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8章 烛光晚餐前的准备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5:18本章字数:2020字

    沐方那带着一丝失望的语气传来。

    言梓瞳是多剔透的一个人呢,从这语气中能听不出来,乔楠根本就没跟沐方提起这事吗?

    作为一个女人,一个男人的妻子,哪个会在看到自己的丈夫带着一个年轻的女子回家,而且还一副主人样的在厨房里洗米做饭的样子,会心里好受呢?

    更何况,乔楠刚才根本不提到沐方,而是将话题转向沐乔旸。所以,言梓瞳很肯定,乔楠是绝对不可能会对自己有好感的。

    再加之,她和容肆的母亲又是认识的朋友,那就更不可能会喜欢自己了。

    而这事她是考验她的一个关口,乔楠之所以这么做,就是要看看她的应变能力。她这么一个大活人不声不响的离开了,沐方出来后怎么可能会不问乔楠呢?

    不过,从沐方的此时的语气以及问题中,可以辩听出来,乔楠不止没说,而且还可能在她离开之际,也转身离开了。

    所以,她绝不能在沐方面前表露出他老婆来过,而且还是他老婆让她离开的。

    “抱歉,我突然接到电话,家里有急事,需要我回家一趟。来不及跟您说一声就离开,是我的没礼貌。下次,下次我再当面跟您赔礼道谦。”

    言梓瞳用着很诚恳又歉意十足的语气说道。

    “家里有急事?”沐方重复着这句话,然后用着关心的语气说,“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

    “谢谢沐董。”言梓瞳道谦。

    沐方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手机继续翻玩着,凌睿的双眸一片精深与厉练。唇角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浅笑,好一会拨了一个号码出去,然后吩咐:“老柯,帮我查一个人。”

    ……

    言梓瞳重新又去了趟超市,将食材重新都买了一份,这才拎着袋子打车去酒店,进电梯回容肆的房间。

    厨房里,厨具一应具全,从袋子里拿新买的围裙系上,脚上踩着容肆的男款拖鞋,站于水池前洗着菜。

    似乎心情不错,站于水池前一边洗菜,一边还哼着欢愉的小曲,袖口挽至手肘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离五点半容肆下班的时间也越来越近。

    他从公司回酒店也就半个小时多一点的车程。

    现在上五点,她还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可以准备。

    她突然间有一种满满欢心的期待,就好似一个小妻子,在家里等着丈夫下班回家。当他到家的时候,她便是迎上去,接过他手里的包,然后给他一个吻。

    想着,言梓瞳的唇角漾起一抹隐隐的欣喜欢笑,就连眼角都弯弯的翘起,眼眸里满满的全都是抹之不去的甜蜜与期待。

    伸手轻轻的拍了下自己的额头,真是被冲昏了大脑,怎么就一副热恋中的小女人的娇羞样了!

    但是,却不可否认,这种感觉很好,她很喜欢也很期待,期待着他的回来。

    站于餐厅正中央,看着那一张乳白色的玉石桌子,觉得似乎少了点什么。

    哦,对!

    花!

    少了一束花,来烘衬晚上的气氛。

    红酒,她刚才从超市的红酒专柜挑了一瓶,但是如果喝酒却没有花,便觉得这气氛会有些不对。

    扬唇一笑,拿过手机拨打酒店的客服电话,让酒店帮她准备一束花送上来。

    这便是酒店的好处,二十四小时都有服务提供。

    酒店的服务还是很快速的,不过十几分钟,便是送了一束她指定的香槟玫瑰来,还有她指定的一个水晶花瓶。

    言梓瞳接过,道谢,然后关门后,便是兴致冲冲的开始布置起来。

    将香槟玫瑰一支一支的插摆于花瓶内,长短修剪过,直至自己觉得很满意了,这才摆于玉石桌上。又将红酒打开,倒入省酒器内省着。

    红酒,自然配西餐更有情调了。

    牛排,果蔬沙拉,意大利面,然后还做了个罗宋汤。

    所有的一切准备妥当时,是五点五十左右。离容肆回来差不多还有十几二十来分钟。

    闻了闻自己身上,感觉好像有一股油烟味。

    嗯,这不行。有降一会的格调与气氛。

    男人,在意气氛的同时,更在意女人的气质。如果她一身油烟味的与他共进晚餐,显然很破坏气氛。

    趁着还有时间,言梓瞳决定先冲个澡,冲去一身的油烟味。

    她没有发现,她所以的情绪都系在了容肆身上,一直都在为他考虑着。

    然后又发现,自己的衣服都在对面自己的房间里。他的房间里,并没有她的衣服。

    很满意的看一眼桌子上的布置与摆设,噙着满意的微笑,转身离开,去自己的房间。

    容肆进屋的时候,没看到言梓瞳的身影,却是一眼先看到了餐厅桌子上的花,西餐,以及红酒。

    唇角扬起一抹跃喜的浅笑,精湛的眼眸里,闪烁着一缕灼灼的光芒。那性感而又迷人的薄唇,噙着一抹耐人寻味的弧度。

    迈步朝着餐厅走去,视线落在那一束香槟玫瑰上,眼神变的十分柔和又充满了期待与欢欣。

    只是,没有看到言梓瞳的身影,却是让他有些小小的失落。

    想着她应该会在洗浴室里,于是唇角再次勾起一抹玩味的浅笑,迈步朝着房间的洗浴室走去。

    本来是想要伸手去推门的,但是手掌握到门把手时,却又改变主意了。

    或许,也应该给她一个惊喜的。

    唇角扬着那抹玩又暧昧的弧度,意味深长的看一眼洗浴室的门,转身走出房间,进了另一个洗浴室。

    容肆的冲洗速度很快,几乎不到五分钟的功夫便是搞定了。

    身上套着一件白色的浴袍,头发还是半湿的从洗浴室出来,朝着房间走去。

    他的唇角处,由始至终都噙着那就一抹雅痞却又不失浓浓深意的狭促浅笑,迈着大步进房间。

    “咔!”

    他刚走到房间门口,都还没来得及迈进一只脚,门口处传来开门的声音。

    闻声转头看去,言梓瞳从外面进来。

    言梓瞳看到房间里的容肆时,怔住了,双眸闪烁中带着惊愕的看着他,“你……什么时候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