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7章 被高湛带走了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5:17本章字数:2020字

    “有没有人不多的出去的门?”言希敏斜一眼倒在地上的言梓瞳,冷冷的问着胡主任。

    胡主任当然知道她这话的意思了,这总不可能扶着一个昏迷的人走学校大门的。

    更何况,这言梓瞳现在可比以前不同了。

    以前有一个易行知护着,据说现在还有一个容肆护着,真要是在他这里出了什么事,那他岂不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他之所以会做这事,那是他权衡过了,他可没做对言梓瞳不利的事情。

    他是在给言梓瞳机会,让她回学校加课,是为了明年她的优秀毕业生称号。还有这会,也是为了给她机会。毕竟两所大学学生交换学生这样的事情,也不人人都可以的,必须是最拔尖的优秀学生才行。

    言梓瞳确实是这一届最优秀的学生之一。

    只是没想到周云如的女儿竟是会给他来这么一招,真是一点也不隐藏一下自己的身份啊!

    这下好了,言梓瞳醒来后,还不得把这罪怪在他的头上?

    不过,事已至此,也轮不到他犹豫选择了。只能硬着头皮按着她的意思做了。

    愤愤的带着怒意的瞪一眼言希敏,心有不甘又不悦的说道,“跟我来。”

    言希敏指了指地上的言梓瞳,“扶着她。”

    “言小姐,我郑重的告诉你,要么你自己扶着她,要么你自己离开我的办公室!等她醒来后,你看自己怎么善后!”胡鹜光咬牙切齿的瞪着她说道。

    言希敏气的抬脚往他的小腿上重重的踢了一脚,“姓胡的,信不信我让我妈不现帮你!”

    “我谢谢你!最好你现在就去说!”胡鹜光一脸求之不得的说道。

    “你……!”言希敏气的又去踢他,不过这回却是没踢着了,胡鹜光躲开了。

    城市大学边上不远处有一家五星级的酒店,就在斜面对。

    胡鹜光带着言希敏从学校的另一扇门离开,但这里出去的话,离那酒店就有些远了。

    不过,这倒一点也不是问题。

    言希敏只要给高湛打个电话,那就什么事情都解决了。

    学校这扇门靠北,北边没有教学楼,而是农业基地,种植了许多学校育植出来的农业新品种。

    相对于另个几扇门,北门这边给人一种很冷清的感觉。有一种城市与山区的冲击感。

    言希敏扶着言梓瞳,感觉很是吃力。

    她大小姐什么时候做过这种苦力活了,才扶到一片槡树地,看着又没什么人,言希敏便是不想扶了。

    直接将言梓瞳往地里一扔,给高湛打电话。

    “喂。”高湛冷冽的声音响起。

    “高总,如果你现在想要得到言梓瞳的话,就到城市大学北门的槡树地来。”言希敏一点也不含糊,直接进入正题。

    “怎么?这次又想使什么花招?呵!”高湛阴阴冷冷带着强烈压迫感的声音传来,“姓言的,你……”

    “言梓瞳现在就在我身边,我已经把她弄晕了。如果你的速度慢一点的话,她可能就醒了。”高湛的话还没说完,言希敏直接打断,用着很是得意的语气继续说道,“如果醒了,那你可就什么机会都没有了。还有,这里虽然没什么人,但我也不能保证什么时候就有人溜出来了。”

    “等着!”高湛沉声说道,然后挂断了电话。

    言希敏瞥一眼胡鹜光,凉凉的说道,“现在没你什么事了,你可以走了!老东西,记住了,你要是敢说出一个字去,你这个教务处主任也就别想坐了。该怎么做,你自己知道!”

    这话绝对是带着满满的威胁的,胡鹜光当然很清楚,事已至此,他必须与她们母女站在同一阵线上。

    高湛到的时候,看到的是言梓瞳被丢在地上,言希敏则是站在一旁,他还看到言梓瞳的衣服上还有脚印,额头上也有肿块,很明显是言希敏踢打的。

    言希敏此刻没有戴假发,光秃秃的跟个大灯泡似的,高湛怎么看怎么觉得倒胃口。

    这女人,跟他的瞳瞳简直没法比。

    但是此刻,他不功夫想这些,一看到言梓瞳躺在地上,而且还被言希敏踢过,一股怒意油然而升。

    迈步至言希敏面前,扬手就“啪啪”给了她左右各一个耳光,然后抬脚,朝着她的小腹狠狠的一脚踢过去。

    言希敏一个站立不是稳,重重的跌倒在地。

    脸上火辣辣的疼痛,嘴角都有一股血腥味传来,肚子更是五脏六腑都翻腾的痛。

    偏偏她的身后正好是一个十公分高的槡树柱子,于是她一屁股坐在了那槡树柱子上。

    痛的她“哇哇”的叫了起来,那是一种感觉屁股都被戳穿的痛啊!

    “高湛,你发什么神经啊!我帮你把言梓瞳弄到手了,你干什么打我!”言希敏疼的一脸扭曲的瞪着高湛。

    已经疼的都站不起来了,简直比前两次言梓瞳踢向她的私部还在疼啊!

    要是此刻,那桩子再细一点的话,她这么一屁股坐下去,不得把屁股给刺穿啊!

    高湛一脸阴冷又森寒的冽视着她,“我有让你把她丢在地上吗?我有让你踢她吗?言希敏,再有下次,你敢动一下她,我会砍了你的脚!”

    说完,弯身抱起昏迷不醒的言梓瞳,再狠狠的瞪一眼言希敏,迈着大步离开。

    言希敏气的牙齿直咬的咯咯作响,脸上的表情十分狰狞又扭曲,再加之此刻她顶着个大光头,看起来就更加的丑陋了。

    酒店

    言梓瞳被高湛放在柔软的大床上,高湛坐在床沿上,双眸注视着她。

    左手撑于床上,右手指腹轻轻的摩挲着她的脸颊,看着言梓瞳的眼神很是复杂。

    渴望的,期待的,喜悦的,却又带着一抹愠怒与泄愤的。

    “瞳瞳,你可知,我有多么回味三年前你的味道?”

    他手指划过她的脸颊,慢慢的游移至她脖颈处,然后绕至她的衬衫领,食指在纽扣上绕着圈圈,眸光直直的锁在她那如凝玉般的肌肤上,眼眸里流露出着浓浓的欲望。

    一粒纽扣解开,隐隐的露出她那美玉般的肌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