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8章再次被拍的言希敏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5:18本章字数:2035字

    手机摔在地上,好在言希敏的房间里是铺着地毯的,所以手机并没有摔坏。

    躺在地毯上,铃声继续响着。手机屏幕向上,此刻屏幕上正跳闪着“越文”两个字。

    电话是言越文打来的,言越文一开完会议,回到办公室就立马给周云如回电话。

    周云如一脸惊慌失措的看着躺在地毯上的手机,心虚,害怕,紧张,慌乱,还有急燥,一股脑的全都表现在她的脸上。

    这一刻,她的内心是复杂的,五味交集的。

    深吸一口气,再长长的呼出,平复着此刻自己的情绪。这才弯身捡起手机,接起,“喂,越文。”

    “刚才什么事?是不是已经和言梓瞳说好了?”言越文很直接的问。

    “越文啊!”周云如长长的叹一口气,一副心有余力不及又很是委屈的说道,“我就想跟你说这件事。她根本就不见我啊!我给她打了好多电话,她全都挂了。根本就不接我电话。”

    “她不接你电话,你就不会去找她?不会在学校门口等她?”言越文有些不悦的轻斥着。

    “我有等啊,我从上午九点半就一直等在学校门口,等到十二点。就根本没有看到她在学校门口出现过。”周云如用着很是诚心又委屈还不甘的语气说道。

    言越文听此,眉头拧了一下。

    周云如继续说道,“越文啊,我是觉得她现在已经完全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她现在已经有易少和容少两个人给她撑腰了,她还用得着理会我们吗?”

    言越文觉得周云如说的挺在理的,这确实是现在的言梓瞳做得出来的事情。

    不禁那眉头拧得就更紧了,眼眸里折射出一抹利光。

    最近这段时间,言氏莫名的出了不少问题。好多合作多年的客户莫名其妙的就不再下单合作了。

    他知道,这其中自然与高湛有关,还与容肆也有关系。

    高湛,那是在气他,不能把言梓瞳送到他床上。容肆那边,多半是言梓瞳在他耳边说了什么。又或者是因为他偏向高湛的原因。

    言越文这几天来,那真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高湛和容肆都在打压他,偏偏他又两个都得罪不起。

    所以,这段时间来,言越文的心情也是非一般的烦燥。

    再加上,言希敏又给他搞出那么一团事情来,简直就是搅得他头昏脑胀了。

    “你也真是没用!这么一点小事都办不好!”言越文一脸恼羞成怒的对着周云如轻吼,然后愤愤的挂了电话。

    周云如听着耳边言越文的吼声,一时之间还没有接受过来。怔怔的顿了好几秒钟后,才回过神来。

    待她回过神来时,才回响起言越文刚才都对她说了什么话。

    顿时觉得委屈和可怜袭来。

    这么多年来,言越文还从来没这么重的说过她。就算是上次在容肆的酒会上,敏敏得罪了易少,被易少好好的教训了一番,他也只是碍于面子,装装的打了敏敏一个耳光。 他也没有说过她什么。

    可是,这次,他竟然说她没用,一点事都办不好,还愤愤的挂了她的电话。

    再想起这一天来发生的事情,周云如觉得她真是无助极了,处处碰壁受委屈还被人看不起嘲笑,甚至还被一个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威胁。

    “啊!”周云如一声嘶叫,重重的将手里的手机往地上一摔,“言梓瞳,你这个小贱人!都是因为你!早知道当初就该让你和杨蔓昕那个老贱人母女俩一起作伴上路的!你给我等着,我要是不把你弄死弄残,我就不叫周云如!”

    ……

    言希敏整个人即苍白又颓废还一脸苦情的坐在马路边上的绿化带边角上,两条腿还在发抖着,某处传来刺痛,她身上全都是一股大蒜的味道。

    她是被那两个保镖丢在路边的,在完成了易行知交待的事情后,带着她离开那屋子,驶出一段路后就把她直接丢下了车子。

    此刻,她那假发自然也是不见了,她就这么顶着一个大光头坐在一旁。

    哦,不!也不算是大光头了,至少已经长出两公分左右的长度了。

    只是,看起来却跟只刺猬没什么两样了。

    手机,被易行知强行带走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带走。钱,就更不用说了。

    所以这会,她除了自己这个人外,根本就是身无分文。还有,她根本就不知道这是在哪里,她完全无法回家,也没办法给周云如打电话。

    脸上的妆已经完全无法入目了,但是她自己却完全不知道此刻她的脸已经是跟京剧的脸谱一样了。

    她只有满满的委屈与伤心还有痛苦,当然还有恨意。

    对言梓瞳的恨意又加深了几分,如果可以的话,她真想把自己受过的罪,十倍百倍的还在言梓瞳身上。

    “呜呜呜!”言希敏越想越觉得自己可怜,然后就这么哭了起来,边哭边憎骂着,“言梓瞳,你这个贱人,你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你给我等着,你有本事就别回家,也别落到我手里!要不然,我也一定拔了你全身的毛!我把你没毛的照片拍下来,发给所有认识的人看,让你成为大家的笑柄。”

    伸手抹一把脸上的眼泪,继续愤愤不平的哭骂,“贱人,别以为你有容肆和易行知给你撑腰,你就可以无法无天了!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的。你给我等着,就你这样的身份,你以为你进得了容家的大门吗?我呸!你连爬都爬不进去了!你给我等着!呜呜!”

    “呀,这是谁啊?”

    言希敏正哭骂着言梓瞳起劲呢,手里拿着一枝从绿化带里折下来的小枝条,愤愤的撕着上面的叶子,一副把那叶子当成是言梓瞳的样子,在泄愤呢。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冷嘲热讽的讥笑声。

    闻声,言希敏抬头。

    然后只听到“咔嚓,咔嚓”连声响起,她被人当成猴子一般的拍了好几张照片,面前站着两个穿得光鲜亮丽的女子。

    然后讥讽的声音继续响起,“言希敏,跟我们说说呗,车震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