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59章 我会教你,教会为止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5:15本章字数:2019字

    “为什么你会觉得是易少的电话?”言梓瞳笑的一脸灿烂的看着她,缓声问。

    “呵呵,”高蕴音 柔柔的一笑,勾起一抹好看的笑容,“直觉吧。行知都不知道要把你的名字挂在嘴上多少次呢!倒是没想到,会在公司遇到你。是行知帮你介绍的吗?”

    “可以这么说吧。”言梓瞳笑盈盈的说道。

    “我就知道,这绝对是他的作风。”高蕴音温雅一笑,然后又好奇的问,“那他让人给你安排在哪个部门。”

    “总裁办!”言梓瞳笑容可鞠的说出这么三个字。

    然后只见高蕴音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眼眸里划过一抹异样,随即立马对她露了一抹喜雀的笑容,“是吗?那真是太好了,真没想到我们同在一个部门。”

    言梓瞳笑笑,笑的一脸好友又客气,然后很是亲密的挽上高蕴音的手腕,“那真是太好了,以后你可得多照顾着我的。我没工作经验,什么都不会。而且还没毕业呢!”

    高蕴音同样很是亲密的挽着她的手腕,笑盈盈的说道,“那当然了,你是行知的朋友,我肯定会帮的。不过,刚才在电梯口,又是怎么回事?那个男人真的是你的未婚夫吗?”

    两人有说有笑的走出人事部办公室,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

    江扬与古成阑对望一眼,一脸的莫名其妙。

    这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觉得有些反常?

    “怎么回事?”古成阑一脸不解的看着江扬问。

    江扬同样一脸木然的一耸肩,“我哪知道。”

    果然,女人心海底针,不是他们男人能懂的。

    当然,最难懂的还是容肆,这放两个女人在身边,又是什么意思?

    高蕴音很明显是容桦看中的人,想让她接近容肆,甚至成为容肆的妻子。

    那,他自己是什么意思?

    “呀,你说的是真的吗?我怎么听着有些不可思议的感觉呢?”

    高蕴音与言梓瞳并肩走出电梯,高蕴音一脸好奇中带着不解的看着言梓瞳。

    言梓瞳微笑着点头,“当然是真的啊,不信你可以去问呢!那天酒会可是有那么多人看到的。”

    “瞳瞳,你真是个好姐姐,当你的妹妹好幸福的啊!”高蕴音一脸羡慕的看着她说道。

    不过这么一小会的功夫,她的称呼已经从“高小姐”到了“瞳瞳”。

    言梓瞳一脸无奈的耸了耸肩,“没办法啊!谁让我是姐姐呢?当姐姐的那肯定要让着妹妹的,尊老爱幼嘛,这是传统美德,而且我妹妹对我也很好的啊!只是爱情的事呢,有时候也是不受控制的。来了,那就是拦去都拦不住的。”

    “呵呵,”高蕴音轻笑两声,“所以,你和行知并不是男女朋友,只是同学而已。”

    言梓瞳点头,“对啊!不过我还是很感谢他帮我介绍工作的。”

    容肆看到两人有说有笑,关系很好的样子,唇角扬起一抹不易显见的满意浅笑。

    “容总。”见到他,两人异口同声唤道。

    “嗯。”容肆冷冷的应声,瞥一眼高蕴音,转眸向言梓瞳,“你进来。”

    说完,转身进自己的办公室,没再多看高蕴音一眼。

    言梓瞳朝着高蕴音善意一笑,有些无奈的一耸肩,跟着容肆进办公室。

    “容总,有什么工作要吩咐吗?”言梓瞳站于他面前, 一脸认真的问。

    容肆没有回答,而且斜斜的靠坐在大班椅上,单臂环胸,一手抚着自己的下巴,就那么凉凉的睨视着她,直把她看的浑身不自在。

    “看来容总需要的是一个花瓶,而不是一个助手。”言梓瞳笑的一脸优然的说道。

    容肆勾唇一笑,不紧不慢的说道,“纠正一下,我需的是一个有能力的助手花瓶,可以为了挡掉所有与工作无关的事情。”

    “也包括你的姑姑和母亲替你准备好的妻子人选?”言梓瞳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问。

    他的眉头微微的拧了一下,深邃而又凌厉的眼神直视着她,沉声说道,“没错!所以,能做到,就留下!如果不能做到,现在就滚人!”

    “滚人?”言梓瞳呵呵的一笑,唇角勾起一抹迷人的弧度,漂亮的瞳眸如闪闪发亮的明珠一般的凝着他,“怎么滚?像珠子那样的滚吗?不好意思,我不是圆的,不会滚呢!”

    他勾唇一笑,噙着一抹邪肆而又狂妄的浅笑,慢知厮理的说道,“像滚床单那样的滚!会了吗?”

    言梓瞳的唇角隐隐的抖了几下,眼皮跳跃着,一脸愤然的瞪着笑的一脸雅痞的容肆,冷冷的说道:“不会!”

    他脸上雅痞的笑意不减反增,饶有兴趣的说道,“没关系,我不介意教教你,直到教会你的。”

    “那真是谢过你了!”言梓瞳嗤之不屑的斜睨他一眼,凉凉的说道,“把你的这份好意留着给别人吧,我可消受不起!”

    “叩叩叩!”传来敲门声,然后是高蕴音的婉约的声音,“容总,请问我的工作怎么安排?”

    容肆看向言梓瞳,一副她去搞定的样子。

    言梓瞳指了指自己的鼻尖,狠狠的瞪他一眼。

    要不要这么瞪鼻子上脸啊?

    这么快就让她上杆上线?

    容肆漫不经心的瞟她一眼,意思是:你既然应聘这个职位,就得办这职位的事情。

    还有就是,现在就是看你能力表现的时候了。

    要不然,你以为这棵大树这么好靠的吗?

    你要靠,那就得有这个能力。等价交换懂不懂啊?

    容肆是一个商人,而且还是一个很成功的商人,对他没有利意可言的事情,他可不会做。

    大树底下好乘凉,那你也得给树浇浇水啊,怎么着也得有一点作为的。

    言梓瞳愤愤的一咬牙,再瞪一眼容肆,转身朝着门口走去。

    转身之际,脸上已经扬起了一抹职业的,恰到好处的微笑。

    开门。

    门口,高蕴音亦噙着一抹优雅的微笑,看到言梓瞳开门,友好一笑,“瞳瞳,你和容总谈好了吗?”

    言梓瞳点头,“对,谈好了。容总把你的工作也交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