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2章 小爷就是变态的!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5:18本章字数:2024字

    言希敏本能的往周云如身后躲去,一脸惊慌无措又万分害怕的看着易行知。

    易行知却是继续不紧不慢的说道,“哦,对了!既然上次的事情,没让你长记性,所以我觉得你全身的那些毛也没必要再长出来了。放心,放心,小爷向来都是很有爱心了,我会吩咐下去的,让他们帮你一个毛孔一个毛孔的堵起来。”

    言希敏猛的吞了一口口水,“妈,我……不要上车,我不上车,他变态的!”

    “嗯哼,你说对了,小爷我还真是变态的。”言希敏的话虽然说的很轻,但易行知却是一字不漏的听到了。

    朝着母女俩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那笑容满满的全都是仗势欺人的意思。

    挑了挑眉梢,继续慢悠悠的说道,“小爷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收拾小婊砸。一般情况下吧,你婊和贱都跟小爷我没什么关系。但是,有关系到我家眼睛的事情,那就是跟小爷有莫大的关系了。爷说过多少次了,千万别动我家眼睛的主意,要不然就是跟小爷过不去。”

    “易少爷!”周云如逼着自己冷静下来,对着易行知一脸赔笑又讨好的说道,“敏敏认识高总,也认识人高小姐。看在高总和高小姐的份上……”

    “我呸!”周云如的话还没说完,易行知直接朝着她的脸上碎了一口口水,一脸嗤之不屑的说道,“别他妈在这里跟小爷扯关系!”

    边说边对着站在他身边的两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使了个动作,“给我押走!你大爷的,敢对我家眼睛动歪心思,不知道眼睛是我哥的女人,是小爷的未来大嫂吗?”

    易行知的话才说完,两保镖直接将躲在周云如身后的言希敏一架,塞进车子里。

    “妈,妈!救我,救我啊!我不要去,不要去!”言希敏大声的嚎叫着,重重的拍着车窗,眼泪都流出来了。

    心里满满的全都是恐惧,上次她就是这么被强行带走的,然后被一根一根的拔光了全身的毛。

    那种恐惧与害怕,此刻再一次袭上了心头。

    易行知还说了,这次是熨平了她的皮肤,还要堵了她全身的毛孔。

    她不要,不要!

    “易少爷,易少爷!”周云如见自己的宝贝女儿被塞进了车子里,赶紧求唤着易行知。

    易行知抬脚,直接往她的肚子上重重的踢了一脚。

    周云如一个站立不稳,摔倒在地。

    易行知一脸不解愤的朝着她的脚踝处狠狠的一踩,踩着她的脚踝坐进车子里。

    “啊!”周云如一声尖叫,感觉她的脚踝都要断碎了。

    两辆车子当着周云如的面扬长而去,留给她两管尾汽。

    此刻同时,酒店高湛的房间。

    走廊上,几个记者,拿着相机,蹑手蹑脚的靠近高湛的房间,一副守株待兔的样子,等着高湛的门打门,然后好将他与言梓瞳堵个正着。

    “咔!”房间门打开。

    “高总,请问你和……沈小姐?”

    一记者正高举着相机,已经按下了快门,闪光灯亮起,然后却发现,出现的他们面前的并不是那个电话里说的叫言梓瞳的女人,而是高湛的未婚妻沈从嫣。

    这下,每个人都呆住了,傻眼了。

    怎么也没想到,他们所谓的捉奸,却是捉到了人家未婚夫妻。

    沈从嫣笑的一脸优雅又和善的看着站在她面前记者,一脸很是好牛脾气的说道,“各位记者朋友,想知道什么呢?看来各位对我和高总很是关心嘛。各位请放心,我们婚礼的那天,一定通知各位,到时候还请各位记者朋友早点到场。”

    “婚礼?”一听到沈从嫣说到“婚礼”二字,所有的记者都惊呆了,用着很好奇又惊讶语气问,“两位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听说前几天两位才订婚了,那天还正好是高老太太的八十大寿。沈小姐的意思是,您和高总的婚礼马上就会举行了吗?”

    沈从嫣还是笑的温婉而又怡人,笑容恰到好处,是那种名门千金淑媛的微笑,“我们都订婚了,那婚礼是早晚的事情。至于具体定于什么日子,等定下了,一定告诉各位朋友。不知道各位朋友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咦,你们怎么会在这里的?”

    “请问沈小姐,怎么没见高总?”有眼尖的记者发现,一直都没见高湛的人影,都是沈从嫣在说的,于是一脸疑惑的问。

    话刚落,高落从房间里朝着这边走来,笔挺的西装,不丝不苟的发型,脸上的表情沉肃而又冷冽,眸光扫着走廊上高举着相机的记者,面无表情的说,“现在看到了?还有什么疑问吗?”

    “没有了,没有了。”记者们乐呵呵的说道。

    这一群人,那每一个都是人精,看到高湛与沈从嫣在一起,还会猜不出个所以然来吗?

    有钱人家,最在意的就是声誉与门面。既然沈小姐都已经在这里了,怎么可能还会让他们挖到高湛的八卦呢?

    有时候,狗仔与八卦对像,也是要和平相处的。这样才能挖到更多的八卦新闻,不是机时的时候,你非得要追根究底的,那只会惹怒了对方。

    万一,人家要是封杀你,那你可就想别在这行立足了。

    别说是这行了,估计是Z市也别想立足了。

    高家,那可不是昨天大新闻里的言家与欧家。

    于是,记者们笑盈盈的,很是友好的离开了。

    记者一离开,高湛那本就阴沉的脸更加的森冷了,浑身上下都透射着寒气。

    冷冷的凌视着沈从嫣,阴森森的说道,“现在如愿了?沈从嫣,你最好别后悔!”

    沈从嫣嫣然一笑,笑容柔的可以滴出水来,一脸娇艳清柔的说道,“阿湛,爸爸问你,什么时候有家,回家吃顿饭?”

    高湛一脸阴森的看着她,面无表情的说道,“既然如此,那就今天如何?”

    “好啊!”沈从嫣笑盈盈的点头。

    言梓瞳还站在淋浴房下冲着温水,洗浴室的门被人敲响,然后传来容肆醇厚的声音:“我方便进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