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0章 你跟容少是什么关系?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5:19本章字数:2029字

    言梓瞳站在二楼的走廊下,正面无表情的睨视着楼下的周云如和言希敏母子,说着冷漠寒凉的话。

    她手里拿着一个盒子,盒子里收拾了一些属于自己的东西,是上次贺石没有帮她拿走的。

    今天走了之后,估计这个家,她是不会再回来了。

    “言梓瞳,你凭什么拿我家的东西!”言希敏抬头朝着言梓瞳怒吼,“你别想拿走属于我家的一点东西,就连一片树叶也不行!把你手里的东西放下!”

    言梓瞳转眸看向言越文,冷冷的问,“爸爸,你说呢?”

    言越文的眉头拧了起来,略有些不悦的瞪了一眼言希敏。

    周云如赶紧将她拉到身边,对她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别再说话。

    言越文这段时间的脾气很不好,她多少知道与公司有关,好像公司最近出了很大的问题。

    估计着,今天把言梓瞳叫回来,应该是为了公司的事情。

    周云如觉得,公司的事情,多少与容肆和高湛有关。

    言梓瞳双手捧着盒子,下楼梯,对着言越文一脸平静的问,“爸爸,让我回来,是有什么事要跟我说吗?”

    言越文点头,“你跟我来书房,我有话跟你说。”

    言梓瞳将盒子往茶几上一放,“好。”

    两人一前一后朝着书房的走去。

    言希敏一见两人进书房,第一件事就是去翻言梓瞳的盒子。她可不想让言梓瞳那贱人拿走她家的任何值钱的东西。

    言梓瞳的盒子里,除了几本书之外,也就一本相册。

    言希敏拿着那相册,一张一张的翻看着。在看到其中一张时,眼眸里迸射着熊熊的怒火。

    照片里,一个很是优雅美丽的女人,手里抱着一个三四岁的女孩,脸上笑容盈人,温柔与慈爱在她的脸上漫散发着。

    但是,这一切都不是言希敏所关心的。妈也不缺母爱。

    她忌恨的是照片里,母女俩那耀眼又夺目的漂亮。

    是的,照片里的那个女人,美到无法形容。比现在的言梓瞳还在漂亮,如同画中走出来一般。

    她没有见过杨蔓昕,但是她认识小时候的言梓瞳。

    三四岁的言梓瞳,长的很可爱,粉雕玉琢的跟个瓷娃娃似的。

    母女俩,是那般的出彩又夺目。如果那个女人还活着的话,一定没在她妈什么事了。

    这是言希敏看到杨蔓昕时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

    “妈,这就是言梓瞳那死去的贱人老娘?”言希敏指着照片里的杨蔓昕问。

    周云如在看到杨蔓昕的照片时,亦是有些闪神恍惚。

    照片里的杨蔓听,是美的无人能及的。曾经让言越文那般的迷恋,是她咬牙切齿的恨的对像。

    这些年来,她不再去想杨蔓昕这个人,言越文也不再提这个人。她以为这个人已经彻底从她的生活里消失了。

    但是,此刻却再一次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看着照片里,杨蔓昕那淡淡雅雅的微笑,她的心再一次被刺到了。

    嘴角隐隐的抽搐着,眼眸里迸射出愤愤的怒火。

    不用周云如回答,言希敏已经从她的眼神里得到了答案。

    这就是言梓瞳那死鬼老娘。

    没想到,言梓瞳的老母竟是这般漂亮,怪不得她也这么漂亮了。但是,言梓瞳却跟她老母一点都不像。除了那一双眼睛之外,没有一点相似的。

    可是,她也长的一点都不像言越文啊!

    言希敏看着照片里都那么漂亮的母女俩,那一份忌妒与愤恨“腾腾”的上升。

    言梓瞳,凭什么你就长的这么漂亮。凭什么好的都在你身上了?身高,脸蛋,运气,男人,凭什么都让你给占了!

    言希敏从相册里拿出照片,不作任何思考的“唰唰”两下,将那一张照片给撕了个粉碎。

    撕完了,还很不解恨的扔上的又踩了两脚。

    “言梓瞳,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敏敏!”周云如一脸诧愕的看着她,“你干什么?”

    言希敏不说话,只是快速的翻着相册。

    相册里的照片其实不多,也就十几张的样子。但是母女俩的照片却只有这么一张。

    言希敏看着这唯一的一张照片,被她给毁了,脸上扬起一抹阴森森的冷笑。

    “我让她以后都看不到她的死鬼老娘!”言希敏一脸趾高气扬很是出气的说道。

    周云如的眉头紧紧的拧了拧,赶紧将那扔在地上的碎片捡起,往垃圾桶里扔去。又将相册重新放回盒子里,盖上盖子。

    书房

    言越文冷冽的双眸直视言梓瞳。

    言梓瞳坐在他对面,一脸平静又淡然的直视着他,没有一点惧意与慌乱。

    确实,与以前的言梓瞳不一样了。

    现在的言梓瞳竟是有一种让人愄惧的感觉了,也有一种强势的气场了。

    “你现在与容少是什么关系?”言越文直视着她沉声问。

    言梓瞳不紧不慢的一笑,“爸爸觉得我应该和容少是什么关系?”

    “那你知不知道,言氏现在不止被高湛压着,还被容肆压着!”言越文凌厉的双眸踱视着她。

    “所以,爸爸希望我怎么做?”言梓瞳面无表情的问,然后嗤声一笑,“还是说,又像三年前那样,想把我送上谁的床?在来换取你的荣华富贵?”

    “啪!”言越文重重的往桌面上一拍,愤愤的瞪着言梓瞳,“言梓瞳,你用什么态度跟我说话?”

    “那爸爸觉得我应该用什么态度跟你说话?”言梓瞳不答反问。

    言越文的眉头拧成了一团,紧的几乎都能夹死一只苍蝇,愤愤的瞪着言梓瞳,“我把你养这么大,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

    “我很感激爸爸的生养之恩,所以三年前我不是已经报答过一次了吗?”言梓瞳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冷冷的说道,“至于现在,容肆这边我可以帮着劝他收手。但是高湛那边,抱歉,我无能为力!”

    言越文从公文包里拿出一本户口本,“啪”的一下丢到言梓瞳面前,“这又是怎么回事?”

    言梓瞳拿过户口本,凉凉的看一眼,不以为意的耸肩一笑,“爸爸都不知道的事,我怎么会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