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2章 现在知道怕了?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5:19本章字数:2041字

    这下言希敏彻底被吓到了,她感觉到那薄薄的凉凉的镜片就那么抵在她的脑子上。

    只要言梓瞳稍微一用力,她的脖子就会被割断。

    言梓瞳那拿着碎片的手却是连抖都不曾抖一下,那看着她的眼神就好似淬了火一般,又像中中了疯魔一般。

    言希敏已经吓的浑身只会哆嗦,就连两条腿都开始颤抖了,那看着言梓瞳的眼神,满满的全都是惊慌与恐惧,就连上下牙齿都在打颤了。

    周云如亦是被吓到了,双眸瞪的死大死大的盯着言梓瞳。

    这一刻,她就好似不认识言梓瞳一般,怎么都不相信她竟然会有这样的举动。

    她的脚上有血渍,是在踢碎镜子时,被划到的。

    她今天穿的是裙子,脚踝处被划破了好几条深浅不一的口子。然而她却一点疼痛的感觉也没有。有的只是愤怒!

    她连唯一仅有的一张与妈妈的合影都没能留住,让这对母女俩撕碎成这样。

    她双眸一片腥红,如喷血又淬火一般的凌视着言希敏,那眼神直让言希敏整个人都在不停的颤抖着。但是,却又不敢抖的太厉害。

    因为她生怕抖动的厉害了,言梓瞳手里的那碎片就会划破了她的脖子。

    此刻,她都能感觉到脖子处有隐隐的疼痛传来,似乎皮肤已经被划破了。

    周云如就站在言希敏的身边,瞠目结舌的盯着言梓瞳,就好似舌头被人拔了一般,竟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言梓瞳的举动,着实让母女俩都吓到了,满满的全都是惊慌与恐惧的看着她。

    此刻,言梓瞳在母女俩的眼里看来,那就是一个中了魔的疯子。

    “妈,妈!”言希敏战战兢兢的唤着周云如,眼睛满满的惊恐的看着言梓瞳,不敢动,想让周云如救救自己。

    明明很害怕,整个身子都在抖,但是偏偏她却还非得要逼着自己不能有太大的动作。因为她怕如果自己的动作大了,不是言梓瞳划伤了她,而是她自己把自己给划了。

    脖子,那是最脆弱的地方,而言梓瞳此刻拿碎片抵着她的地方正她是她的脉博。

    她甚至有一种感觉,如果言梓瞳真的把她的脉给割断了,她会不会像电视里拍的那样,血溅当场。

    “言……梓瞳,瞳瞳!你别这样,不要冲动,你冷静点。你听我说,能不能先把镜片放下,你这样会伤到自己,也吓到敏敏的。”

    周云如小心翼翼又胆战心惊的看着言梓瞳,好言好语的恳求着。

    “怕了?”言梓瞳阴阴冷冷的睨一眼周云如,然后将视线落在言希敏身上,面无表情的说道,“现在知道怕了?刚才撕照片的时候怎么就不知道怕?”

    “不,不,不是我!不是我,我没有!”言希敏矢口否认,满脸恐惧的看着言梓瞳,眼眶已经湿了,就差流泪出来了。

    “不是你?”言梓瞳的视线从她的身上移到周云如的身上,“那是你?”

    周云如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言梓瞳当然知道照片是谁撕的,除了言希敏之外还能有谁?

    周云如虽然也不见得想她们母女好,但是她却还不至于做这么幼稚的事情。她最想做的事情,是让自己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

    “瞳瞳,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你先放下那镜片,你别吓着敏敏!”周云如小心谨慎的看着她说。

    “啊!”言希敏一声刺耳的惊叫。

    言梓瞳手里的碎片毫不犹豫的扎进了她的大腿上。

    瞬间,殷红的血冒了出来,言希敏那白色的裙摆被染红了。

    言梓瞳一脸阴郁森冷的看着她,“我说过的,再敢对我妈不敬,就不只是打一个耳光了事了。希望你能记住了今天的教训。”

    说完,再毫不犹豫的拔出那扎在言希敏大腿上的碎片,狠狠的往地上一扔,再冷冷的剐一眼已然僵直呆的周云如,径自朝着门口走去。

    言越文闻声朝着房间走来,走到门口时与出房间的言梓瞳遇了个正着,眼角看到了房间里的一片狼藉,以及大腿还在流血的言希敏。

    “爸爸……”言希敏满脸委屈又痛苦的唤着她。

    “怎么……怎么回事?”言越文凌视着言梓瞳,厉声质问。

    言梓瞳狠狠的剐一眼那对母女,对着言越文冷声道,“本来,我是打算跟容肆好好的说,希望他能满足你的 那个要求。但是现在看来,没必要了。你们就好自为之吧!”

    说完,迈步绝然离开,连头也没有回一下。

    言越文还一头雾水的样子,脑子里还回响着言梓瞳的话。

    “爸爸,她疯了。言梓瞳疯了,她踢门进来一脚踢掉了镜子,还拿那碎片扎我的腿。爸爸,你看,这是她扎的!”

    言希敏哭泣着,指着自己那流血的大腿,满腹委屈又可怜的对着言越文说道。

    “言梓瞳,你真是疯了!”方越文咬牙切齿的咆哮着。

    言梓瞳听到了,但是却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出小区,拦了一辆出租车。上车,报也东方都锦酒店后,便是一脸木然的坐在后车座上,双眸怔怔无神的看着车窗外。

    手机响起,她也好像没听到一样。

    直到响的快要停止时,她才回过神来,接起,“喂。”

    “哦, 亲爱的,你终于接电话了!”耳边传来杨立禾的声音,“我还以为我打的不是时候呢!怎么了,我是不是又打扰到你和容少的好事了?”

    她的语气里,永远都透着一抹不正经与风骚。

    “没有,我在出租车上。怎么,找我有事?”言梓瞳木声问。

    “宝贝,你怎么了?你的声音听起来好像不太对啊!”杨立禾感觉到了她的不对劲,敛去她那不正经与风骚,很是关心的问。

    言梓瞳勾唇有些牵强的一笑,“没事。说吧,找我什么事?是不是上次的事情,已经有眉目了?”

    “瞳瞳,你真的没事?”杨立禾有些不放心的问。

    “真的没事,不用担心。我怎么会让自己有事。”言梓瞳强硬的说道。

    “你没骗我?”杨立禾追问,“宝贝,撒谎的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