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0章 晚上的时间给我留着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5:17本章字数:2027字

    言越文来不及阻止,言梓瞳已经走进容肆的办公室将手机递给了他,“我爸有事要跟你说。”

    容肆接过手机,往耳边一放,“我是容肆。”

    言越文的眉头拧成了一团,眸中流露着浓浓的不悦,但是却又不敢在容肆面前表露。

    尽管并没有面对面,但仅是听着容肆那冷洌而又阴郁的声音,言越文便是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哆索,就连说话的语气也变的有些结巴了,“你好,容少。瞳瞳的事情,还请容少高抬贵手。瞳瞳还年轻,玩不起!”

    “你的意思是,再过两年,她就玩得起了?”容肆面无表情的阴森森的说道。

    “不……”

    “既然你早点都是要让她出来玩的,那对我来说宜早不宜晚!”言越文正欲解释之际,容肆冷冷的打断他的话,如帝王般傲然而又命令般的说道。

    言梓瞳就站在他面前,听着他这话,眸色隐隐的沉了一下。

    “容少,瞳瞳还没毕业。”言越文硬着头皮用着讨好的语气说道。

    “但是她成年了!”容肆厉声说道,“还有别的问题吗?”

    “没……没了。”言越文战战兢兢的说道。

    他的话刚说完,本来还想说“麻烦容少让瞳瞳接电话”,但是容肆根本就不给他再说话的机会,直接挂断了电话。

    很随意的将手机桌子上一丢我,凉凉的瞥她一眼,“看来有进步, 知道用我这棵大树了。”

    言梓瞳弯身拿过自己的手机,笑盈盈的说道,“关键的时候,搬出你这棵大树,效果更佳。”

    容肆从椅子上站起,拿过自己的外套,对着言梓瞳说道,“走。”

    “去哪?”言梓瞳一脸不解的问。

    “现在是午饭时间了,不需要吃饭吗?”他一脸散漫的睨她一眼。

    “抱歉,我中午约了人。”言梓瞳一脸歉意的看着他。

    他勾唇挑了挑眉,一脸傲慢的俯视着她,“所以,你是在拒绝我?”

    言梓瞳盈然一笑,“可以这么说。”

    容肆的眉头蹙了一下,精湛的眼眸里划过一抹暗沉,双眸紧紧的盯着她,沉声道,“你确定?”

    言梓瞳一脸无奈又无辜的耸肩,“容总,总得有个先来后道的。我晚上没约,可以把时间给你。”

    容肆的眼眸挑了挑,一脸意味深长的看着她,勾起一抹耐人寻味的深笑,“记得自己说过的话,晚上的时间给我留着。”

    这话怎么听都有一种暧昧的意思。

    什么叫,晚上的时候给他留着?

    看着他唇角勾起的那一抹狭促而又玩味的浅笑,言梓瞳扬起一抹娇俏的浅笑,“当然!”

    “瞳瞳,一起吃饭啊。”言梓瞳从容肆的办公室走出来,高蕴音一脸笑盈盈的很是友好的说道。

    言梓瞳回以她一抹友好的微笑,“抱歉,我有约了。下次。”

    说完拿过自己的手机和包,再次朝着她勾唇一笑后离开。

    言梓瞳刚走出公司大门,便是看到杨立禾的那辆白色小现代。

    “嘿,宝贝!”看到言梓瞳,杨立禾朝着她挥了挥手,笑容灿烂的打着招呼。

    这个风骚的女人,今天穿的十分妖娆又勾人。

    一条紫罗兰色的紧身缕家超短裙,而且还是深V领的,隐约都能看到她那条深深的沟壑。

    烫了一个大波浪的卷发,斜披于左侧,倒是恰到好处的遮去了她那深V领外露的春光。

    脚上穿了一双镶满水晶的高跟鞋,与裙子同色系的。

    “穿的这么风骚,也不怕走光啊!”言梓瞳坐进副驾驶座,嗔她一眼。

    杨立禾挑眉妖妩一笑,“在你面产,我还怕走什么光?你又不是没看过!”

    言梓瞳没好气的再嗔她一眼,“别说得好像跟我有腿似的,我很正常的。”

    “嗯哼!”杨立禾启动车子,脸上的笑容千娇百媚又透射着暧昧,朝着她抛了个媚眼,嗲嗲的说道,“当然,我知道你现在已经是容总的人了。So,你不用再我面前强调这个事情的。你知道的,单身狗对于这方面总是很敏感的。”

    “你要的话,你拿走好了!”言梓瞳一脸很大方的说道。

    “No!”杨立禾右手手指摇了摇,一脸很有原则的说道,“这是原则问题,我不是建筑工人,不喜欢的挖墙的。建筑工人这个行当,还是比较适合你家的那一对女母。她们天生就是这方面的人才,无师自通的。”

    “所以,我现在要给她们一个机会,让她们在这一行业上成为出色的佼佼者。”言梓瞳笑的一脸神秘又诡异的说道。

    “呵呵,”杨立禾轻笑两声,转眸看着她,“我说,亲爱的,你真的这么决定了?”

    “嗯哼!”言梓瞳应声,“当然,她们不是一直都在找机会吗?我得成全她们,要不然就看着她们在那里跳着,不给她们鼓鼓掌,她们会很没有成变感的。”

    “好吧!”杨立禾扬起一抹如狐狸般的奸笑,“我承认,你说的是对的。我也很期待呢!就是不知道,你那没人性的父亲如果知道的话,会不会气的把你卸了呢?”

    “卸?”言梓瞳一脸嗤之不屑的哼道,“有容肆这棵大树站着,他倒是敢?更何况,他现在还不敢得罪高湛。不管是高湛还是容肆,他都得罪不起的。所以,他就算再气再怒,他也只会往肚子里咽的。”

    “嗯哼!”杨立禾耸肩一笑,“希望他不会因此而气的撑破了肚皮。但是,瞳瞳,你真的肯定这事是他们搞出来的吗?万一你判断错误了呢?”

    “你不是说了嘛,言希敏已经与高蕴间狼狈为奸了?”

    “对,亲耳听到,亲眼看到的。”

    “那不就行了!相信我,这次我会让周云如和言希敏母女后悔莫及!”

    “OK!我很期待!”

    言梓瞳朝着后视镜瞥一眼,镜子里那辆银色的宝马车从她坐上车后就一直跟着她们后面。

    “很好,鱼儿已经上钩了。”言梓瞳的眼眸里漾起一起狡黠而又诡异的森笑。

    言梓瞳的手机响起,她拿过接起,“喂。”

    “瞳瞳,你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