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0章 有的是时间看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5:19本章字数:1948字

    坐在自己女儿的床前,一脸心疼的看着沉睡中的女儿,轻轻的拭着眼泪,“玉瑾,你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你再不醒来,属于你的一切,就真的要被别人拿走了。你奶奶已经放弃你了,你舅妈也放弃你了,她们已经都要让蕴音代替你嫁给容肆了。玉瑾,这一切本该是你的。可是,你为什么还是一点起色也没有啊!”

    易美玲拭了把眼泪,看着如睡着一般的女儿,除了消瘦一点外,哪里像有事的人啊!怎么都不相信,自己的女儿会就这么睡一辈子了。

    但是,却是三年了。三年来,她是一点也没有好转啊!

    老太太是一个重权利的人,已经等了三年了,怎么可能还会再继续等下去?更何况,容肆也已经三十有一了,更没有理由让他也一直这么等着的。

    还有就是容肆的身边已经有一个叫言梓瞳的女人出现了,如果老太太和容桦再不出手的话,容肆指不定要么被那个言梓瞳抢走,要么就是被覃天恩给夺过去了。

    看着了无生机的躺在床上女儿,易美玲也实在是没有责怪老太太和容桦的理由。她们也是迫不得已了才会这么做的。但凡她的玉瑾有一点希望,她们都不会把希望寄托在高蕴音身上。

    高蕴音的智商怎么能比得上她的玉瑾呢!

    但是,现在却是没有第二条路可走啊!

    就像她的湛儿,必须娶沈从嫣一样,容肆也是肯定要娶高家的女儿的。

    “玉瑾,妈知道你不会就这么甘心认输的。所以,你要醒来啊。明天,容肆就要和蕴音去领证了。你醒来啊,只要你醒来,你奶奶就一定不会和选择蕴音的。”

    易美玲几乎是用着乞求的语气,略有些哽咽的看着高玉瑾说道。

    但是,床上的高玉瑾却一点反应也没有,依旧“睡”的那般温静又恬美。就好似,一切的美好与丑陋都与她无关。

    易美玲看一眼床上的没有一点反应的女儿,很是无奈的轻叹一口气,擦拭着眼角的泪水,轻泣着离开。

    就在易美玲转身离开之际,床上的女子左手食指隐隐的动了一下,左侧眼角滑下一滴眼泪,没入脑下的枕头,消失不见。

    ……

    言梓瞳是给饿醒的,慢悠悠的睁开双眸,对视上的是一双精湛如猎鹰般的眸子,正一眨不眨的凝视着她。

    他侧身而躺,右手支于自己的脑袋,如墨石一般的双眸灼灼的对视着她。见她睁眸醒来,朝着扬起一抹温润的浅笑,醇厚极富磁性的声音响起,“醒了。”

    言梓瞳的脑子有一秒钟的放空,然后所有的事情便是如泉涌的在她的脑子里回放着。

    昨晚的一幕幕,每一个动作都在她的脑子时如电影般回放。

    再加之此刻,对视上他那灼灼如炬般的眼神,“倏”一下,她的脸颊上便是爬上了一抹红晕。

    “怎么了?”见她打了个颤栗,容肆一脸关心的问。

    言梓瞳赶紧摇头,“没事。”

    被子底下,容肆能感觉不到她那传来的紧张与僵硬,还有她脸颊上浮起的那一抹娇羞与氤氲。

    朝着她勾唇一笑,松开那紧夹着两腿的双腿,伸手轻轻的一捏她的鼻尖,“醒了,那就起床吃早餐。昨天晚饭就没吃,看你睡的那么熟,也没忍心叫你。”

    言梓瞳被他突如其来的温柔吓了一跳,随后感觉到自己的小心脏受到了一万点的暴击,本就浮起娇羞的脸颊上满满的红晕,煞是好看。

    容肆瞧着言梓瞳越发娇羞的小脸,心里也跟猫抓儿的一样,暗想不该在如此危险的早上去调戏吸引力满满的她,只得朝着她温柔一笑,“别愣神了,快起床吃早餐。”

    边说边掀被下床,当着言梓瞳的面,就这么大剌剌朝着洗浴室的方向走去。

    “唔!”言梓瞳本能的一声唔叫,然后是闭眸,双手捂住自己的眼睛,不去看他那如模特一般的健美身材。

    听到她发出咽唔声,容肆本能的转身,与她面对面,弯身轻问,“怎么了?哪不舒服了?”

    言梓瞳以为他应该是进洗浴室了,所以嘤唔过后也就松开了手,睁开了眼。

    谁中想到,他不旦没有进洗浴室,反而还转身了。甚至还弯腰侧身,俯视着她。

    问题的关键是,他俯身也就俯身了,可是他却偏偏将身子往床内探侧进不少。

    于是,当她松手睁眸之际,对视上的不是他的眼睛,而是他那高挺的鼻梁还有性感的双唇。

    而且!他的唇就那么的贴在了她的唇片上,细细的吻着,轻柔而温暖。

    言梓瞳瞬间被惊的都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了,就那么呆愣着,甚至都忘记了要闭眼了。

    直至头顶响起他那痞子一般的调戏声音,“你有的是时间看。但是现在,该是起床的时间了。吃过早饭后,还有事情要做。”

    言梓瞳的嘴角隐隐的抽搐了两下。

    谁要看了啊!

    分明就是你自己突然袭击我的!而且!你刷没刷牙,就这么的吻我,问过我的意见没有!

    愤愤的瞪他一眼,双手将被子一揪,直接将自己整个人蒙头盖过,被子里传来她娇怨的声音,“容肆,你赶紧从我眼前消失!”

    肆意而又张狂的笑声响起,带着愉悦与轻松,然后一脸满意的转身朝着洗浴室走去。

    “行了,你可以从被子里出来了,我已经消失在你的眼前了。”他的声音再次传来,不过是有些远的。

    言梓瞳这才小心翼翼的从被子里探出头来,在确定房间里终于没有他的身影时,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只是脸上那红晕却没有随着这舒气而消失,反而更加的深红了,都快红到脖子根处了。

    当车子在民政局门口停下时,言梓瞳一脸茫然困惑的看着他,“这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