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80章 恭喜你成为她的入幕之宾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5:16本章字数:2025字

    言梓瞳刚一出门,便是看到铁门外,贺石恭恭敬敬的站于车门旁,已经替她打开了车门,对着她很是恭敬的说道。

    车里坐着容肆,他膝盖上摆着一个铂金超满笔记本,正低头看着资料。

    一缕碎发垂落于额头,遮去他的眼睛。让他看起来更有一份成熟稳重之感,又还有抹不去的矜贵与高高在上,如同帝王一般的存在。

    他没有抬头,也没有转身,但是那专注的表情,却足以让每一个女人都看得入迷入痴。

    言希敏是跟着言梓瞳出来的,本想坐进她的车里,跟她去容氏的。

    当然,她这么做肯定不会是因为姐妹情深,而是别有目的的。

    但是,刚一出门,听到有人喊“言小姐,请上车”,本能的转眸望去。

    于是,看到一个冷冽如冰的男人,站于车门打开车门。

    车内,坐着容肆。

    尽管,他没有抬头,但是仅只是这么一瞥眼,便足以让她的心跳急速的加快。

    她就好似被人射中了心脏,整个人在这一瞬间如激光电石一般,就这么被容肆深深有吸引了。

    言希敏发觉,自己竟是在这一瞬间,就爱上了这个男人。

    这个男人,简直比高湛还有吸引力,还有魅力。

    他就好似上神一般,降临于她面前,让她不由自主的看上他。

    她就那么呆呆的,痴痴的,傻傻的站于原地,一眨不眨的盯着车子里的容肆。

    言梓瞳在看到贺石的那一瞬间,脸上流露出一抹愕然与诧异,然后是一脸疑惑的看向坐在车内的容肆。

    容肆正好在这个时候抬头,于是四目相对,有一抹电流悄然无声的在两人之间划过。

    他合上笔记本,修长漂亮的手朝着言梓瞳招了招,“上车。”

    言梓瞳身后的言希敏呆呆的看着他,他的一言一行,都是那么的扣动她的心弦,就好似钢琴师在弹奏着琴键一般,每一个字都是一个音符,敲击着她的心房。

    言希敏只觉得自己的心在“扑扑扑”的狂跳着,好像就要从嗓子口跳出来一般。

    此刻,她的两腿都微微的有些摇晃,有些站立不稳。

    言梓瞳微微转身,看向站于她身后的言希敏。

    嗬,她都看到了什么?

    一个活生生的花痴,就那么站于她的面前。

    她就那么一眨不眨的直勾勾的盯着容肆,就差嘴角流下一行口水了。

    言梓瞳的唇角勾起一抹嗤之屑的冷笑,在笑着言希敏,笑她的花痴与变速之快。

    昨天还一副全身心都扑在高湛身上,这会却是这么快的转移到容肆身上了。

    哦,对!

    前天,她还一门心思都扑在欧竞辰身上。

    这变恋的速度,简直比翻书还快啊!

    朝着她冷冷的勾唇一笑,迈步朝着车子走去。

    倒也是一点也不扭捏的弯身坐进去,贺石替她关上车门。

    言希敏还没反应过来,还站于台阶上,一脸痴傻状的看着这方向。

    直至贺石将车启动开走,言希敏才回过神来,朝着屋子里一声尖叫,“爸,妈。容少来接言梓瞳,他竟然亲自来接言梓瞳!”

    车内,言梓瞳侧身,细细的打量着容肆,脸上的表情很是怪异,就好似看怪物似的。

    容肆将笔记本往边上一放,双手往自己的胸前一环,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缓声说道,“怎么?我不过来接你上班而已,至于你用这异样的眼神看我?”

    言梓瞳勾唇一笑,摇头,“不!我用异样的眼神看你,并不是因为你来接我上班。”

    “哦?那是因为什么? ”容肆扬起一抹雅痞之笑,饶有兴趣的问。

    “那是因为,你入了言希敏的眼睛。”边说边很有礼貌的伸出自己的右手,继续笑盈盈的说道,“恭喜你,容总。你将会成为言希敏的第N个入幕之宾。”

    他依旧双臂抱胸,胸上的笑容深不可测却又意味深远。

    那一双如鹰一般的锐眸,微微的眯起,漾着一抹隐隐的危险气息。

    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她,慢条厮理的说道,“你的言外之意是让我解决了她?”

    “呵呵!”言梓瞳愉悦一笑,若无其事的一耸肩,“抱歉,容总,我可没这意思。再说了,她可是我的妹妹,你被她看上了,那可是喜事一桩。这样,我的危险就自动解除了。”

    容肆抿唇一笑,“那真是让你失望了,我不觉得这是一件好事。还有,你的危险系数只会增加不会减少。所以,你现在要做的是,自求多福吧!”

    言梓瞳冷冷的瞥他一眼,“真是一点也不会怜香民惜玉啊!”

    容肆却是邪佞一笑,“不!这一点,我做的相当不错!你应该是最深有体会的。”

    言梓瞳的脸上浮起一抹红晕,然后是狠狠的剐他一眼。

    前面,贺石拿自己完全不存在,直接无视这两人的暧昧对话,十分专注的开着车。

    ……

    高家

    高蕴音正打算出门,被老太太唤住,“音音,等一下。”

    “奶奶,你有什么事吩咐?”高蕴音一脸乖巧温柔的看着老太太。

    高蕴音是老太太小儿子的女儿,但是夫妻俩在二十年前,飞机失事双双遇难了。

    那时候,高蕴音才五岁。

    夫妻俩膝下就这么一个女儿。

    高蕴音基本上是易美玲这个大妈带大的,跟高湛还有高玉瑾从小一起长大。

    所以,和易行知还有容肆也是很熟的。

    容桦与覃天恩斗了半辈子,谁也不让谁。

    容桦想容肆娶高家的女儿,高玉瑾是她看中的最佳人选。

    两人又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可以说是青梅竹马。

    但是,身为容肆生母的覃天恩,自然是希望他取唐家的女儿唐棠的。

    最痛苦的莫过于高蕴音了,没有人知道她心里也是深爱着容肆的。

    现在好不容易等来了这么一个机会,却是半路杀出一个言梓瞳来阻了她的路。

    这能不让她恨透了言梓瞳吗?

    “跟我来房间,我有事问你。”老太太看着高蕴音沉声问。

    “好。”高蕴音应声,跟在老太太身后上楼进屋。

    “奶奶,您有什么要问我的?”

    “你喜欢容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