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2章 小三转正?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5:20本章字数:2035字

    “轰”的一下炸开了!

    言希敏已经跟别的男人结婚了?

    都已经结婚了,竟然还要跟欧家的少爷结婚?

    重婚啊! 而且还是明目张胆啊!

    这言希敏果然是太豪放了啊!

    于是一时之间,这消息再一次轰炸了。

    林淑媛怎么可能放过一个这么好的机会呢,自然是对着那些个“啪啪”响的镜头,又是一阵抵毁与痛斥言希敏,当然是把所有的过错全都推到了言希敏的身上。

    还有就是暗示着周云如不会教女儿,什么样的人教出什么样的人来。

    周云如自己也不是个什么好女人,她可是小三转正的。你看言希敏就只比言梓瞳小几个月就知道,她是个什么人样的货色了。

    言越文的老婆还是死的时候,她就已经爬上了言越文的床。说不定啊,人家正经的太太就是这么被她给气死的呢!

    还有她这个后母对人前妻的女儿有多么的不善待啊,轻则动口,重则动手。这些事情,他们可都是知道的。

    “吧啦吧啦”的就只听到林淑媛在那里说个没完没了的,就好似抖糠筛子一样的,该是说的不该说的全都说了出来。

    当然,由于她的身份问题,她不可能真如当街泼妇那般说的毫无顾忌的,这话还是说的很委婉的。

    言越文一脸气愤的朝着大门这边走来,远远的便是看到欧家一家三口,还有那一群拿着相机“啪啪”拍个不停的记者。。

    十分不悦的拧了下眉头,眼眸里闪过一抹凌厉与阴狠。

    不用想也知道林淑媛在那里说些什么了。

    这个时候,他出去,无疑是自己找麻烦的。

    朝着门口的方向狠狠的瞪一眼,转身朝着后面的门走去,直接从后门离开。

    周云如和言希敏母女俩在问出那个男人的名字时,几乎是咬牙切齿的离开登记大厅的。大步朝着门口走来,此刻母女俩就只想找到了那个男人,跟他好好的把这笔账清算一下。

    母女俩太过于急着要去找那人算账,根本就没想到门口围堵着的那群记者,也没有想到林淑媛对着记者都说了些什么话。

    就只知道一个劲的朝着大门勃然大怒的走着。

    “言太太,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言小姐明明都已经结过婚了,还要跟欧少爷再次结婚吗?难道你们不知道重婚是犯法的吗?还是说,言小姐的口味一直都是这么重的?就好似之前的车震门一样?”

    “言小姐,请问一下,你那新婚丈夫是谁?”

    “言太太,怎么没见到言总?言总知道言小姐已经结婚的事情吗?”

    “言太太,你女儿和言家大小姐只相差两个月。可是听说那个时候,言总的前妻还没有去逝,那是不是说明你其实是小三转正的?”

    “言太太,听说言家大小姐已经被你们母女俩赶出言家了。这是真的吗?”

    “言太太……”

    “言太太……”

    母女俩还没有反应过来,记者的问题是一个接着一个,珠连炮轰般的投过来,而且个个都是直指她以前做过的事情。

    周云如和言希敏瞬间被这些问题给难住了,一时之间竟是不知道该是怎么回答了。母女俩就那么怔怔的呆呆的杵立于原地,一脸茫然又慌张的看着那“啪啪”亮着的闪光灯,竟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当然,周云如最气愤的是听到“小三转正”这四个字。

    小三,对于她来说,那就是一种污辱。这些年来,从来没有人这么跟她说过,她也很刻意的回避着这件事。

    然而此刻,却被这群记者如此赤裸裸的说出来,一点情面也不顾。

    周云如的脸“刷”的一下就黑了,黑的跟个锅底没什么两样了。

    “谁跟你们说这些的?谁让你们在这里胡说八道的!你们什么都不知道,就在这里胡乱的猜测,信不信我可以告诉你们诽谤的!”

    周云如气的铁青着一张脸朝着那群记者怒吼着。

    “小三”两个字刺激到了她的神经,此刻她几乎是梗着脖子怒吼的。于是,脸上的表情要说有多狰狞就有多狰狞,脖子上那青筋都凸了起来,用扭曲来形容都已经及轻了。

    向来,周云如在人眼里的形像都是温婉的,高贵的,端庄的,从来都是笑盈盈的面对人的。

    但是,这一刻,所以有的贵妇样全都被她抛到了九霄云外。此刻,站于公众面前的那就是一个呲牙咧嘴,张牙舞爪,面部狰狞扭曲到完全无法形容的丑陋女人,就跟个张着血盆大口的女魔头没什么两样。

    尽管她的身上穿着华丽的服装,脸上更是化着精致的容妆,更是在其他人眼里看来,却更显的獠牙怒张,奇丑无比了。

    记者们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了,那闪光灯是“咔咔”的响个不停。

    “别拍了,你们都别拍了!”言希敏亦是怒圆瞪的朝着记者们吼着。

    此刻,母女俩的表情可谓是异曲同工,十分的相似。都是那么的令人憎恶。

    “我告诉你们,这一切都是言梓瞳那个贱人的阴谋。我什么也没做,全都是她陷害我的!你们这群没头脑的蠢货,不去质问言梓瞳那个贱人,却在这里盯着我不放, 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啊!”

    言希敏咬牙切齿,满脸怨愤的朝着记者们撕吼,就差对他们动手动脚了。

    “言小姐,你说这一切都是言家大小姐陷害你的。可是,登记结婚这样的事情,也是别人能陷害的吗?谁不知道,这是需要当事双方拿着身份证和户口本来民政局亲自拍照办理的吗?你这么说,那可完全不能取信于我们呢!”

    “我没有,我根本连那个男人是谁都不知道。我怎么跟他登记结婚!”言希敏一脸愤然不平的说道,“你们去问言梓瞳,去问那个贱人!一定都是她搞的鬼!”

    “你一口一个叫着自己的亲姐姐贱人,这样真的好吗?”

    “她本来就是贱人,谁知道她都爬上过几个男人的床了?”言希敏一脸恶狠狠的说道。

    “对不起,请让一让,我就是敏敏的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