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8章 不用再去容氏上班了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5:20本章字数:2033字

    高蕴音回到高家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拖着一身的疲惫与虚弱到家的时候,却没在客厅里看到高家的人在等她。

    客厅也没有亮灯,一片膝黑,就连一个佣人都没有留着等她。

    看着眼前这冷漠又炎凉的一幕,高蕴音只觉得心里一阵一阵的冷意袭来。

    他们不是应该等着她的回来吗?不是应该问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不是应该关心一下她,更或者是关心一下她和容肆的事吗?问问她,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又或者给她出出主意吗?

    要是,他们竟是如此的漠不关心。

    她就不相信,他们会不知道容肆没有和她领证的事情。容桦怎么可能会不跟他们说?

    可是,别说等她回来,这一整天,他们竟是连一个电话也没有打过来,问问她。

    这就是她的家人,如此漠不关心她的家人。

    到底她在他们眼里,是什么?

    也对,她又怎么会是他们的家人呢?

    她是姓高,但却早就没有家人了。她的父母早就没有了,她只是一个寄居在高家的可怜虫而已。

    看着这漆黑的客厅,高蕴音的鼻子有些泛酸,眼眶也有些湿润了,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啪!”

    灯亮起,刚才还一片漆黑的客厅,瞬间就一片通明。

    老太太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阴沉着一张脸,乍看上去,竟是有一种恐怖的惊吓感觉。

    高蕴音冷不禁的被吓了一跳,本能的往后退去两步,一脸惶恐的看着老太太。

    老太太脸上的表情是很吓人的,再加之脸上的皱纹,在灯亮起的那一瞬间,更是如恐怖片里突然间跳出来的老妪一般。我

    “奶……奶。”高蕴音一脸胆战心惊的看着老太太,轻颤的唤着。那看着老太太的眼神有些闪烁,泛着不可抹去的慌惧。

    她的手不禁的拽着裙子的腰际处,手心里竟是冒着汗珠。

    老太太凌厉的眼眸如利剑一般的射着她,没有一丝感情,直将她浑身上下都扫量了好几遍。也不说话,就那么阴森森冷的郁郁的直视着她。

    那眼神看得高蕴音浑身不自在,就好似她是一个透明人一般,又更像是脱光了衣服站于老太太面前,如一只猴子一般任由着她观赏着。

    这种感觉,让高蕴音很不喜欢,甚至可以说是厌恶的。

    但是, 她却又不能将这样的感觉表露在脸上,只能硬着头皮一脸战战兢兢又委屈可怜的看着老太太。

    老太太却是突然之间露出一抹冷冷的的带着嘲讽与不屑,甚至可以说是凛然的森笑,对着高蕴音说道,“明天起,你不用再去容氏上班了。”

    高蕴音大惊,一脸愕然又不知所措的看着老太太,急急的问:“奶奶,为什么?”

    “为什么?”老太太脸上的表情瞬间又是凌厉了几分,“腾”的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双眸如箭般的凌视着高蕴音,“你还有脸问我为什么?啊!我高家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怎么,你还想继续丢人现眼吗?我高家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一个没用的东西!连这么一点小事也做不好!”

    “奶奶,不是我……”

    “你给我闭嘴!”高蕴正想解释,却被老太太遏止,那一双眼睛老辣又阴戾的盯着她,完全不给她一点辩解的机会,“我不想听什么理由,我只看结果。我之前是怎么跟你说的?既然你听不进也做不到,那就不用再浪费时间了。我没这么多时间跟你耗。”

    高蕴音觉得自己很委屈,这事怎么就能怪她呢?她不是没去做,更不是没尽心尽力,她比谁都更想拥有容肆,成为他的妻子,可以名正言顺的站在他的身边。

    但是,她怎么会想到,他竟是要言梓瞳也不要她。

    这一切根本就不是她能控制的,她到现还一肚子的伤心与不甘。

    可是,她的奶奶,不止没有安慰她,还在这里责怪她的不作为,甚至还让她明天起不用再去容氏了。

    不去容氏,那她岂不是连容肆的面都见不着了吗?

    不!

    她是绝不会就这么甘心的,她一定会从言梓瞳手里把容肆抢过来的。

    “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你听不明白吗?”老太太面无表情的看着高蕴音,有些不奈烦的说道。

    “奶奶,我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

    “不用再说了,就这么决定了!”高蕴音乞求着,但是话还没说完,老太太再一次面无表情的打断,阴沉着一张脸厉声道。

    说完,没再看一眼高蕴音,转身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奶……”高蕴音还想说什么,然而老太太却是连头也没有回一下,一副不想再搭理她样子。

    高蕴音就那么怔怔的,呆呆的站于原地,双眸直直的看着老太太的后背,张嘴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她知道,也很明白,她已经彻底被老太太放弃了。容肆,再也没有她的机会了。

    心,一阵一阵的在往下沉,如同被刀剐着一般。因为容肆,更因为高家人的绝情。

    仰头,深吸一口气,将那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硬生生的逼了回去,不让它滑落下来。

    仰头之际,看到二楼的走廊拐角处,易美玲正面无表情又阴阴郁郁的站着,如同黑夜里的一个鬼魅一般,就那么森森然的睨视着她。

    高蕴音能看到,易美玲的嘴角竟是噙着一抹隐隐的,若有似无的得逞与嘲讽的冷笑。

    见高蕴音看到她,易美玲从的拐角得走过来,对着楼下的高蕴音温慈一笑,“音音啊,时间也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高蕴音有些盲目的看着她,凉凉的问,“大伯母,是否也知道了?”

    易美玲微微的一怔,随即又是慈爱的一笑,“音音啊,你也别想太多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还是高家的二小姐。回房洗个澡,早点休息。”

    说完,朝着高蕴音又是慈柔一笑后,转身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高家的二小姐?

    高蕴音冷笑,真是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啊!

    既然你们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