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90章 这么快就蔫了!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5:16本章字数:1999字

    “谁的电话?”容肆如鹰般的双眸直视着她,沉声问道。

    电话那头的人肯定说了对她很不利的话,所以她才会有这么快的转变,甚至连考虑都不需要了,直接就答应了他的要求。

    但是,从她的神情里看得出来,她是被迫的,是无可奈何了,无计可施了才会答应他的。

    她的眼眸里流露出来的是一副凛然与绝裂,那眼神看在容肆眼里,再次给了他一抹心疼与怜惜她的冲动。

    感觉得出来,她在言家过的并不好,言越文并没有太把她当回事,甚至那一对母女肯定也做了不少伤害她的事情。

    当然,这些他都已经知道了。

    就连上次她被下药的事情,也是周云如与言希敏母女的所为。

    她们本来是要把她送上一个垂涎她美色很久的老男人的床上,但是却阴差阳错的,她上了他的床。

    他有想过为她出头,但是最终却放弃了这个念头。

    她是一只刺猬,只要微微的碰触,她那满身的尖刺立刻就会竖起来。

    她又如一只狮子,一旦你触及到她的底线,她便会毫不犹豫的咬你一口。

    她做事有自己的一套原则与自尊,似乎她更喜欢自己解决问题。

    对于她,容肆是带着欣赏的,也欣赏她的性格,这也是他提出这样要求的原因。想来,只要她愿意,她可以很好的处理好他身边的人与事。

    如果他的身边非得有一个女人,那么他很愿意这个女人是她,总比那些另有所图的人要强。

    言梓瞳面无表情的耸了耸肩,一脸冷冽的说道,“言越文。”

    她没有说“我爸”,而是直呼了他的姓名,足以可见她对言越文这个人是怀着恨意的。

    “你放心,我的事情我自己能处理。”容肆还没开口再问,言梓瞳一脸无所谓的说道,“既然答应了你的要求,我就不会反悔,我也会极力的配合你。现在能让服务员把衣服送来吗?”

    她可不想就这么穿着浴袍,与他暧昧的相处着。

    容肆点了下头,拿过手机拨了沐乔旸的号码,未等那边的沐乔旸开口直接说道,“现在让人把衣服送过来,36B。”

    36B!

    言梓瞳听着这尺码,脸上又是划过一抹红晕。

    他竟然如此准确的知道她的内衣尺码。

    “呀?不是吧?容少!你竟然这么短?这才不到半小时啊!”耳边传来沐乔旸讥诮嘲落的声音,“除去洗澡的时候,我估摸着你们俩开始的时间不超过十分钟啊!哦,天!容少,你真是太让我意外了!”

    那语气无比的落井下石又邪气十足,就好似发现了新大陆似的。

    “相信我,意外的事情还会有的。”容肆似笑非笑又意味深长的说道,说完也不管电话那头的沐乔旸到底是什么反应,直接挂断了电话。

    看一眼言梓瞳,那眼神别有深意又耐人寻味,然后迈步朝着洗浴室走去。

    “你……”他刚走出两步,言梓瞳有些欲言又止的唤住处他。

    容肆止步转身,深邃的双眸如墨石般的直视着她,“什么?”

    言梓瞳咬了下唇,然后扬起一抹淡笑,又轻松的一耸肩,随意的说道,“没什么。”

    说完朝着他又是嫣然一笑,然后转身朝着落地窗走去,背对着他站于窗前。

    她的双手紧着身上的浴袍,环胸而立。

    双眸微微的下垂,略显有些落漠的看着窗外。

    这是三楼的房间,外面是怡人优美的绿化,两排棕榈树,棕叶如针般的竖立朝上,给人一种朝气篷勃的感觉。

    容肆见她转身背对着他,又刚才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自然猜出她想说什么了。

    无非就是看着那透明如镜的墙,不好意思了,想问他能不能把那墙给恢复成实的。

    但是一想到刚才的两人之间的暧昧与火热,又无颜开口了。

    看着她的背影,容肆的唇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浅笑,转身进洗浴室,拉起刚才被言梓瞳放下的帘子。

    墙,瞬间又成了实墙。

    言梓瞳没有转身,依旧站于窗前,双眸有些落寂的垂望着窗外,表情有些漠凉与深沉。

    刚才言越文的电话里,用着几乎是命令般的语气说道:如果你还想要你母亲留给你的遗物,你就给我答应了高湛的要求。

    呵呵!

    言梓瞳冷笑,答应高湛的要求。

    高湛是什么要求?

    是要她成为他见不得光的地下情人,满足他的生理需要。

    言越文不会不知道高湛是什么意思,可是他却毫不犹豫的,完全不给她拒绝与反对的机会,就要也答应。

    这就是她的父亲,生她的父亲。但是,生了她却从来没有给过她亲情的父亲。

    怎么不让言希敏去?

    她不知道妈妈留给她的到底是什么遗物,言越文有跟她提起过,但是却从来没有告诉过她具体是什么。

    以前只是偶尔提起过,但是现在却是时不时的提起,甚至还成了威胁她的借口。

    母亲去世的时候,她五岁。

    母亲去世不到三个月,言越文取周云如进门,言希敏只比她小两个月而已。

    也就是说,言越文和周云如早就勾搭在一起了。

    她不知道,妈妈是否知道这件事情。

    如果知道,妈妈是不是很伤心。

    “叮咚!”

    门铃响起,打断她的思绪。

    言梓瞳深吸一口气,将所有沉重的心情压下,转身朝着房门走去。

    她是略有些不自在的,而且并没有完全转身,而是侧着身子的,生怕一个不小心就看到了不该看的。

    但是,她却发现,并没有如她所想的那般,看到了不该看的。

    那面墙已经不再是透明的,而是实墙。

    “嗯?”

    看着那实墙,言梓瞳的眼里隐隐的闪过一丝困惑。

    但,不管如何,既然已经发生了,那么在以后的日子里,自己多注意着点,小尽点就是了。

    长长的舒一口气,迈步朝门走去。

    开门。

    “啧啧啧,容肆这家伙真是太不解几情了。放着这么一个大美人,竟然这么快就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