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9章 想过河拆桥?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5:17本章字数:2035字

    言梓瞳朝着他颔首一笑,对着电话那头的沐方说道:“抱歉沐董,如果您要谈合作事宜的话,我很乐意在工作时间跟你谈。但是现在,抱歉,下班时间到了,所以我们再约。”

    “哈哈……”沐方轻笑两声,用着有些愉悦的语气说道,“好,那我等着你约我,希望别让我等的太久了。”

    说完,倒是很主动的挂了电话。

    言梓瞳随意的一耸肩,唇角勾起一的抹迷之从容淡定的浅笑,关机,拿过自己的包准备下班。

    “瞳瞳,你和容总……”言梓瞳刚走至电梯前,高蕴音走至她身边,在她耳边用着很轻又很神秘的语气问,“住在一起了吗?”

    这句话,她的语气听起来有些不自在,似乎在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贺石已经先下去了,所以这会电梯前也就言梓瞳与高蕴音两人,是以高蕴音才会问这话。

    这要是贺石在的话,估计她碍于容肆的威凛不敢问这话。

    言梓瞳轻描淡写的看她一眼,扬起一抹轻松的浅笑,“你怎么会这么想?我有哪里表露出来我们同居的信息吗?”

    电梯门打开,言梓瞳迈步进去。高蕴音跟着进电梯,朝着言梓瞳勾起一抹干巴巴又很假的笑容,讪讪的说道,“抱歉,是我误解了。不过贺石的话真是很容易让人产生误解的呢!”

    言梓瞳笑笑,并没有接话。

    电梯内,一时之间有些诡谧的静。高蕴音一时之间也找不到话题了。

    直至电梯在一楼停下,开门,两人这才对视一笑,言梓瞳迈出电梯,高蕴音继续下负一楼地下停车场。

    “言小姐,请上车。”言梓瞳正打算朝着车站去,去坐公车,贺石出现在她面前,拉开车门,一脸恭敬的对她说道。

    车内,容肆已经坐着,见她一脸迷茫的样子,勾起一抹雅痞的邪笑,“怎么,忘记自己中午说的话了?”

    中午说的话?

    言梓瞳猛然想起,她说过晚上的时间都会给他留着的。

    卧糟!

    要不要这么好记性的啊?

    “上车!”见她脸上的表情有所松懈,容肆朝着她一脸平淡的说道。

    言梓瞳无奈,只能咬牙硬着头皮上车。

    还有,她今天已经跟言越文说了,她现在已经是容肆的人了,两人也已经住一起了,所以那个家她是不会再回去了。

    她本来是想,直接去杨立禾那里住的,这下好了,想也不用想了,直接被他给堵死了。

    怪不得刚才下班时间一到,贺石就这么尽心的提醒她下班时间到了。

    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她呢!

    贺石关上车门后,启动车子朝前驶去。

    容肆没有说话,而是用着意犹未尽又高深莫测的眼神直直的盯着她。薄而性感的唇角噙着一抹神秘而又满意的浅笑,深邃的眼眸更是如黑曜石一般,熠熠生辉。

    言梓瞳扬起一抹讪讪的干笑,有些硬邦邦的睨他一眼。

    “怎么,这是打算利用完了,就过河拆桥的把我踢开了?”他斜斜的靠在车椅上,右腿搁在左腿上,单臂环胸,左手搁于膝盖上。修长漂亮到几乎完美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敲着自己的膝盖,就那么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言梓瞳勾唇扬起一抹娇艳灿烂如花的浅笑,漂亮的双眸闪闪的凝着他,缓声说道,“怎么会呢?我可是一个饮水思源又有恩必报的人,从来不做那些不道德的事情的。”

    “是吗?”容肆弯唇,唇角那一抹邪佞更加的深远了,“很好!记得自己说过的话。”

    “我一直都记得自己说过的话。和沐云山庄的合作计划书已经做好了,就刚才沐方给我打了电话,我觉得就这几天,这个合作项目就可以落实了。”

    言梓瞳一脸正色的看着容肆说道。

    容肆点头,“嗯,既然这个项目交给了你,那就全权由你决定。”说到这,微微的顿了一下,似是略有些疑惑的看着言梓瞳,思衬了片刻之后问,“你以前见过沐方?”

    “没有!”言梓瞳毫不犹豫的说道,“他这样身份的人,怎么可能是我认识的?就算认识,言越文也应该介绍给她的宝贝女儿言希敏的。”

    “嗯。”容肆轻应,不过表情却是有些思沉的样子。

    昨天,沐方的表现太过不正常了,尽管他一直都表现的很正常,但就是因为太过于正常了,反而就是不正常了。

    一直来,他都是不同意山庄建高尔夫球场的,但是言梓瞳出现后,他却突然间说可以考虑了。

    所以,这事与言梓瞳有关系。

    今天他还这么急的给她打电话。

    “沐方的电话,他有提起合作项目吗?”容肆问。

    言梓瞳摇头,“没有,他说想约我一起吃顿饭。”

    她的眼眸里划过一抹精光,一脸严肃而又认真的看着他,沉声问,“我想问一下,沐方是个怎么样的男人?”

    “很正经又很低调的成熟稳重的老男人,和他儿子沐乔旸完全不是一个样子的。与他太太很恩爱,是一对模范夫妻,就差给他们颁一个大奖了。”容肆沉声说道。

    言梓瞳的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轻轻的咬着自己的下唇,似是在思考着问题,然后又问:“所以沐乔旸的名字里取了他们夫妻两人的姓?”

    容肆有些欣喜的点头,“没错。”

    “他母亲是不是长的很漂亮,跟个古典美人似的,温婉怡人?” 言梓瞳继续说道。

    容肆清洌的双眸直视着她,似是想从她的眼眸里看出什么来,沉寂了十来秒钟后才缓声问:“别告诉我,你见过她!”

    言梓瞳勾唇扬起一抹悠然的浅笑,“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我应该见过了。”

    “什么时候?”容肆沉问。

    “昨天,我还见过你的母亲了。”

    容肆的脸色微微的往下沉了几分,眼眸亦是一片阴郁冷冽,浑身更是散发着一抹森寒。

    如鹰般的利眸就那么阴恻恻的锁视着言梓瞳,声音寒冽而又犀利,“所以,你想表达什么呢?”

    “你不觉得应该带我去拜访一下你的母亲,以示对她的尊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