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54章 希望你不会后悔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5:15本章字数:2015字

    高湛从椅子站起,朝着言梓瞳扬起一抹深不可测的浅笑,朝着她走过来,在她面前站立,“欢迎你的加入,我亲爱的瞳瞳。”

    言梓瞳双眸一片茫然又寂静的看着高湛,然后又转眸向言越文。

    那茫然无措的表情与眼神,就好似一只迷途的羔羊一般,完一找不着回家的路。

    以及还带着一丝紧张与害怕。

    她就那么一脸迷蒙的看着言越文,也不说话,只是双手紧紧的相互揪着。

    看着她此刻的表情,高湛的脸上扬起一抹得意的浅笑,就那么似笑非笑又一脸期待的看着她。

    “还楞着干什么?怎么不谢过高总愿意给你这个机会?”言越文见她一脸呆楞的样子,朝着她轻声斥呵。

    高湛挑眉一笑,往后退两步,慢条厮理的往身后的椅子上一坐,二郎腿一翘,等着言梓瞳接下来的举动。

    言梓瞳回神,朝着他弯唇一笑,往后退两步,拿出手机拨号。

    高湛立马反应过来,快速的从椅子上站起,大步朝着她走去,欲夺过她手里的手机。

    但已经来不及了,电话已经接通了,而且言梓瞳直接按了免提。

    “喂。”容肆沉郁的声音传来。

    “容总,我很抱歉,不能来贵公司工作了。因为我爸已经帮我安排在高总的公司了。所以,我只能谢绝你的好意了。”

    她就这么这么当着言越文与高湛的面,实事求事的告诉着容肆。

    然后一脸无辜又清纯的看着言越文与高湛。

    言越文的脸色变的很不好看,青灰交替着,狠狠的瞪着言梓瞳,斥责着她不给自己留面子,也责怪着她的不顾后果。

    高湛的脸上亦是划过一抹不悦之色,不过却也只是一闪而过,然后很快是用着面无表情的眼神直视着她。

    他与她之间的距离仅不到两米,她能清楚的感觉到他身上凌射出来的怒意。

    那一双眼睛就了似万千束刀芒一般,“嗖嗖”剐着她。

    但是,她却毫无愄惧的迎视着,脸上依旧保持着无辜又无害的浅笑。

    瞬间,办公室里的气氛变的有些诡异与尴尬。

    电话那头的容肆也是一片寂莫,沉莫了足有十秒钟后,容肆低沉冷冽的声音响起,“让他接电话。”

    “他?谁?高总还是我爸?”言梓瞳明知故问,视线在高湛与言越文之间徘徊着。

    “高湛!”容肆厉声说道。

    言梓瞳抿唇一笑,将手机往高湛面前一递,“高总,容总找你。”

    高湛狠狠的剐视着她,双眸阴森如鬼魅一般,透着幽绿的光。

    接过言梓瞳递过来的手机,按掉免提键,“喂。”

    言梓瞳笑盈盈的朝着言越文走过去,一脸一如往常般很是恭敬问,“爸爸,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哦,对了,刚才在咖啡店遇到了敏敏和欧竞辰,我觉得你有必要问问她,现在怎么样了?和欧家的订婚是否还能顺利进行。”

    言越文的眼眸往下一沉,透射着一抹愤恨与狠绝。

    那眼神,完全不像是一个父亲在看自己的女儿,倒更像是在看一个仇人一般。

    “你又对她做了什么?”言越文咬牙愤愤的问。

    言梓瞳淡然一笑,“爸爸,你看你说的,怎么又是我的问题了呢?为什么每次一出事,你们总觉得是我的错呢?怎么就不能是她自己的问题呢?再说了,我是真的什么也没做。不信的话,你可以去问问欧竞辰。哦,不!问问容总,我是和他在一起的。正好,他这会的电话还没挂呢!要不然,高总接完了,你接?”

    她笑的一脸灿烂,但是眼眸里流露出来的却是带着威胁之意。

    毫不愄惧又漫不经心的与言越文的对视着。

    言越文突然之间对于她有一种陌生的感觉,为什么她越来越出乎他的意料,所做所为也越来越超乎他原先设立的轨道。

    还有,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而来,就好似安排设计好的一般,每一件都给他摸手不及的感觉。

    眼前的这个言梓瞳,真的是他认识的那个言梓瞳?真是从小对他言听计从,唯唯诺诺的言梓瞳?

    为什么他总觉得,她并不似表面看起来的这般简单呢?

    就凭她才这么一点时间便是攀上了容肆,而且还似乎与容的关系非一般,就足以说明,她已经在针对他了。

    “容肆,你这么做不后悔?”高湛的声音冷冷的,带着一抹隐隐的威胁之意,他的眼眸如黑夜里的幽灵一般,森冷森冷的。

    言梓瞳本能的朝着他看过去,对于他的言语略露出一抹不解之意。

    “好!希望你不会后悔自己的选择!”说完,直接挂断电话。

    转眸冷冷的,阴恻恻的盯着言梓瞳。不说话,就这么直直的盯着她。

    好半晌才森森然的开口,“你真以为他是真心对你的吗?你了解他吗?你知道他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吗?言梓瞳,总有一天,你会后悔你的有眼无珠!”

    言梓瞳从他的手里拿过自己的手机,漫不经心的肆意一笑,“谢谢高总的善意提醒,那就等那一天来了再说吧。至少现在我不后悔不是吗?”

    边说边转眸向言越文,勾起一抹娇俏的浅笑,“爸爸,你说呢?”

    言越文一脸愤恨的瞪着她,“梓瞳,做事别太做绝了,给别人留后路,也是给自己留后路。你把所有的路都给断绝了,可有想后,你自己是否还能全身而退?”

    言梓瞳怡然一笑,不紧不慢的说道,“爸爸,我也是自不由己呢!如果你不纵着她们母女俩一次又一次的害我的话,我能这么做吗?我只是在自卫而已,毕竟我不想死的不明不白的。既然爸爸你不帮我,那我只能自己帮自己,自己靠自己啊!我和言希敏不一样,她有父母双疼,我没有啊!我没妈,又爹不疼的。所以,只能自己保护自己。”

    言梓瞳的话,让高湛有些惊讶愕然,转眸直视着言越文,眸光一片森郁,“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高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