的假发,有那么一瞬间的功夫,整个人彻底懵圈了,不知道该是做何反应了。

    就那么傻呆呆的站于原地,一脸惊慌无措的看着欧竞辰,然后又看看言梓瞳,楞是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是如何应对。

    直至欧竞辰拿下那挂在他纽扣上的假发,一脸嫌恶的丢给她,然后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言希敏这才回过神来。

    “竞辰,竞辰,你听我说,你听我解释。”

    言希敏拿着假发,往自己头上一戴,喊着欧竞辰的名字,急步的追上去。

    但是因为太过于心急,假发戴歪了,那样子看起来真是非一般的滑稽又搞笑的。

    “嗤!”言梓瞳轻笑出声,然后引来是自然是言希敏的恶狠狠的一个瞪眼。

    对于言希敏的瞪眼,容肆一个利箭般的凌厉眼神射过去,吓的言希敏立马就蔫了,什么话也不敢说,快速的追着欧竞辰跑去。

    “这么巧,容总。”言梓瞳不着痕迹的从他的怀里离开,与他之间拉开一定的距离,脸上扬着恰到好处的微笑,一脸平静又缓和的说道。

    容肆的眼眸隐隐的一沉,眸光中闪烁着一抹阴郁,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漫不经心的说道,“巧吗?”

    “既然这么巧,那就陪我用餐。”言梓瞳正打算应声之际,他却不给她说话的机会,也不给她拒绝的机会,几乎是用着命令般的语气说道。

    “好啊。”言梓瞳弯唇一笑,笑的一脸娇俏又可爱。

    ……

    高湛接到易美玲的电话,让他来天蓝咖啡店。

    刚下车,便是看到容肆与言梓瞳朝着咖啡店的门走去。

    看着两人的背影,高湛的眼眸里划过一抹阴狠之色,双眸眯成了一条细缝。

    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喂,高总。”言越文很是恭敬又谄媚的接起电话。

    “言总,能跟我解释一下,为什么瞳瞳还跟容肆在一起吗?我是怎么说的?看来言总没什么诚意啊!”

    他的语气透着浓浓的不悦与质问,还有不容拒绝的命令以及明显的威胁之意。

    “怎么会?不会,不会!”言越文继续用着讨好的语气说道,“高总,请你相信我,我是很有诚意的……”

    “我要没看到!”高湛十分不悦的打断他的话。

    “高总,我现在就给瞳瞳打电话,你在哪?我让她马上过来打你。”言越文笑盈盈的说道。

    “陪我就不用了,只要你让她远离容肆就行了!如果你连这一点都做不到,那么我们之间也没什么好谈的了!”

    说完,毫不犹豫的挂了电话。

    拿着手机,双眸一片阴郁的直视着咖啡店的大门。

    那里,容肆与言梓瞳已经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言梓瞳手机响起的时候,正与容肆站在电梯里。

    电话是言越文打来的,看着屏幕上跳闪的号码,言梓瞳的眉头微蹙。

    容肆不经意的朝着她的手机瞥了一眼,看到屏幕上言越文的号码,眼眸里划过一抹不悦之色。

    然后双眸一片深不可测的直视着她。

    言梓瞳朝着他一副无可耐何耸了耸肩,接起电话,“喂,爸爸,你找我?”

    “我记得你下午应该没课,你来一趟公司,我有事和你说。”言越文沉冷的声音传来。

    “爸爸……”

    “有问题吗?我不想说第二遍。就这样!”也不给言梓瞳说话的机会,直接挂了电话。

    言梓瞳拿着手机,抬眸一脸无奈的看着他,“抱歉,看来这顿饭是不能陪容总了。我有事,必须马上过去。”

    容肆直接从她的手里拿过手机,当着她的面回拨。

    “怎么,是不是不把我的话放心里了?”言越文阴沉的声音传来。

    “你的话值得我放在心里?”容肆冷冷的,高高在上如君王般的声音响起。

    “你……”言越文听到容肆的声音,微微的怔了一下,但还是壮着胆子问,“你是谁?”

    “你还没资格知道!言梓瞳不会过来,你转告诉他,让他别再费神。”说完挂断。

    “转告他?他是谁?”言梓瞳直视着他,一脸肃穆的问。

    然后脑子里闪过一个人名,高湛?

    难不成是他的意思?

    是他让言越文这么做的?

    那他什么意思?

    他到底想干什么?

    电梯停下,打开门,容肆迈着清隽又矜贵的步子出电梯。

    侧头慢条厮理的看着一眼,不紧不慢的说道,“你不是想到了吗?你倒是很有魅力啊,言小姐!”

    他特意的加重了“言小姐”三个字的语气与语调,甚至说这三个字时,唇角微微的上挑,噙着一抹意味深长又暧昧的弧度。

    言梓瞳勾唇一笑,毫不愄惧的说道,“你也不赖的,容先生。”

    容肆唇角的那一抹笑容更深了,深邃的眼眸也更加的迷离不见底了,就那么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所以,你的意思是在告诉我,我们很相配?”

    我去!

    言梓瞳朝着他翻了一个白眼,见过自恋的,没见过他这么自恋的。

    朝着他嫣然一笑,缓声说道,“容总,你想多了。我只是单纯的觉得你很有吸引力而已。当然,这吸引力绝对不包含我在内!”

    “是吗?”他勾起一抹玩味又狭促的浅笑,朝着她一步一步逼近,直将她逼至走廊的墙根。

    双手往她两侧一撑,将她整个人圈固在他的两臂与胸膛之内。

    微低头,居高临下的俯视她,如鹰如豹般的双眸,是清冽而又高深的,但是却又带着一抹显而易见的暧昧。

    言梓瞳就这么被他困在臂弯内,而他的身躯在缓缓的朝她逼近。

    她有一种困窘的样子,想要挣脱他的束缚,但是却又觉得如果这么做的话,那就是正中他的下怀了。

    如果挣脱,那势必会与他的肢体有亲密的接触,那正是他所想的。

    言梓瞳不是一个临危就乱,没有一点理智与思想的人。

    她的理智在任何时候都占居着她全身的细胞。

    昂胸倾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