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5章 言梓瞳又勾三搭四了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5:18本章字数:2013字

    沐方笑的一脸温文尔雅,很是绅士又极具成功人士的成熟,和善的看着言梓瞳。

    言梓瞳抿唇一笑,“所以,要签这份合同还是有条件的?”笑的一脸内敛的看着沐方。

    沐方的视线从她的脸上移到购物车里,淡淡的一笑,“如果你觉得这是条件的话,那我也无可辩驳的。那就当是条件吧。”

    言梓瞳扬起一抹盈盈的娇笑,“超市附近有家餐厅,还行。如果沐董不嫌弃的话,我请客。”

    “不,不,不!”沐方浅笑着回绝,“我不吃外面的东西。我只吃自己家里做的。”

    言下之意,那就是要言梓瞳做一顿给他吃了呗。

    言梓瞳倏尔一笑,“沐董的偏好还真有格调呢。既然沐董这么看得起我,那我要是再推却的话,就显的太矫情了。那行吧,蒙沐董不弃,我只好硬着头皮上了。如果不合沐董口味的话,还希望沐董别批的太没面子才是。”

    “当然不会。”沐方笑盈盈的说道,然后又一脸认真中带着请求一般的说道,“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沐叔叔。别总是沐董,沐董的叫着,太生疏了。我现在基本上已经不管公司的事情,都交给乔旸去做了。所以,我现在只是一个闲的无事做的无聊老头而已。”

    言梓瞳双眸弯弯的一笑,笑容中带着一抹俏皮,朝着他眨了下眼眸,“沐董这话可是前后矛盾呢!”

    “怎么说?”沐方一脸求解的看着她。

    “既然已经不管公司的事,全部交给沐少决定了。可是,沐董却并没有完全放手的意思。就拿这次高尔夫球场的项目来说,沐董不就一点也没有给沐少决定的权利吗?”

    言梓瞳浅笑,一副就事论事的认真表情看着他。

    “呵呵!”沐方轻松一笑,“你这是在记仇?”

    “记仇?”言梓瞳莞尔一笑,“我与沐董之间有仇吗?”

    “当然没有!”沐方毫不犹豫的说道。

    “那何来记仇一说呢?”言梓瞳浅笑漾漾的说道。

    “哈哈哈……”沐方很是愉悦的浅笑着。

    周云如约好了林淑媛准备聊言希敏与欧竞辰的婚事。这么多天来,她对言越文软磨硬泡的,再加上这段时间言越文被公司的事情弄的完全没有心思来管言希敏的事情。

    周云如找准了这个机会,对言越文是半真半假的说已经和欧家说好了,两家各自退一步,过两天招开一次记者会,就言希敏与欧竞辰之前的事情,对大家一个交待。

    这段时间,言希敏可谓是一波接着一波的没停过,又把下巴给摔歪了,还打着石膏呢。胸口也是一片乌青,疼的她都快觉得胸都废了。还有,脸上也磨掉了一层皮。所以,她差一点的毁容了。

    这段时间来,她根本就不敢去学校,她已然成了学校的风云人物。就连门也不敢出去,每天就只能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养伤啊,赶紧得把脸上的伤疤给消除了,把下巴给整回去啊。

    周云如与林淑媛就约在刚才言梓瞳说的超市附近的那家餐厅,于是当言梓瞳坐进沐方的车子时,就这么巧被周云如看到了。

    沐方手里提着两大袋,放过后备箱,又替言梓瞳打开副驾驶座的门,脸上一直都挂着成熟的绅士微笑。

    周云如不认识沐方,但是却认得那一辆车——劳斯莱斯幻影。

    那可是豪车,而且看样子,还是限量版的。

    更重要的是,那个男人可不是容肆,也不是易行知,而是一个中年男人。看起来跟言越文差不大,但是却长的很一般,如果不是他的那辆豪车,就他这个长相,在人群里绝对是连正眼都没人看一眼的。

    言梓瞳怎么又搭上了一个老男人?

    周云如赶紧拿出手机,拍照。

    正好拍到言梓瞳弯身坐进车子的侧面照。虽然不能看到她的正脸,但是认识她的人,凭着她的侧面,还会认不出来这是言梓瞳吗?

    不过那个老男人,却是因为站在车门边,没能拍到他脸,只是拍到一个小侧脸。

    但是,这样的效果在周云如看来,却是最好不过的。言梓瞳的脸拍到了,老男人没拍清,这足以说明,她又在外面勾三搭四了。

    最重要的一点是,这个老男人看起来虽然其貌不扬,但是能开得起这车的,绝对身份不凡。说不定也不是她能得罪的人,所以这样的朦胧感才是最好的。

    很是满意的看一眼手机里的照片,唇角勾起一抹阴恻恻的森笑,将照片发到了高蕴音的手机里。

    然后又配上了一句话:高小姐,这是言梓瞳在外面勾三搭四的证据,刚拍到的。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言梓瞳浑然不知,自己又被周云如给设计了一回。

    高蕴音正与容桦还有容肆一起用餐。

    没错,容桦所谓的让容肆过来陪她用餐,那只是一个借口,她真正的目的是让容肆来陪高蕴音。

    当然,是高蕴音给她打的电话,不经间的提起,容肆出去了,这段时间每天都是在十点半不到的样子就离开公司了。

    容桦一听,那还能不明白高蕴音的意思吗。所以便是一个电话打过去,要求容肆过来陪她用餐了。而且还搬出容老爷子。

    容肆到的时候,看到并不是只有容桦一人,还有高蕴音,眉头有些不悦的拧了一下。容桦的用意,太明显了,他岂会不知道。

    如果说以前,他对容桦是感激和感恩的,那么在她一次又一次的想要安排他的人生大事,把高家的女儿塞给他的时候,他开始对容桦这个姑姑有了反感。

    之前是高玉瑾,现在是高蕴音。

    他不是她与覃天恩互斗的一个工具!

    容桦直接忽视容肆脸上表露出来的那一抹不悦,笑盈盈的与他打着招呼,然后还将他安排与高蕴音坐的很近。

    “姑姑,爷爷昨天怎么说?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吗?”容肆端着茶杯,漫不经心的饮着茶,不咸不淡的问着容桦,连眼角也没有斜一下高蕴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