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6章 做不到,别怪我不客气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5:19本章字数:2037字

    高蕴音又是委屈又是伤心痛苦的低泣着,“我就像个傻子似的,站在那里。又像个跳梁小丑,他们就那么看着我在那里尽情的出丑。容姨,我真觉得自己已经没脸再活下去了。我是不是死了,才会不这么无地自容啊!容姨,你说我该怎么面对奶奶,我以后还有什么脸继续在他身边工作!容姨,我真觉得不如死了一了百了!”

    说完,也不给容桦说话的机会,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毫不犹豫的关机。

    只是,唇角却是扬起了一抹阴森森的狠笑。

    言梓瞳,你真以为你这样就赢了吗?

    不!

    你的苦日子才刚刚开始而已。

    容桦容不得你,覃天恩如果知道你和容肆已经领了证,同样容不得你。当然,还有高湛。

    高湛是她哥,虽然是堂的,但是他们从小一起长大,高蕴音对他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

    他就不是一个会轻易放弃的人,就算她言梓瞳现在已经是容肆的人了,但是高湛也一定不会就这么放弃的。

    他只会更加疯狂的想要得到言梓瞳。

    还有,如果让容肆知道,言梓瞳在三年前不止被别的男人睡过了,还流产过。

    而且她现在还与一个老男人有染。我

    呵!

    高蕴音冷笑,笑的那么的阴森又狠毒,就如同那吐着长长的舌信子的毒蛇一般。

    她的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或许三年前那个让言梓瞳怀孕的男人就是照片里的那个老男人。她该去问问周云如,那个男人是谁了。

    容桦再次打高蕴音电话的时候,已经提示手机关了。

    想着高蕴音那撕心裂肺又生无可恋的说“还不如生了一了百了”的话,容桦顿时觉得心都提了起来。

    万一要是高蕴音真的一个想不开,就寻短了,那易家与高家的关系可就真的破了。

    只要一想到这条利益链就此断开了,她整个人都是有一种心慌意乱的感觉。

    再一次拨打高蕴音的手机,还是关机。

    容桦的脸已经一片铁青,甚至都泛白了。

    脑子里闪过言梓瞳的那张脸,越想越讨厌言梓瞳。

    这个女人,那真是一个丧门星,自从她出现后,所有的事情都脱离了她原先的掌控。

    儿子痴迷于她,侄子也痴迷于她。

    真是讨厌至极!

    快速而又熟练的按着容肆的号码,正打算拨出去的时候,却又改变了主意。

    双眸一片阴冷的盯着手机屏幕,把容肆的号码删了,重新拨了一个号码出去,“喂,把言越文的手机号码给我。”

    没一会,言越文的手机号码发到她的手机上。

    言越文手机响起的时候,他正对着公司员工发火,又一笔合作废掉了。这已经不知道是这个月的第几笔了。

    “喂!”言越文没好气的接起电话,怒火冲天,“什么事!”

    “言总好大的口气,我还没朝着发火,你倒是先朝我发火了!”容桦冷冷的,阴鸷如毒蛇般的声音响起,“你教出来的好女儿!”

    “你……是哪位?”言越文一脸莫名其妙,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心里多少有些鄙夷与不屑的。但是听着她那凌厉的声音,又觉得这女人应该是来头的。于是,只能放低姿态,低声好语的问着。

    “容桦!”容桦没好气的报出自己的名字。

    言越文拿着手机的手微微的僵了一下,就连身子也隐隐的怔了一下,赶紧朝着员工挥了挥手,示意他们离开。

    见此,那几个被他已经训的狗血淋头的员工,赶紧逃命一般的离开。

    “你好,易太太。抱歉,抱歉,我不知道是易太太的电话。刚才是因为员工没做好工作,我正在这里训着。有得罪易太太的地方,我先给你赔罪了。还请易太太不跟我一般见识才好。”

    言越文下脸谄媚讨好的赔笑着,就跟个狗腿似的极力的讨好着容桦,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张扬。

    “哼!”容桦嗤之不屑的哼了一声。

    “易太太,您有什么吩咐就尽管说,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照做。”言越文继续讨好的说道。

    “让你的女儿,别再来缠着我的儿子和侄子,那就是帮了我最大的忙了!”容桦冷冷的说道,“言越文,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总之,把你的女儿给我拉走!我们容家是绝对不会允许一个这么低三下四的女人进门的!话,我说到这里,如果你做不到的话,那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完全不给言越文说话和解释的机会。

    “言梓瞳,你怎么就这么会给我来事!”言越文气的重重的一拳击在桌面上,脸上的表情狰狞,扭曲又充满恨意。

    容桦都已经这么说了,那就是言梓瞳与容肆之间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想想这段时间来发生的事情,言越文简直有一种想要掐死言梓瞳的冲动。

    早知道,当初就不该那么做的。

    “杨蔓昕,你给我留的难题!”言越文一脸颓废的往椅子上一坐,无力的靠着椅背,双眸无光的望着天花板,自言自语着,手有些无助的抚着自己的额头。

    好一会,缓过劲来,拿过手机,拨打着言梓瞳的号码。

    容肆的车子在学校门口停下,言梓瞳正打算下车时,手机响起,是言越文打来的。

    看着言越文的号码,言梓瞳的唇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浅笑,然后抬眸看一眼坐在身边的容肆,那眼神似在责怪又是在怨嗔,更多的则是在撒娇。

    至少,在容肆看来是这样的。

    “容少爷,诺,你的家人速度真的是快啊!诺,这就来追责了呢!”边说边将手机往他面前扬了扬。

    “需要我来处理?”容肆一脸轻描淡写的说道。

    言梓瞳耸肩一脸无所谓的说道,“如果我连这么一点小事都处理不好的话,那还有什么资格得到您的赏识与信任?”

    容肆勾唇一笑,“你倒是有自信。”

    “当我,自信我一直都有。”言梓瞳信心满满的说道,然后接起电话,“喂,爸爸,找我有事?”

    “今天不管你有任何事情,都给我回家来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