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1章 我有说是要做动作?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5:17本章字数:2039字

    言梓瞳有那么一瞬间的怔愕,随即扬起一抹娇艳的浅笑,“洗澡不是问题,但如果容总的重点是洗澡后的运动的话,我很歉意的告诉你,此项运动无法进行。因为我家亲戚今天早上来探亲了。当然,如果容总不介意浴血奋战的话,我也只能配合。”

    边说边很多无奈的一耸肩,脸上的笑意还是那般的清澈与明亮。

    容肆的眸色隐隐的往下沉了几分,看着她的眼神很是复杂,长长的呼出一圈白烟,唇角勾起一抹森寒。

    好半晌后才对着她不紧不慢的说道,“似乎你比我还心急?我有说是要做动作?”

    边说边很是优雅的从沙发上站起,很是从容的朝着她迈进两步。

    与她之间的距离仅不过两个拳头而已。

    他居高临下的瞰视着她,眸光清洌而又平静。

    她微仰头,能从他的眼眸里清楚的看到两个小小的自己。

    他那薄而性感的唇噙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弧度,玩味中带着一抹狭促,就那么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暧暧的气喷在她的脸上,夹杂着一丝烟草味。

    他总有一种强大的气场,可以将她包围于这气场内,让她莫名其妙的被他所吸引。

    她的心跳有些加快,特别是在看到他那如旋涡一般的眼眸时,更有一种被他吸附进去的强烈错感。

    言梓瞳本能的往后退两步,与他之间拉开一定的距离,深吸一口气,故作镇定的说道,“很抱歉,是我会意错了。”

    容肆勾唇一笑,“洗澡,换衣服,陪我去餐厅吃饭。”

    靠!

    言梓瞳终于忍不住爆粗了。

    要不要说的这么晦暗的?果然,阴暗的人,说出来的话就别想有多阳光。

    言梓瞳手机响起的时候,她与容肆正在餐厅吃饭。

    偌大的餐厅,长长的西式餐桌,就她和容肆两人。

    两人面对面的坐着,言梓瞳默不作声的切着牛排,低头自顾自的吃着。

    容肆也没有出声,偌大的餐厅里就只听到隐隐的刀叉与盘子的摩擦声。

    言梓瞳觉得这局面怎么都十分局促又尴尬,更有些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到底想要干什么。

    直至手机铃声骤然响起,打破了这一刻的静谧。

    手机是言梓瞳的,这骤然又突兀的铃声响起,令容肆略感到有些不悦,隐隐的蹙了下眉头。

    “抱歉。”言梓瞳一脸歉意的说道,放下手中的刀叉,拿出手机,在看到来电显示时,亦是有些不悦的拧了下眉头。

    电话是言越文打来的,估计肯定是因为言希敏与欧竞辰的事情。

    “喂。”言梓瞳冷冷的接起电话。

    “现在就给我回家来,我有事情要跟你说。”言越文命令般的语气传入她的耳朵。

    言梓瞳的脸上扬起一抹冷冷的嗤之不屑的表情,“对不起,爸爸。我现在不在Z市,没办法回家。要是有什么事的话,你在电话里跟我说。”

    “你明天要回学校,现在不在Z市,上哪去了?”言越文疑惑中带着不悦的质问。

    “要不然,我让容肆回答你?”言梓瞳瞥一眼对面的容肆,漫不经心的对着言越文说道。

    “嗯。”容肆很配合的咳了一声,以示他的存在。

    言越文的眉头拧了一下,眼眸往下一沉。

    边上,言希敏缩在周云如的怀里,瑟瑟的抽泣着。

    她今天可真是丢脸丢到家了,此刻她的脸还有明显的手指印,嘴角还有痕迹。

    那是被欧竞辰打的。

    要说来,她还真是蠢的没救了。

    欧竞辰让她送他回家,她还真乖乖的开车送他回欧家。

    你说都到了欧家的地盘了,再加之欧父欧母也看到了那一视频,然后门口还蹲着那么多记者呢。

    结果,他们的车子直接就被记者给堵了,好在这回两人是学聪明了,打死也不摇下车窗,言然敏还直接加着油门一股脑的朝着欧家的别墅开去。

    自然,欧竞辰那闷了 一肚子的气,全都撒在了她的身上。对着她就一阵拳打脚踢,大有一副恨不得把她抽筋剥皮的样子。

    林淑媛更是气的也甩了她两个耳光,然后是一通电话拨给周云如,让她来把她的宝贝女儿给领走。

    言越文和周云如到欧家的时候,言希敏还窝在车子里。欧家竟是连一件衣服也不给她,就那么让她衣不遮体的呆着。

    周云如顿时有一种被狠狠打耳光的感觉,简直就是一种污辱,太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了。

    林淑媛更是指着她的鼻子冷冷的讥讽:“真是什么样的妈,教出什么样的女儿来!”

    这话气的周云如两眼发红,恨恨的瞪着她,回驳,“你倒是会教儿子,怎么没见你教出个好货来?”

    这两女人,到这个时候也算是撕破了脸,就算动起手来了。

    直至两个男人一声怒吼,这才将对如泼妇对骂的两个女人给制止了。

    男人,总是比女人来的理智,就算他们也因为这事十分生气,但此刻想得更多的则是如何将这事收场,还有就是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言越文到家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朝着言希敏的脸一个巴掌重重的甩了过去。 言希敏一个站立不稳,摔倒在地,委屈与不甘还有伤心一涌而上,于是眼泪“哗啦”一下就如开了闸一般汹涌了。

    “你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我就不该是相信你!”言越文双眸如着火一般的瞪着她,满满的全都是气。

    周云如心疼自己的宝贝女儿,将她护在怀里,对着言越文好言好语的说,“越文,你现在再责怪敏敏也没用啊!依我看,这事肯定是言梓瞳设计的,敏敏怎么可能这么傻把自己置于这风口浪尖上?”

    言希敏重重的点头,“爸,我是把她送进包厢的,送到欧竞辰的手里的。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出来的时候,被隔壁包厢的人给打晕了。”

    “我还不知道这是她使的计?还用得着你们俩说!”言越文朝着母女俩大吼。

    “敏敏和欧竞辰的事情,你知不知道?”言越文问着言梓瞳。

    “什么事?你是说他们订婚的事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