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82章 脸怎么这么红?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5:16本章字数:2017字

    高蕴音一副讥嘲的问。

    尽管她知道,言希敏与言梓瞳姐妹的关系并不怎么样,但是所谓的防人之心不可无,她是绝对不会轻易相信一个外人的。

    “呵呵,”言希敏一声轻笑,带着一丝不以为意,缓声说道,“高小姐,我和言梓瞳虽然是姐妹,但是从小到大我们俩都不对盘。如果说这个世上我最讨厌憎恶的一个人是谁,那就一定是她言梓瞳。看着她倒霉或者不开心,我心里就特别的爽。”

    “所以,我也只是你的一个跳板而已?”高蕴音似笑非笑的说,“你只是想利用我达到你的目的而已,那我为什么要与你为善呢?”

    “怎么会是利用呢?”言希敏又是呵呵一笑,“应该是相互帮忙与合作。你拿到你想要的,我拿到我想要的,这不是两全其美的吗?”

    “那你想要什么?”高蕴音反问。

    “我想要把言梓瞳踩于脚底,让她匍匐在我的脚下,让她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贱人,人人喊打。”言希敏咬牙切齿的愤愤道。

    “哦?”高蕴音低笑,“所以,你想要怎么与我合作?”

    “我知道,言梓瞳现在已经无耻的攀上容少了。她现在仗着有容少给她撑腰,眼睛已经长到头顶了。高小姐现在最希望的应该就是如何把言梓瞳赶离容少的身边,我有办法!”

    言希敏一脸信心十足的说道,眼眸里闪着阴狠与冷戾。

    “是吗?你有什么办法?”高蕴音不紧不慢的问。

    “高小姐中午有空吗?如果方便的话,还是在上次的餐厅,我们见面再聊如何?”言希敏试探性的问道。

    高蕴音勾唇一笑,笑的很是诡异,“好啊!”

    “怎么样?那姓高的答应了没有?”言希敏一挂了电话,周云如便是急急的问。

    这主意是周云如想出来的,言希敏可没有这么好的脑子。

    言希敏点头,笑的如花般灿烂,“嗯,她答应了。妈,那我接下来该怎么办?”

    周云如阴森森的一笑,看着言希敏温声说道,“接下来,那当然是让言希敏离开容少的身边。”

    “妈,这我知道啊!可是,我们能有什么办法让她离开?”言希敏一脸困惑的问。

    周云如脸上的笑容更加的冷了,“我们没有,但是高蕴音有。”

    “啊?”言希敏有些震惊愕然的看着她,讷讷的问,“妈,那你刚才还跟我说,我们有办法?我都已经跟高蕴音说了,那一会中午去的时候,我说没办法,得她自己去想。那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她显的有些不悦,脸颊气鼓鼓的看着周云如。

    周云如却是神秘一笑,拿手指点了点她的额头,“你啊你,怎么脑子就这么不会转弯呢?我们是有办法,但是没说我们去执行啊!我们只要把办法告诉高蕴音,让她自己去行动不就行了?”

    “妈,那是什么办法?”言希敏一脸兴致冲冲的看着周云如问。

    周云如抿唇一笑,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你中午去的时候,这样……”

    言希敏的脸上扬起了花一般的笑容,然后不住的点头,“妈,你真是太有办法了。嗯,我知道了。这回还看她言梓瞳能有什么办法。哼!”

    周云如很是疼宠的戳了戳她的脸颊,轻声的怨嗔,“你啊,多走点心。别总是一副心不在蔫的样子。你也别以为言梓瞳的那么好对付的。你看她,以前闷声不吭的,还一副好欺负的样子。现在却是一鸣惊人,三两下的就把你给整了。”

    “哼!”言希敏愤愤的憎哼着,“所以,我现在会连本带利的还给她。我就不信了,她能逃过一次,还能逃过两次了。这次我非得把她送上男人的床不可!”

    说最后这句话时,她的脸是面止可憎的,也是扭曲的,一副恨不得把言梓瞳给生吞活剥的样子。

    “敏敏,听妈的,这次你就把她送到欧竞辰的床上。”周云如一脸狠绝的说道。

    “妈,为什么?”言希敏很不甘心的样子,“我可不想便宜了她!我要把她送到一个丑陋无比的男上床上,那个男人还是一个老男人,身上的肌肤都是松驰的,牙齿也掉光了,头发也掉光了。只要一想到她被这么一个老男人压在身下,我就开心的不得了!”

    “不!”周云如毫不犹豫的否决她的想法,“你不能这么做。这次,你还只能便宜她,让欧竞辰把她给睡了。”

    “为什么?”言希敏一脸很是不甘又怨愤的瞪着周云如。

    “为了你好。”周云如一脸认真的说道,“这样,欧竞辰才会记得你的好。对你接下来才会有帮助。她的第一次必须是欧竞辰,至于后面是谁,那就看我们高兴了。”

    言希敏突然间恍然大悟了,连连点头,对着周云如一脸兴奋的说道,“妈,我知道了。呵呵呵,我真是太开心了,只要一起到言梓瞳即将被我踩在脚底下,我就高兴!好吧,这一次就便宜她了,以后可就没那么好的事情了。我会让她一次不如一交,最后生不如死!”

    所以说,这一对母女真是有够狠毒的。

    ……

    “这不是去公司的路,现在去哪?”言梓瞳看着车窗外陌生路,转头问着容肆。

    容肆点头,“嗯,上午与人有个合作项目要谈。”

    他说的一脸淡然,没有抬头看她,视线继续对着自己面前的手提上。

    修长如钢琴师般,漂亮到几乎完全的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的敲击着。

    言梓瞳目不转睛的看着他那敲击键盘的动作,怎么看都是那般的赏心悦目。

    上天真是很不公平的,这个男人,哪哪都是最优秀的。

    他就好像是上天雕刻出来的精品,完美到没有一点瑕疵。

    怪不得会有那么多女人痴迷于他,想要成为他的女人。

    呃?

    他的女人?

    似乎她也是他的女人。

    一想到这,言梓瞳的脸不禁的浮起一抹红晕,脑子里闪过无数限制级的画面。

    “脸怎么这么红?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