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71章 你甘心吗?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5:15本章字数:2003字

    “湛儿!”高老太太打断了高湛的话,语气略有些不悦,“今天除了是奶奶的寿宴之外,也是你的好日子!你和从嫣……”

    “奶奶!”老太太的话还没说完,高湛亦是将她打断。

    他一脸面无表情的看着老太太,双眸沉冽而又寂静,一字顿的说道,“我也忘记跟你说一件事了,我今天也带了女伴的。”

    老太太的眼眸拧了一下,视线落在一直不曾出声的言希敏身上,看着她的眼神有些凌厉。

    言希敏看着老太太那如刀般的眼神,不禁的颤抖了一下。

    高湛走至言希敏身边,朝着老太太怪异一笑,“她就是我的女伴。哦,对了。她们是姐妹,是言越文的女儿。”

    老太太的手握成了拳头,对于高湛的举动十分不悦,对着高湛厉声说道,“湛儿,你平时胡闹,奶奶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没看见了。但是,今天,你如果再这么胡闹的话,就别怪奶奶动怒了!”

    “湛儿!”易美玲见老太太生气了,赶紧走至高湛身边,好言劝着,“别惹奶奶生气!”

    高湛却是依旧面无表情的直视着老太太,并没有要妥协的意思。

    易美玲转眸看向言梓瞳,扬起一抹优雅的浅笑,和声说道,“抱歉,言小姐,能否请你劝劝令妹?”

    “敏敏,自己回答高太太吧。”言梓瞳笑盈盈的看着言希敏说道。

    言希敏正打算出声之际,言梓瞳又说了,不过是带着浅斥的语气,“你真是不怕事大啊?上次酒会的事是不是都忘记了?今天是高少订婚的日子,你还这么任性的出来闹事?”

    “我……”言希敏一脸委屈又无辜的看着言梓瞳,想要解释,可是言梓瞳却根本就不给她机会。

    只见言梓瞳一脸歉意的对着易美玲说道,“高太太,很抱歉。我这个妹妹在家让我爸和云姨宠坏了,做事总是凭着自己的喜好的。这次的事,她肯定又是瞒着我们的。真是不好意思,我回家一定跟我爸说,让我爸好好的管管她。”

    言希敏气的脸涨的通红,言梓瞳这说的叫什么话?

    怎么就说的她好似跟个无理取闹,不分场合的蛮人一样。

    哪里是她自己要来的,分明就是高湛不给她拒绝的机会,硬是要她来的啊!

    “我……”

    “你给我闭嘴!”言梓瞳朝着她一声轻吼,黑沉着一张脸,满满的都是怒意。

    然后转眸看向高老太太,浅笑着说道,“高奶奶,真是不好意思了,看来我不能陪你了呢!我得送我妹妹回家,省得她在这里胡闹非为,坏了高少的订婚宴。”

    “美玲,安排车送言小姐回去!”老太太对着易美玲说道。

    “知道了,妈。我这就去安排。”易美玲点头。

    “丫头,你就不用走了。美玲会安排的。”老太太乐呵呵的对着言梓瞳说道。

    言梓瞳一脸感激的看着老太太说道,“谢谢高奶奶不责怪我。”

    言希敏就算再有多不甘心,也只能悻悻然的离开。

    离开之际,她愤愤的瞪一眼言梓瞳,那眼神里透着怨恨与警告。

    意思是,等会回家,有你好受的!

    高湛与沈从嫣的订婚还是举行了,他就算再怎么不乐意,不心甘情愿,那都无能为力,无法反抗。沈从嫣,他必须娶。

    但是,他的心里却是堆积了满满的一层怨恨与愤怒。特别是看容肆与言梓瞳的眼神,那一种“走着瞧,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眼神。

    言梓瞳与容肆并肩而站,笑的一脸柔情似水的直视着前方,用着很轻的声音,几乎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说道,“容总,真是好手段啊,一举几得?”

    容肆勾唇扬起一抹老狐狸般的浅笑,“彼此彼此!”

    “如此说来,我还得谢过容总了?”

    “我说过,口头上的谢意毫无意义,我比较喜欢实际动作。”容肆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呵!”言梓瞳冷冷的一笑,并没有回答他。

    别墅二楼的某个房间里,一个女子安安静静的坐于轮椅上,轮椅摆于落地窗前。

    窗帘拉开一米见宽,房间没有亮灯,一片漆黑。

    但是却能很清楚的看到别墅大院里的一切。

    她就像一个没有生命的瓷娃娃一般,一脸静寂的看着院子里热闹的一幕。

    她十分的消瘦,眼眶有些深凹,但是却一点也不失她的美丽。

    只是她的眼神是那般的无光,没有一点焦距,就那么焕散的看着落地窗。

    她的双手放于膝盖上,同样是消瘦的,手背上青筋凸起,看上去有些狰狞。

    高蕴音站在轮椅后,双眸一片阴森冷戾的看着明静的玻璃,视线落在容肆与言梓瞳身上。

    尽管隔着那么远,尽管从这里看过去,他们的身影是那么的渺小,但是她却一丝不差的捕捉到容肆的身影 ,然后就这那定定的看着他。

    她的双手握着轮椅的推手上,尽管她的手并不消瘦,但是她的手背上同样凸着狰狞又扭曲的青筋。

    足以可见,此刻她有多么的愤怒与憎恨。

    “姐,你看到了吗?你已经被他忘记了,他的生命里已经没有你了。你从此成为他生命中的过客,他的人生与你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他的身边已经有了别的女人,你没看到他们有多么甜蜜又亲腻吗?”

    高蕴音微微的弯身,在女子的耳边轻声说道,语气是那般的诡异森冷。

    轮椅上,女子并没有任何反应,依旧那么静静的茫然无波的看着前方。

    高蕴音继续阴森森的说道,“姐,你难道不想知道站在他身边的那个女人是谁吗?你难道不想重新回到他的身边吗?你难道就这么甘心看着他被别的女人占有吗?你真的甘心吗?他可是你的!呵呵,如果换成是我的话,我一定不会甘心的!”

    女人那放在膝盖上的手,隐隐的动了一下。

    但是,高蕴音因为视线一直锁在容肆与言梓瞳身上,所以根本就没有发现她那波动的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