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2章 你说什么,我都照做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5:17本章字数:2008字

    一听到拔舌头,言希敏本能的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就好似下一刻言梓瞳就会真的拔了她的舌头一般。

    “嗤!”杨立禾见此,一脸嘲讽的轻笑出声。

    就她这怂样,还敢装凶?

    说实话,十个言希敏也比不过一个言梓瞳。要说狠,言梓瞳狠起来,那真是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言梓瞳对着杨立禾使了个眼色后便径自朝着言希敏的车走去,拉开车门坐进副驾驶座里。

    而言希敏竟然还呆呆的捂着自己的嘴巴站于原地,没有要朝着车子走去的意思。

    杨立禾朝着她又是丢去一抹嫌弃而又鄙视的眼神后,开着车子离开。

    “还不过来开车!”言梓瞳朝着言希敏冷冷的呵道。

    言希敏这才回过神来,然后是一脸怨愤又不甘的朝着言梓瞳狠狠的剐一眼,朝着驾驶座走去。

    坐在车椅上,双手握着方向盘,侧头如杀猪般瞪视着言梓瞳,“言梓瞳,你别太得意了,一会你看爸爸怎么收拾你!”

    言梓瞳勾唇阴恻恻的一笑,扬手……

    言希敏本能的就是双手往自己的脸上捂去。

    “收拾我?”言梓瞳嗤之不屑的睨视着她,将她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遍,最后将视线落在她的头顶,阴森森的说道,“看来,上次的拔毛还没让你长记性啊!一个多月过去了,是不是已经长出一点了?”

    边说边将视线移到她的两腿间,阴幽幽的继续说道,“我是不是该帮帮你?”

    言希敏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一脸惊恐万分的看着她,“言……梓瞳,你敢!”

    “呵!”言梓瞳冷冷的一笑,“我有什么不敢的?我有靠山,不管是易行知还是容肆,哪一个你敢得罪?你有吗?言希敏,我告诉你,我要想捏你死,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不信你可以试试!”

    这一点,言希敏是不敢否认的,而且还深受其害。

    只要一想到上次那一根一根拔毛的痛苦,言希敏就觉得浑身的毛孔都在刺痛。然后是一股羞愤又怨恨的情绪在心底升起。

    那本来就是最脆弱和敏感的地方,那一根一根的拔除,那种痛苦可想而知。

    简直就是生不如死,好几次她都想晕死过去。

    可是偏偏那痛又还不致于到晕死的程度。

    她就那么双手双脚呈一个大字开绑在床上,一丝不挂的坦露于人前。

    那一种羞愤感,真是恨不得翻倍的在言梓瞳身上拿回来。

    易行知那就是一个恶魔,一个做事全凭他喜好而为的恶魔。

    还有那个容肆,更是阴沉的可怕,他就像是一个地狱里的阎王,整个人浑身散发着一种阴戾。

    易行知还喜怒哀乐全都在脸上,但是容肆的脸上却看不到一点表情。

    听着言梓瞳说她现在有易行知和容肆两个靠山,言希敏冷不禁的又是一个颤栗。

    但是,随即心里便是扬起一抹得意而猖狂。

    言梓瞳,你等着吧!

    很快,你就笑不出来了。

    等你被欧竞辰和高湛都睡了,我看你还有什么资格笑!容肆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护着你!

    到时候,你就是一堆垃圾!

    言希敏驱车朝着至尊金顶的方向驶去。

    五楼包厢

    欧竞辰正一脸惬意而又期待的坐在椅子上,背着椅背,手里端着一个高脚杯,轻轻的摇晃着杯子里的红酒。

    显然心情很好。

    他的唇角都是微微上扬的,眼眸里流露着一抹流氓味十足的欲望。

    “咔!”

    传来转锁的声音,然后是门被打开。

    欧竞辰激动的立马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朝着门的方向走去。

    言希敏与言梓瞳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看到言梓瞳的那一刻,欧竞辰眼里的那一抹欲望与期待毫不掩饰,就这么一脸贪婪的直视着言梓瞳。

    “瞳瞳,你来了。”他笑的有些不可抑制的看着言梓瞳。

    言梓瞳环视了一圈偌大的包厢,然后转眸向言希敏,冷冷的问,“这就是你说的,爸爸要见我?爸爸呢?”

    言希敏面无表情的朝她一哼,“哼!爸爸说,你先和竞辰相处着,他一会就到。我不打扰你们了!”

    边说边朝着欧竞辰使了个眼神,然后又似想到了什么,对着言梓瞳大声说道,“言梓瞳,你最好按爸爸说的,要不然你说了,对你不客气!”

    说完,一个转身以极快的速度离开。

    “瞳瞳,我很高兴,你还愿意来见我。”欧竞辰一脸谄媚又讨好的看着言梓瞳,双眸直勾勾的又贼兮兮的看着她。

    特别是在看到言梓瞳那微露在领外的精美琐骨时,竟是猛的咽了一口口水。

    “什么事?说吧!”言梓瞳冷冷的面无表情的看他一眼。

    欧竞辰转身从桌子上拿过一杯酒递于她面前,笑盈盈的说道,“先喝杯酒。我这次是真心诚意的想和你聊聊我们之间的事情。我知道以前都是我不对,瞳瞳,你说要怎么做,你才会原谅我?只要你说得出,我就一定做得到。”

    言梓瞳接过他递过来的酒,眼角不着痕迹的朝着桌子上另外那杯他喝过的斜了一眼。

    然后又转到他的脸上。

    他的脸上并没有任何不对劲。

    所以,桌子上的那杯酒是肯定没问题的。

    但是递给她的这杯酒就一定是有问题的。要不然,言希敏又怎么会费这么大的劲呢?

    朝着他勾起一抹浅浅的微笑,双眸弯弯如水般的与他对视。

    看着她此刻的表情与眼神,欧竞辰的心猛的扑跳着,身体更是一阵燥动,更有一种马上就想把她扑倒,然后狠狠的疼爱她一翻的冲动。

    “只要是我说的,你都会做?”言梓瞳缓缓悠悠的问,手里轻轻的晃动着杯子里的酒。

    欧竞辰重重的点头,喉结滚动了一下,“是,只要你能原谅我,我们能重归于好。你说什么,我都照做。”

    言梓瞳勾唇一笑,然后右手搓了搓自己的手臂,“好像有点凉,能把温度调高一点吗?”

    “好,等下。”欧竞辰去调温度。

    言梓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两杯酒调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