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77章 小野猫一般的爪子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5:16本章字数:2009字

    言梓瞳偎在容肆的怀里,笑的一脸优雅又温和还不失友善的说道。

    但这话中的意思,那也只有高蕴音自己明白了。

    高蕴音的脸上扬起一抹干巴巴的浅笑,对着言梓瞳柔声说道,“言小姐客气了,应该的。”

    言梓瞳双朝着她意味深长的一笑后,这才与容肆亲密相拥的离开。

    高湛的视线紧紧的锁着两人的背影,眸中一片阴鸷森冷。

    ……

    容肆与言梓瞳并坐在后车座,贺车在前面稳稳的开车。

    限量版的佈加迪行驶在路面上,路边柔和的灯光映射在车身上,使的佈加迪看起来更加的高贵又优雅。如同此刻坐在车内的容肆,一身的荣华与矜贵。

    言梓瞳侧头,清澈的双眸直直的打量着他,然后与他的双眸对视。

    他的眼睛很有神,是那种如旋潭深涡一般的深不可测,让人猜透不出他心中所思所想。

    但是却又有一种一旦与他对视,就会随时被他吸附进去,然后万劫不复的感觉。

    他如帝王般的斜斜的靠着椅背,左腿翘于右腿之上,右手绕过言梓瞳的背搁于椅背上,左手放于膝盖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敲着自己的膝盖。

    如黑曜石一般的双眸,灼视着她,不达底部。

    凉薄的唇抿成了一条细线,性感而又感性,就那么一眨不眨的盯着言梓瞳。

    言梓瞳的唇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微笑,不紧不慢的说道,“容总,为了配合你今天的行动,我差一点把自己都给搭进去了。作为一个有良心的老板,是不是该对你的下属有所表示呢?”

    “表示?”容肆轻轻的咀嚼着这两个字,深不可测的双眸凉凉的直视着她,不紧不慢的说道,“刚才在高家的时候,我表示的还不够明白吗?”

    言梓瞳漂亮的双眸如夜明珠一般的迎视着他,弯起一抹嫣然的巧笑,柔声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容总说过:言语上的行动太过虚伪,实际行动更加来得实际。所以,还请容总以实际行动来表示一下你对员工的关心。”

    前面贺石很识趣的将拦板升起。

    言梓瞳见贺石将拦板升起,正欲出声之际,却是只觉得面前一张放大的俊脸覆来。

    然后她还没来得及作反应,唇被人攫住了,而她整个人被他捞进了怀里,接着是仰躺于他的腿上。

    他就这么毫无顾忌又肆无忌惮的将她扣住,覆住,索吻,汲取着她的芳馨。

    “唔……”言梓瞳轻吟出声,想要抗议,但是却起不到一点作用。

    男人和女人,不光只是在床上的时候,是有区别的。在体力上也是有很大程度的区别。

    她的双手被他反剪于身下,他仅用一只手便是将它们固定住了。

    他的另一只手扣着她的腰,大手直接袭来,像是要打她似的。

    她的身材很好,这一点他是很清楚的。

    该有肉的地方有肉,不该有的地方,绝不多一点。

    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在她面前,总是无法抑制与自控,就好似干柴遇到烈火,总是一点即燃。

    她,就是他的那一簇火苗。在她面前,他随时都会火苗旺盛。

    就好似此刻,她的肌肤如烙铁一般的被灼烫着,他能感受到这种感觉。

    言梓瞳的脸上浮起一抹火辣,浑身散发着一股燥热。

    整个人几乎都被他钳控着,根本就无法动弹。

    言梓瞳觉得,她就好似一只被他钉在案板上的青蛙,等待着他的屠宰。

    这种被动,任人鱼肉的感觉,让她很不喜欢。

    尤其是此时他还想要汲取更多,这让言梓瞳很恼火。

    言梓瞳本能的朝着他的舌头不客气的咬了下去,气愤中带着一抹惩戒。

    让他不由纷说的“侵犯”她,别以为她是这么好欺负的,可以任由他为所欲为,她偏不如他愿。

    占便宜,那就得付出代价,让你痛!

    “嘶!”

    容肆一声低呼,痛苦中却又带着一抹愉悦。

    也终于松开了那纠缠着她唇舌的唇。

    一得到自由的言梓瞳,第一件事,那就是张嘴往他的唇上毫不客气的一咬,然后愤愤的说道,“别以为人人都得顺着你!”

    “呵!”容肆轻声一笑,笑容中并没有怒意,反而多了一份惬意与欢愉。

    深邃的双眸灼灼的直视着她,低沉而又暗哑的声音响起,“小野猫一样的爪子,你说我是该给你拔了还是养着?”

    言梓瞳愤愤的瞪他一眼,“那也要你有本事拔了!拔不掉……”笑的一脸灿烂的一耸肩,“那你也只能养着了!”

    “呵呵!”容肆又是不以为意的一声轻笑,“很好!那就养着,关键的时候,还能给敌人以致命的一抓!”

    言梓瞳又是盯他一眼,从他的怀里坐起,离开,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去。

    容肆低眸垂一眼自己,此时此刻的自己显得十分狼狈不堪。

    每次遇到这个小女人,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力都在他面前土崩瓦解了,虽然看上去很弱,但却让他很开心,这种开心,是没有任何防备的。

    容肆的心里是温暖的,很有一种久违的感觉,这也让他更想和眼前这个小妞儿有更多的接触,也愿意和她在一起,那是一种身心的放松,更加的美好。

    他现在怕是离不开这个小女人了,若是她知道他现在这个想法,肯定得意得很。

    但此时此刻,他的想法是想要狠狠惩罚这个小女人。

    他的眉头有些不悦的拧了一下,深不可测的双眸直视向言梓瞳,带着浓郁的质问与责怪,大有一副让她负责消火的意思。

    言梓瞳凉凉的睨他一眼,勾起一抹挑衅般的浅笑,慢悠悠的说道,“容总是能人,收放自如肯定是没问题的,不要一出事,就往别人身上赖,这个行为可是不好的,容总,你该不会为难我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小女子吧?”

    说完,言梓瞳还很无辜的眨了眨眼睛。

    他勾唇扬起一抹邪肆而又狂佞的笑容,双眸深不可测的看着她,慢吞吞的说道,“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