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2章 容肆,你个没责任心的老男人!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5:19本章字数:2029字

    易建彰边系着领带,边下台阶,慢条厮理的问着容桦。

    “咻!”的一下,易建彰的话才刚说完,一副痞子样躺在沙发上的易行知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瞪大了双眸,如铜铃一般的盯着容桦,“你们说什么?去登记的不是高湛和沈从嫣?而是容肆和高蕴音!”

    这回,他是一个“哥”都不叫了,直接都是连名带姓的叫着的。

    容桦有些不悦的拧了下眉头,看着易行知那瞬间消失的睡意,脸色一沉,用着十分严厉的语气说道:“易行知,我再跟你说最后一遍,以后给我离那姓言的女人远一点。还有,她的事情,也不许再插手管。要不然……”

    “我去!”容桦的话还没说完,易行知直接打断,然后不管不顾容桦脸上的表情有多难看,“嗖”的一下,跟阵龙卷风似的朝着门口跑去,然后只听到车子启动,接着是“轰”的一声,大红色的跑车蹿驶出去。

    “易建彰!”容桦一脸浅愤的瞪着易建彰,“你说你说的什么话?说话之前就不会挑挑时间和人啊?看到那小祖宗在,你还给我提这事?这下好了,那小祖宗指不定又给我惹出什么祸来!”

    易建彰一脸十分无辜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茫茫然的看着容桦,悻悻的说道,“我哪知道这小祖宗今天就起的这么早了?”

    容桦怨嗔他一眼,“还不让人去把那小祖宗给拦回来?这混小子,真是越来越会给我惹事了!”

    “成南,成北,去!把那混小子给我劫回来!”易建彰吩咐着两个保镖。

    “是,老爷!”成南,成北应道,然后快速的出门,去拦劫易行知。

    易行知将跑车开的飞快,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快速的拨着容肆的号码,嘴里低念着:“靠,容肆,你这个混蛋,王八蛋,没责任心的老男人!你把眼睛从我手里抢走,我看在你是我哥的份上,又看你对眼睛好的份上,我心甘情愿的不跟你抢,把眼睛交给你。你答应过我的,会对眼睛好的。你大爷的,这才几天,你就辜负我家眼睛!我饶不了你!”

    “什么事?”容肆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淡淡的很是漠凉的样子。

    “容肆,你这个混蛋王八蛋,没有责任心的老男人,你大爷的,对得起我啊!我……操!”

    易行知的话还没说完,两辆黑色的路虎一左一右将他的大红跑车围堵。易行知一个急刹车踩下去,手里的手机飞了出去。

    然后他还没反应过来,车门被人打车,他就这么跟只小鸡似的被成南,成北给抬出车子,架进其中一辆路虎车里。路虎车启动,朝着易家别墅的方向飞快的驶去。

    “我靠!”易行知爆怒,朝着成南怒吼,“成南,你大爷的,敢对小爷我动手!信不信小爷我剁了你的手啊!你大爷的,停车,我还有急事要做。”

    成南面无表情的看一眼易行知,冷冷的说道,“对不起,少爷。老爷说了,让我们劫下你,你今天不能出门。”

    “我靠!”易行知气的牙齿咬的咯咯作响,拳头朝着成南挥去,“老易那老东西,气死本少爷了!”

    易行知在电话里骂的莫名其妙,电话也挂的莫名其妙。

    容肆隐隐的拧了下眉头,见易行知挂了电话,直接将手机往口袋里一塞。

    登记手续已经办完,两本红本本已经拿在手里。

    言梓瞳看着那张照片,怎么都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就这么走上了已婚之路,成了 容太太了?

    照片里的自己,眼眸弯弯的往上翘起几分,明眸荡漾,波光氤氲,一副幸福小女人的样子。身体略呈四十度角倾靠在容肆的身边。

    容肆的唇角亦是噙着一抹若隐苦现的浅笑,那性感的薄唇看起为更加的迷人又有诱惑力了。那一双如黑曜石一般的眼睛,闪烁着一抹精睿。

    又似一抹旋涡一般,扫过之际,都能刮起一阵浓烈的飓风。言梓瞳觉得,就算只是对视着他照片里的眼睛,都有一种令她无法自拔的感觉。

    这照片,完全就是一张恩爱有佳,热恋中的男女才能拍出来的效果。

    也对,今天跟他来领证,还真没有一丝被压迫的感觉。她完全就是出于心甘情愿的。就好似昨天晚上将自己交出去一样,她同样也是心甘情愿的。

    一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言梓瞳不禁的又是脸上浮起一起娇艳的红晕。

    早上,当她站于洗浴室镜子前时,这才发现,她浑身上下竟没有一处是好的。

    满满的全都是青紫的痕迹,特别是脖子与胸口,那简直就是狼烟遍地的感觉。

    在心里直将那男人恶狠狠的咒骂了好几遍后,这才无可奈何的只能接受。

    然后是回自己的房间,开始在柜子里找着高领的,能遮过自己脖子上那青紫痕迹的衣服。

    但是,找了不下三遍,也没有找到一件高领的衣服。

    最后无奈之余,只能在脖子上系一上条丝绸的围巾,以将满满的痕迹给遮去。

    好在现在是十一月中旬了,天已凉了,系上一条丝巾也不会给人怪异的感觉,反而还有一种时尚的样子。

    这要是换在夏季的话,她直接就不用出门了。

    这男人,他是属狼的吧!

    咬的这么狠!

    “想什么?脸红成这个样子?”耳边响起容肆那好听的声音,带着一丝娱戏之意,“别又告诉我,是这里空调温度过高了。”

    言梓瞳抬眸嗔他一眼,阴阳怪气的说道:“温度倒是没有过高,但是一想到某只狼,心里不爽!”

    说完再度怨嗔他一眼,迈步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

    狼?

    容肆咀嚼着这个字,然后唇角勾起一抹狐狸一般的阴黑奸笑。

    还有更狼的在后头呢!

    高蕴音的车子在民政局门口停下,脸上由始至终都漾着甜蜜浅笑,拿出手机拨着容肆的号码。

    电话响起,但是很快被挂断。

    高蕴音的眉头隐隐的蹙了一下,正打算再次拨打的时候,眼角瞥到一抹熟悉的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