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63章 你在邀请我?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5:15本章字数:1995字

    高蕴音撞到的不是别人,正是她所说的言梓瞳。

    看着言梓瞳,高蕴音的脸瞬间就青了白了,双眸更是惊恐而又惶措的看着她。

    “瞳……瞳瞳?”

    她,怎么会在这里的?自己怎么一点感觉也没有?

    她到底在身一站了多久了?有没有听到她刚才说的话?

    高蕴音脑子里满满的全都是惶恐与不安。

    “你怎么了?脸色这么不好?哪不舒服?”言梓瞳一脸紧张又关心的看着她问。

    高蕴音摇头,“没事,没事。你怎么在这?什么时候来的?”

    她必须要知道言梓瞳到底有没有听到她的话。

    言梓瞳抿唇一笑,一脸轻松的说道,“刚到。李秘书说,要把她的工作给我们俩分工下,我没看到你,就到处找着你。没想到你躲在这里打电话。哎,偷偷摸摸的给谁打电话呢?男朋友吗?”

    高蕴音心里暂时松了一口气,看来她应该是没有听到。

    朝着她怡然一笑,“没有的事,别瞎猜。走吧,去李秘书那。”

    言梓瞳跟在她身后,双眸一片犀利的盯着她的背影。

    话,她当然全都听到了。而且还一字不漏。

    她能体会到高蕴音转身看到她的那惊恐又慌乱的表情,就跟她刚才一转头看到容肆在她身后是一样的。

    但是,她对容肆可没有恶意。而她高蕴音对她可是有恶意的。

    两个电话,一个给易行知,一个给容桦。

    很明显,她心怀不轨。

    既然这样,那就别怪她了。

    她从来都不是善男信女,她不主动招惹人,但是别人也别想招惹她,害她。

    真要这样的话,她是绝对不会手软,只会主动出击。

    三年前的她,就是因为太过于相信人,没有一点防人心理,所以差一点命都丢了。

    如果不是杨立禾,只怕这个世上已经没有言梓瞳这个人了。

    所以,现在的言梓瞳,是绝对不会坐以待毙,任由人欺负的。

    五点半,下班。

    “瞳瞳,有时间吗?陪我去参加个饭局啊!”言梓瞳收拾好桌子,打算下班,高蕴音笑盈盈的很是好友的看着她问。

    言梓瞳一脸歉意的耸肩,“不好意思啊,我有约了。”

    高蕴音笑了笑,“那好吧,明天见。”

    “嗯哼!”言梓瞳会心一笑。

    “好了吗?”容肆走出办公室,看着言梓瞳问。

    高蕴音以为他问的是自己,朝着他嫣然一笑,“好了。”

    边说边拿过自己的包,朝着容肆走去。

    然而容肆却直接无视她的存在,径直走到言梓瞳面前,“好了就走吧。”

    言梓瞳朝着他怡然一笑,“可以。”

    然后往他的手臂上一挽,扬起一抹优雅迷人的浅笑,两人一起朝着电梯走去。

    高蕴音僵在了原地,就跟一座雕塑一般,定定的一动都不会动了。

    脸上的表情很是尴尬,眼皮在“突突”的跳着。

    她以为容肆问的是她,可是,他却无视她的存在,与言梓瞳双宿双栖般的离开了?

    恨!

    她的眼眸里流露出来的满满的全都是恨意,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

    电梯里,言梓瞳抽出那挽在他手臂上的手,与他之间拉开一定的距离,脸上那甜蜜的微笑也瞬间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恰到好处的职业微笑,微仰头与他对视,眸光一片冰清,沉声说道,“容总可真是一个香馍馍,上哪都那么受欢迎!真要是有一天,我因为这事而受伤的话,记得给我算工伤。”

    容肆勾唇一笑,那笑容抑扬顿挫又暧昧不清。

    抬腿朝她迈近两步,将她刚刚与他拉开的距离再一次拉近。

    一手撑于她身边的电梯壁上,另一手朝着她的脸颊而去。

    她微微的侧头,避开他的触抚,双眸很是警惕的盯着他,“干嘛?”

    他点头,唇角的那一抹笑,更加的晦莫如深了。

    言梓瞳唇角隐隐的抽搐了两下,狠狠的瞪他一眼,冷冷的说道:“电梯外面有一个非常合适的人选。相信随时欢迎你!”

    他挑了挑眼角,薄唇扬了扬,“可是现在在电梯内?怎么办?而且好像是你邀请我的呢!”

    说话间,又是往她的身前贴近几分,甚至还故意轻轻的磨蹭了下自己的胸膛。

    言梓瞳很明显的感觉到自衣服上传来一阵摩挲,尽管是隔着两层衣服以及内衣,但是她却觉得自己竟然有了反应。

    该死!

    她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放浪了?

    只是这么轻轻的一撩,就能把她撩起来了?

    他那没有撑于电梯壁上的右手,抚过她耳际的那一缕发丝,将它们扣于耳边。

    他的手指划过她的耳廓,使得她浑身一个战栗,然后心跳加快了几份。

    哦,天!

    言梓瞳有一种颓废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很不喜欢。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在面对他的时候,只要他稍稍的一个举动,就能勾起她无限的冲动。

    就好似此刻,她浑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的,张呼着,甚至期待着他接下来的动作。

    她真是疯了,一定是着魔了,才会有这种感觉。

    心里,狠狠的鄙夷着自己。

    但是,那一抹由心而生的异样感觉,却是她无论怎么样都压抑不下去的。

    她的脸颊浮起一抹浅浅的红晕,眼眸里更是漾起一层氤氲。

    尽管还是一脸怨愤的瞪着他,那是那眼神在他眼里看来,却有着另一种韵味。

    那是一种娇艳妖娆却又不失撒娇的气息。

    他的唇角不自觉得的勾起一抹饶有兴趣的弧度,看着她的视线更加的玩味与狭促了。

    手指也更加大胆的触抚着她的耳垂,然后轻轻的划过她脖间的肌肤。

    随着他的手指抚过,那每一寸肌肤都变的那般晶莹玉润。

    她伸手挥开他那不安份的手,怨嗔他一眼。

    他却勾唇笑的意犹未尽。

    “叮!”

    电梯门打开。

    “眼睛!”言梓瞳正打算伸手去推“压”在她身上的容肆时,冷不丁的电梯外面响易行知的声音。

    言梓瞳瞬间整个人僵住了,一时之间不知该是做何反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