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72章 被人设计了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5:15本章字数:2007字

    容肆被容桦叫走了,易行知也被人唤走了。

    言梓瞳端着一杯香槟噙着优雅的浅笑静静的站于一旁。

    “言小姐,我们老太太请您过去一下。”一佣人站于言梓瞳面前,笑的十分恭敬的说道。

    “好,麻烦你带路。”言梓瞳将酒杯往桌子上一放,对着佣人笑盈盈的说道。

    拥人带着言梓瞳上楼,推开一间房门,对着言梓瞳恭恭敬敬的说道:“言小姐,您请稍等,我现在去请老太太。”

    边说边倒了一杯温茶递于言梓瞳,依旧笑的得体的说,“您先喝杯茶。”

    言梓瞳接过杯茶,朝着她颔首一笑,“谢谢。”

    佣人微微一笑后转身离开,顺手带上了房门。

    言梓瞳双手拿着茶杯,环视着屋子。

    这是一间会客室,装修的很精致也很奢华。

    明净的落地窗,窗帘拉开,可以看到外面的一切。

    宽敞的别墅大院,此刻十分的热闹,前来道贺的客人个个脸上都挂着微笑。

    沈从嫣穿着绝伦美焕的礼服,扬着甜美而又优雅的幸福微笑,手里端着酒杯,接受着每一个人的祝福。

    言梓瞳迈步于落地窗前,扬起一抹浅浅的微笑,双眸弯弯的,很是轻松愉悦的看着院子里的一幕幕。

    她无意与人为敌,向来的原则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但是,如果你若招惹她,中伤她。那她不是圣母,她会毫不犹豫的反击。

    她与沈从嫣之间,其实没什么集结。

    端起茶杯递于嘴间,拧上一口。

    屋内似乎传来一缕细微的声音,似乎是男人的低吟声。

    猛的,言梓瞳似乎想到了什么。

    她的视线紧紧的盯在沈从嫣的身上,然后又转向那低吟声传来的方向,最后落在她手里的茶杯上。

    本能的想要将嘴里的茶吐出,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茶已经被她吞下去了。

    不对,这有问题的,很不对!

    今天是高湛与沈从嫣的订婚,又是高老太太的八十大寿。

    虽然高湛的样子,看起来并不像是心甘情愿的订婚。但是,这都不是她该考虑和关心的。

    最重要的是,现在订婚如常进行了。

    沈从嫣此刻一脸幸福的小女人般的接受着众人的祝福,但是高湛呢?

    身为新郎的他,不应该与新娘沈从嫣一起的吗?

    就算他是被逼的,但是像高家这样的高门大户,是绝对不可能会允许高湛在人前将那心不甘情不愿的表情露出来的。

    就算是他自己,也不可能会表露出来。

    此刻,他应该是和沈从嫣一起接受着众人的祝福的吗?

    但是,为什么却不见了他的踪影?

    还有,高老太太又为什么会突然之间找她?找她还把她带到会客室,让她等?

    既然是会客室,为什么又会有男人的低吟声发出?

    言梓瞳是一个心思很缜密的人,更是一个小心谨慎的人。

    这三年来,她在言家扮猪吃老虎与周云如言希敏母女周旋着,已经练就了一身的警惕。

    所以,这会,很明显的是不对劲的。

    这茶,肯定是有问题的。

    如此想着,她的眼眸里瞬间迸射出冷冽的怒光,如一簇一簇凌锐的寒芒。

    所幸她并没有喝太多的茶,只是小小的抿了一口而已。

    一个转身,将杯子往茶几上一放,她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必须马上离开这里。

    然而,当她去拉门时,却发现门在外面锁住了,任凭她怎么都拉不开。

    该死!

    她竟是这般大意的被人给设计了。

    言梓瞳不是一个遇事燥怒没头绪的人,她很会控制自己的情绪。

    拉着门把手,她马上让自己冷静下来。

    第一件事情,她必须让人给她开门。所以,她现在要做的事情是给容肆打电话,让他知道自己所在的房间。

    可惜,她并没有拿手包。

    她的手包放在容肆的车里,手里自然也就放在包里。

    所以,这个想法完全不可能做到。

    她的视线飞快的环视着屋子,寻着电话。但,令她很失望的是,房间里并没有座机。

    言梓瞳的脑子里一闪而过的是高蕴音那张巧笑嫣然,温婉友好的脸。

    除了她,没有会这般设计她。

    高蕴音喜欢容肆,所以自然是很不愿意看到自己和容肆在一起。

    那么,这个房间里,发出声音的男人,显而易见了。

    除了高湛,不会再有第二个男人了。

    高蕴音,她可真是一箭双雕啊!

    如果让人看到她和高湛在一起,那么不管是容肆还是沈从嫣,都不会放过她的。更何况,今天还有这么多名门望族的人在。

    如此一来的话,她绝对就成了一个过街老鼠,这辈子都别想抬头做人了。

    她,简直就比周云如和言希敏母女还要恶毒啊!

    言梓瞳的眼眸里闪烁着一簇一簇的熊熊怒火。

    高蕴音,你等着吧!

    我发誓,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一定会让你死的很惨!

    冷静,必须冷静下来。

    言梓瞳深吸一口气,重重的闭了一下眼睛睁开后,一片精芒乍闪。

    想到做发型的时候,有几个定型的夹子。

    杨立禾有教过她怎么用一根细铁丝开锁。

    直接拿下一个夹子,拉直,开锁。

    “咔!”

    传来开门声。

    言梓瞳这边的锁还没打开,房间里的门打开。

    如她所想,那个在里面的房间里发出低吟声的男人正是本应该在院子里与沈从嫣一起接受祝福的新郎高湛。

    高湛在看到言梓瞳时,微微的顿了一下,眼眸一片深沉郁淬的直视着她。

    言梓瞳有那么瞬间,手里的动作也僵住了。

    但是,却也只是那么一秒钟的功夫而已,理智让她没时间怔顿,她必须马上离开这里。

    她敢肯定,马上就会有人过来,过来“捉奸”。

    高湛的双眸一片赤红,如淬了火一般。

    他此刻的眼神是很复杂的,欲望中又带着恨意,却又充斥着浓浓的窃喜。

    大步朝着言梓瞳走来。

    “咔!”

    言梓瞳将锁芯打开。

    以极快的速度拉起门把手,想要打开房门,离开。

    但是,一只大掌却快她一步,制止了她。

    “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