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6章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5:19本章字数:2026字

    言梓瞳一时之间还没有反应过来,他问的是什么。

    随着他的视线低头看去,这才发现自己右脚的脚踝处,好几条划破的伤口,长短深浅不一。

    那是在言家的时候,踢镜子时划破的。

    就连脚上白色帆布鞋都沾了血渍。

    她刚才就是这么和覃天恩一起去三楼的咖啡厅的吗?

    血渍已经凝固了,她也没有疼痛的感觉。

    看着他那紧张而又愤怒的表情,言梓瞳只是淡淡的耸肩一笑,轻描淡写的说道:“不小心划伤的,不是什么大事,你不用那么紧张的。”

    容肆的眉头拧成了一团,精睿而又深邃的双眸如炬一般的凝视着她,似是要将她吞腹入肚一般。

    言梓瞳以为他会动怒的,甚至会责骂她的,却不想他只是轻叹一口气,看着她有些无奈的说道,“进去,给你抹药。”

    “嗯?”言梓瞳一时半会竟是没能反应过来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见她露出一抹愕然又迷茫的眼神,容肆又是无奈的一叹气,伸手轻轻一拧她的鼻尖,低声说道:“难道你还想一直让它这么挂彩着吗?”

    说完,搂着她的腰,朝着自己的套房走去,按指纹开门,搂着她进屋。

    言梓瞳坐在沙发上,只见他转身进了洗浴定,然后出来时,手里端着一个脸盆,脸盆里装着水。

    他这是……要给她洗脚?

    言梓瞳看着他,漂亮的眼眸里流露满满的不可思议与惊愕。

    就那么瞪大了双眸,一眨不眨的盯着他。

    他就那么端着脸盆,在她面前蹲下,矜贵的双手拿过她的脚,替她脱去鞋子,又脱去袜子,又将她的脚放进水盆里。

    言梓瞳就这么怔怔的,脑袋一片空白的看着他那一气呵成的动作,怎么都不相信自己看到的。

    他在做什么?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洗脚,他竟然在给她洗脚?!

    言梓瞳是震惊的,是不可置信的,甚至是无法接受的。她就那么呆若木鸡的看着他,完全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直至双脚浸没入水,传来暧暧的温意,以及他的大掌握着她的足部。

    言梓瞳冷不禁的打了个寒颤,本能的想要收回自己的脚,却被他的大掌按住,握紧。

    掌心贴着她的脚底,指腹轻轻的揉着她的脚踝骨。

    一阵一阵麻酥的感觉自脚底袭来,她就好似整个都被电到了一般,那一抹电流瞬间从脚底流窜,然后漫延遍布全身。

    情不自禁的屈了下自己的脚趾头,大脑更像是被灌了水一般,一片空白。就那么傻怔怔,如木鸡般的看着他。

    他就蹲于她面前,尽管如此,他浑身上下依旧散发着一抹矜贵与优越的气场,一如那高高在上的帝王一般。

    他的手指很漂亮,没于水里,更显的有一种修长优雅的样子。

    每抹过她的每一寸肌肤,都好像有电流过一般,击起她的阵阵悸栗与涟漪。

    “我……自己来。”言梓瞳回过神来,弯身,却又被他制止了。

    “坐好了!”他深睿而又漫扬的说道,那深不可测的双眸沉沉的盯她一眼,透着一抹不容抗拒的命令。

    言梓瞳那刚刚弯下的三十度角,在听到他的这话时,竟是很听话的直回了。

    然后就那么双眸迷朦而又荡漾的凝视着他。

    此刻的心情,是很复杂的,说不出来的一种感觉。

    她就好似置身于那软棉棉的云层之端一般,不真实的感觉遍袭她的全身。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 一个男人竟会蹲身为她洗鞋,而且这个男人还是容肆。

    他是那么高傲又矜贵的一个人,却为她洗脚?

    言梓瞳觉得,这一定是她在做梦。要不然,这完全是不要能的事情。

    右手往自己的大腿上拧去。

    疼痛传来。

    “疼?”他抬眸,深沉如海一般的眼眸直视着她,慢悠悠的问。

    “啊?”言梓瞳一脸森然怔愕的看着他,然后摇头,“不疼,小伤而已。”

    她以为他问的是脚上的划伤。对于她来说,确实不疼。肌肤上的疼,哪里及得上心灵上的疼呢?

    更何况,还只是一点小小的划伤而已。

    对她来说,言越文对她的态度,那是最疼的。

    当然,现在已经过疼痛期,完全麻木了。最疼的是三年前,她怎么都无法相信自己的父亲,会为了他所谓的利益,将她下药送上男人的床。

    她足足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来接受,消化,才能接受这个事实。

    所幸,她的身边有一个杨言禾,一个不是样人却胜似亲人的杨立禾。

    容肆将她的脚放于自己的腿上,拿过毛巾,替她擦拭着水渍,斜她一眼,不温不火的说道,“不疼的话,你还可以拧的更重的一点。”

    “……”

    言梓瞳竟一时无言以对,也明白过来他刚才问的“疼”并不是她脚上的伤,而是她自己拧自己大腿的动作。

    脸上的表情的一点窘迫,朝着他干讪讪的一笑,然而换来的却是他的一个凉快凉的白眼而已。

    将她那有伤口的脚放于自己的腿上,再用毛巾小心翼翼的擦干。

    这才往沙发上一坐,直接揪着她受伤的腿搁于他的腿上,又拿过一支药膏,动作轻揉的替她抹着药。

    凉凉的感觉自脚上传来,还有他指腹抹过的每一处,都有一抹灼灼的温度。

    言梓瞳怔怔的看着自己的脚,视线锁于他的手指上,眼神扑朔迷离,还有一丝氤氲。

    “容肆。”她轻声的唤着他的名字,视线从他的指尖移到他的脸上。

    “说。”他没有抬眸,继续动作轻揉的替她抹着药,却如赦天下一般的说了一个很简练的字。

    她美目前流转,顾盼生姿的凝视着他,舌尖不经意的轻描着自己的唇沿,似是做一个很大的决定一般的正色问,“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他指尖的动作微微的停顿了一下,抬眸,与她四目相对。

    对视间,一抹电流在两人之间传递滋延。

    灼灼的双眸,一瞬不瞬的凝着他,薄唇轻启,悠长而又沉缓的说道:“那你觉得我应该对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