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9章 旧情人出现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5:20本章字数:2031字

    容肆面无表情的看着门口处坐在轮椅上的女人,脸上漾着清浅而又蜜柔的温婉微笑,那一双漂亮的眼睛波光粼粼的凝望着他。

    脸色有些泛白,也有些消瘦,颧骨略凸出,眼眶则是深深的凹了下去。看起来楚楚可怜又我见犹怜的样子。

    她微仰着头,就那么含情脉脉的望着他,脸上眼眸满满的全都是期待与满足,就好似这么看着他,已然看到了全世界,拥有了全世界一般。

    “我前两天刚刚醒来,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不好意思,以这样的形像出现在你的面前。”高玉瑾扬起一抹苦涩而又无奈的浅笑,盈盈的望着他,“但我实在是太想要见到你了。三年不见,你还是一点也没有变,和我记忆中的一样。”

    她脉脉柔情的凝望着他,柔声细语般的说道。

    她的声音很好听,就好似那婉转的黄鹂鸟在唱歌一般,给人一种心情愉悦的感觉。

    言梓瞳隐约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很好听。出于好奇,从厨房里走出,朝着门口处探头望去。

    正好与高玉瑾的双眸对视上。

    高玉瑾在看到言梓瞳,微微的僵怔了一下,但很快便是敛去,脸上依旧保持着那和风细雨一般的笑容,就好似没看到言梓瞳一般,依旧脉脉含情又波光粼粼的凝望着容肆。

    就好似这一刻天地成物,唯只有他们两人一样,其他任何人和事都无法入她的眼,也不能打断她对他倾注相思之情。

    言梓瞳看到高玉瑾的那一刻,心里莫名的划过一抹酸涩。特别是她那望着容肆的眼神,太过于用情与专注了。

    瞬间,言梓瞳懂了,明白了。

    眼前的这个女人, 应该就是他的旧情人,是易行知吞吞吐吐不想说的那个姐姐,是高湛的妹妹,也刚才高蕴音口电话里所说的有关容肆之前的事情的主角。

    这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就算这消瘦,坐在轮椅上,也依旧不减她的美以及那温婉的气质。

    她才是高门大户里走出来的知书达礼的淑媛,与她一比,高蕴音显然就成了小家子气了。

    “我能进去坐坐吗?”见容肆一直不说话,高玉瑾笑盈盈的说道,“这里,我也有三年没来了。不知是否还与当初一样?三年的时间,好像改变了很多呢!”

    “谁送你来的?”容肆终于开口了,他的声音沉寂而又冷洌,不带一丝情愫。

    高玉瑾一脸温笑而又盈柔的望着他,然后指了指他的脸颊与脖子处,又在自己的相同的地方比划了一下,扬起一抹兴致盎然的不知笑,“你……刚才在做饭吗?我记得你以前是不会做饭的,每次都要我动手。”

    她有些吃力的转着轮椅进房间,并没有往厨房的方向望去,也直接忽视站厨房里的言梓瞳,视线落在客厅里,环扫着。然后又慢慢的移向房间的方向,缓声说道,“还是记忆中的布置。这套沙发还在,我记得当初是我们一起去挑的。还有这个青花瓷花瓶,当初我在网上看到的图片,说挺好看的。结果你花了大价从别人手里买回来的。呵呵!”

    高玉瑾甜蜜而又开心的浅笑,看着房间里的一切,一脸满足而又幸福,就好似时间倒流到了三年前。

    容肆的眉头拧了一下,脸上的表情说不出来是什么情绪,总之就是阴阴沉沉,森森冷冷,就好似从阴暗的地狱里爬上来的一般幽冷。

    言梓瞳并没有因此而避开,她就那么左手端着那盘刚炒好的苦瓜,右手拿着筷子,半倚靠在一旁的门框上。脸上噙着一抹好整以暇的浅笑,悠然自得又惬意满满的吃着苦瓜。

    就好似她此刻吃的是世间美味,而不是苦涩难咽的苦瓜。

    如果说第一眼看到高玉瑾,让她觉得这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那么现在,她已然清楚高玉瑾的用意七八分了。

    她明明就看到了自己,但是却当作没看到,而且连眼角都不往厨房这边瞟一下,那就说明,她应该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

    所以她故意的当没看到,当然那些有感而发的深情话语,也是说给她听的。

    言梓瞳承认,听到那些话,她心里确实有一些不爽,有一种酸酸的感觉。

    但是,那又如何?

    她向来都不是一个感性超过理性的人,再何况,她与容肆之间还有另外一种关系的存在。

    想跟她玩这种心计,那还真是缺了一点!

    言梓瞳心里冷冷的轻嘲着高玉瑾。

    怡然自得又悠哉乐哉的吃着美味的苦瓜,冷眼旁观的看着高玉瑾,看她接下来还会说出什么来。

    高玉瑾吃力的推着轮椅,脸上露出一抹苦涩与无助,转眸盈盈的望一眼容肆。

    他却一点也没有要过来帮她推轮椅的意思,就那么一脸淡然而又冷漠的站于门口的玄关处,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他的脸颊与脖颈处依旧还沾着蕃茄酱。

    红色的蕃茄酱,在她眼里看来是那么的刺眼,同样也刺痛着她的心。

    不用想也知道,是谁沾上去的。

    怎么可能是他自己呢?

    一定是厨房里的那个女孩子了。

    他竟是让她碰他的脸和脖颈吗?他不是一向都不喜欢别人碰触他的身体的吗?

    纤细的手指轻轻的抚着那个摆放于架子上的青花瓷瓶,很是认真又仔细的看着,缓声说道,“我还记得,对方把这青花瓷瓶送来的时候,我正在厨房里准备晚餐。你说想吃鱼,但是你又不愿意沾一点那鱼的血腥味,还一脸认真的跟我说,你有晕血症,见不得血。结果还是我咬牙忍着害怕把那鱼给杀了。然后,一见那血,结果却是我自己晕了。”

    说到这里,高玉瑾又是一脸开心的笑了笑。

    言梓瞳拿着盘子的手却是僵了一下,眼眸里划过一抹自嘲的冷笑。

    原来,这样的借口他已经不是第一次用了,而是惯用了啊!

    他是想看看她,是否也会如眼前的这个女人一样,见血晕倒吗?

    看来,应该是让他很失望吧。

    “你……呀!”高玉瑾一声惊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