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5章 言希敏,你这个孽障!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5:17本章字数:1980字

    言越文听到高湛的声音,还以为是高湛已经得到了言梓瞳。

    咧起一抹讨好的笑容,对着高湛点头哈腰般的说道,“只要高总喜欢就行了,这都是我应该的,应该的。”

    “哼!”高湛冷冷的哼的一声,然后重重的挂了电话。

    言越文听着耳边传来的“嘟嘟”忙音,那笑的一脸谄媚的脸浮起一抹不解的表情。

    怎么,高湛的声音听着,似乎有些不太高兴的样子?还很生气?

    越想越觉得有些不太对劲,这他给高湛打电话过去到现在好像都不到一个小时啊!

    除去他前往至尊金顶路上花去的时间,这……是不是也太快了一点?

    半个小时都不到?

    高湛竟是快手一族吗?

    还是别的意外?

    意外?

    言越文一起到这两个字,眼皮扑扑的跳了两下。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顾不得多想,赶紧给言希敏打了电话过去。

    “爸,爸爸……”言希敏抽泣的声音传来。

    言越文的心头一跳,那种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冷着声音沉声问:“怎么回事?是不是出什么意外了?是不是没把言梓瞳送上高湛的床?”

    “爸爸,我……爸爸……呜……”言希敏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结结巴巴的咽呜着,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该是怎么办。

    欧竞辰已经一动不动的躺着了,他的脸上还是痛苦的扭曲的表情,他的双手还捂在自己的命根上。

    “哭什么哭,到底出什么事了,给我说清楚!”言越文朝着她怒声大吼。

    他肯定,一定是出大事了。

    “爸爸,我……我也不知道,欧……欧竞辰不会动了。”

    “什么叫不会动了?啊!”言越文一听这话,整个人“腾”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大声的朝着言希敏大吼。

    “言总,不好了,出事了!”秘书急急的推门进来,手里拿着一个平板,脸上满满的都是汗。

    “什么事?”言越文有些不悦的瞪一眼急急进来的秘书,“不知道敲门吗?”

    秘书将手里的平板往他面前一递,示意他自己看。

    言越文看到里面的画面时,差一点一口气没噎住,一口血也差一点喷出来。

    那是一段视频,地点就是至尊金顶的正门口,尽管“至尊金顶”四个字被码塞克掉了,但是有身份的人,谁还不认识至尊金顶这个高档到令人仰望的地方吗?

    车门开着,里面的两个人激情而亢奋,言希敏的叫声一声比一声高。

    每一声都下贱到几乎不堪入耳。

    还有欧竞辰那粗犷的喘息声,也与言希敏那高亢的叫声混杂着。

    视频里,还有不断的闪光灯亮起,还有杂乱的声音。

    偏偏车子里那两人却是一点也没有被影响到,该是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视频已经彻底的疯了,点击疯狂的上涨,简直跟坐火箭一般的直线往上。

    下面的留言“唰唰唰”的滚动着,一条留言停留的时间竟是连一秒钟都不到。

    全都是一片唏嘘与质骂的,原来有钱人竟是这般的豪放啊!

    车震震到这个程度,那也是前古人后无来者了啊!

    言越文的脸已经铁青到发白了,看着视频里的言希敏,手背上的青筋都凸起来了,眼眸里更是闪烁着熊熊的怒火。

    “言希敏,你这个孽障!”言越文朝着电话那头一声咆哮后,将手机重重的往墙壁砸去。

    手机瞬间就四分五裂。

    言越文的眼眸一片阴郁如地狱里爬出来的阎王一般,冷冷的很是骇人与恐怖。

    “给我查,谁发的视频,我让他好看!”言越文对着秘书狠狠的说道。

    秘书赶紧点头,“知道了,言总,我这就去。”

    “啪!” 言越文重重的一拳击在桌面上,“该死的,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我就不该是相信你。”

    “言越文,你真是养了一个好女儿!”

    高湛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

    言越文冷静下来了,往椅子上一坐,开始细细的着磨着高湛的这句话,回味着他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口中的这个女儿到底是言希敏还是言梓瞳。

    对!

    言梓瞳,她呢?

    为什么没有一点她的消息?

    敏敏不是说,她有办法把言梓瞳送给高湛的吗?

    她说了,会让高湛看到欧竞辰对言梓瞳不轨,然后高湛会痛打欧竞辰,再接着是带着被欧竞辰下药的言梓瞳。

    他会将怒意发泄在欧家,所以他言家在高湛的面前,就不会再有任何风险了。

    可是,现在为什么是敏敏和欧竞辰在一起?

    还有,高湛说那话是什么意思?

    言越文越起越不对劲,总觉得这事和言梓瞳脱不了干系。

    会不会是她动的手脚?

    拿过桌子上的座机,拨通了言梓瞳的号码。

    “喂,爸爸。”言梓瞳很快接起电话。

    “你在哪?”言越文冷声问。

    “刚和容肆吃完饭,准备回公司继续上班啊。爸爸,找我有事吗?早上的事情,容肆不是都跟你说清楚了吗?爸爸要是还有什么疑惑的话,我可以让容肆再跟你解释一遍的。”

    言梓瞳说着很是无辜又无害的话语,与她面对面坐着的杨立禾朝着她竖起一个大拇指,以示对她的赞赏。

    嗯,睁着眼睛说瞎话,而且还不带眨下眼与脸红一下的,除了言梓瞳也就没有第十个人了。

    言梓瞳回以她一抹娇艳又妖娆的浅笑。

    “容肆,我爸……”

    “不用了,容肆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不用再解释了。”言越文一听言梓瞳打算又让容肆来接电话,急急的说道。

    “哦,那就是爸爸已经都明白了。容肆说了,让我今天就搬去他那边住呢。爸爸,那我今天就不回家了。我有时间容肆同意的话,我会回来看看你们的。你知道的,容肆这个人很霸道的,他说的话,可容不得我反对呢!爸爸,我这么委屈求全的也是为你和言家好。要不然,我怎么可能会答应跟他同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