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4章 你想让我接替她?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5:19本章字数:2031字

    覃天恩站于门外,沉厉的双双眸直视着她。

    言梓瞳快速的敛去眉宇间那隐隐的不悦,朝着覃天恩扬起一抹清隽而又敬重的浅笑, “您好,唐太太。”

    覃天恩的视线越过她环视着言梓瞳身后的房间,脸上没有太多的表呢,冷冷的一脸排斥的样子。然后视线又重新锁落在言梓瞳身上,用着漫不经心又带着一丝嘲讽的语气说道,“言小姐,有时间一起喝杯咖啡吗?”

    言梓瞳微笑着点头,“好。”

    三楼开放式咖啡馆

    言梓瞳与覃天恩在靠窗的位置,面对面的坐着。

    两人面前各自摆了一杯咖啡,飘香着袅袅的咖啡香味。

    言梓瞳手里拿着勺子,在咖啡杯里轻轻的晃搅着。面带微笑的直视着覃天恩,丝毫没有愄惧的样子。

    覃天恩端起咖啡杯,浅浅的抿上一口,依旧沉寂着一张脸,面无表情的审视着言梓瞳。

    她的动作高贵优雅,只是眼眸里流露着一丝嫌恶而已。

    覃天恩不说话,言梓瞳亦是不说话,同样端起杯子送于唇边,不紧不慢的扭上一口,等着覃天恩的说话。

    言梓瞳是一个和奶沉得住气的人,更不是一个遇事遇人便紧张慌乱的人。就算面对覃天恩,容肆的亲妈,亦是没有流露出一抹慌乱之意来。

    见着言梓瞳这不慌不乱,不急不燥的样子,倒是覃天恩微微的有些小吃惊。

    她竟是这般沉得住气吗?

    “言小姐和容肆认识多久了?”覃天恩终于出声,语气淡凉又轻斥。

    “三个月。”言梓瞳如实以答。

    “三个月?”覃天恩轻咬着这三个字,脸上浮起一抹嗤之不屑的冷笑, 那凌厉的双眸将言梓瞳又是的深深的打量了一番,继续不紧不慢的说道,“言小姐知道我今天来找你的目的吗?”

    言梓瞳微笑着点头,“知道,唐太太希望我离开容肆。”

    “呵!”覃天恩很满意的一声轻笑,倒是一脸欣慰的看着言梓瞳,缓声道,“言小姐很聪明,如果不是因为某些原因的话,我一定会很喜欢你的。”

    “谢谢!”言梓瞳浅笑盈盈的说道。

    覃天恩勾唇一笑,“先不要谢的太早了。至少到一个为止我喜欢不起来你。既然你知道我找你的原因,那么请问言小姐打算怎么做?”

    “唐太太希望我怎么做?”言梓瞳不答反问。

    覃天恩的眉头有些不悦的拧了一下,双眸一片阴郁的直视着言梓瞳,冷冷的道:“言小姐,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你知道我今天来找你的意思,你现在还反问我?”

    言梓瞳扬眉一笑,唇角挑了挑,露出她那一对浅浅的可爱又俏皮的梨涡,缓声说道,“是啊,我就是知道唐太太的意思,所以才问您希望我怎么做?”

    覃天恩突然间明白了,唇角扬起一抹讥讽的嘲笑,端起咖啡杯又是优雅的抿上一口,轻轻的放下。对着言梓瞳沉声说道,“说吧,你想要多少?”

    言梓瞳挑眉一笑,“那要看容总在唐太太心里值多少钱。”

    覃天恩脸上的笑容隐隐的僵了一下,眼眸里划过一抹不悦的凌厉。

    言梓瞳却是不紧不慢的继续说道,“我想,易太太应该也很快会来找我了。相信她的目的应该和唐太太是一样的。唐太太,您觉得我应该人抬价吗?”

    “你当容肆是商货吗?还抬价?”覃天恩一脸不悦的凌视着言梓瞳斥道。

    言梓瞳却是不以为意的莞尔一笑,“怎么?不是吗?他在你们心里不就是一个商货吗?一个达成你们最大利益论的商货吗?”

    “你知道什么!”覃天恩一脸怒然的怒斥着言梓瞳。

    言梓瞳却依旧扬起一抹漫不经心的浅笑,“抱歉,我真的什么也不懂。”

    覃天恩还想说什么的时候,手机响起。

    “喂。”覃天恩接起电话。

    电话里,对方不知道说了什么,只见覃天恩的脸色瞬间就黑沉了,眉头更是拧的紧紧的,眼眸里闪烁着一抹怒意,对着电话那头的人沉声说道,“我知道了,等我回来再说。”

    说完直接挂了电话,然后用着很是复杂的眼神看着言梓瞳,那眼神犹如两道厉光,就那么扎刺着言梓瞳。

    言梓瞳不知道对方都跟她说了什么,也不知道此刻覃天恩的脑子里在想什么,但是从她的眼神里,看得出来,她有一抹怒意。

    所以,电话那头的人说的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覃天恩突然扬起一抹怪异的笑容,看着言梓瞳的眼神亦是变的有些深不可测,就这么看着她足在半分钟的时间,才缓声开口道:“听说言小姐与你父亲的关系不是很好?”

    言梓瞳淡淡的一笑,“算不上不好,一般有后妈的家庭,差不多应该都是这个关系,算是很正常的父女关系。”

    她说这话,那有一种一语双关的意思。也有一处暗喻的成份在的,自然是说给覃天恩说的,说她和唐棠的关系也并不如表面上看到的那样。

    覃天恩再次扬起一抹怪异的笑容,淡淡的直视着言梓瞳,“容桦知道你和容肆的关系?”

    言梓瞳点头,“知道。”

    “她没有反对?”我

    “至少没有如唐太太这么直接。”言梓瞳还是如实以答,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

    覃天恩勾唇一笑,笑的意味深长,“言小姐倒是说话很直接。”

    “所以,唐太太的意思是不反对了?不用我再离开容肆了吗?”言梓瞳一脸自信的看着覃天恩问。

    覃天恩端起咖啡不紧不慢的饮着,笑的深不可测的看着她,问:“为什么这么问?还这么自信?”

    “唐太太的表情和态度告诉我的。”

    “哦?”覃天恩弯笑,她的笑容达不到底部,就这么深不可测的看着她,“不如言小姐说说看,为什么我会突然之间改变主意了?想让我同意,那总得有让我同意的资本的。”

    言梓瞳端起咖啡,润一口,缓声说道:“或许你手里的那颗棋子,已经废了,达不到你的目的了。所以,你希望我接替,我说的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