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3章 我在你心里这么值钱!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5:20本章字数:2069字

    何家

    何母正一脸兴奋的数着从婚礼上收到的礼金,脸上的笑容那是怎么都掩不去,就如一朵盛开的桃花一样,灿烂无比。

    这有钱人就是好啊!

    一场婚礼下来,他们一分钱也没出,却收到了这么多的礼金。

    “楠楠,你那还有红包吗?”何母问着何励楠,那笑容已经快咧到眼角了。

    言希敏坐在沙发上,脸上全都是嫌弃与鄙夷,还有恶心。

    住惯了别墅,从小到大锦衣玉食,高床软枕的大小姐,怎么可能适应穷人的生活呢?

    何家房子所在的小区,是很老式的那种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小区。

    最多也就五六层高,而何家则是最高一层。

    言希敏爬楼梯,爬的是两腿都软了,从一楼到六楼。她家的别墅,她从来都只爬一层的。

    最重要的是,这小子真的小的都没有她的卧室大啊!

    屋子里,更是堆满了各种破旧的家具。

    家具其实并不破旧,但是在言希敏这样的大小姐眼里看来,那简直就连垃圾都不如。

    她从来都是用最好的,什么时候用过这样的垃圾了?

    何母也是收拾的十分整齐,井井有条的,但这些看在她大小姐眼里,全都不截堪一提。

    最重要的是,房子竟然只是一室一厅的。

    何励楠是个孝子,何母早年丧夫,又当爹又当娘的一手把他拉扯大,还供他读完大学。现在老了不说,整个人也累出了一身的病。

    所以,何励楠把房间让给何母住,自己则是睡在客厅里的。

    看着那小小的客厅,又是床,又是餐桌,还有沙发,已经挤的连转身的地方都没有了。

    言希敏的眼里浪露出来的满满全都是厌恶与嫌弃。

    但是,此刻,何母可没心思管她这些情绪,她的全副精力都集中的今天到底收了多少礼金上。

    何励楠摇头,“妈,没有了。我都给你了。”

    何母点头,然后视线落在言希敏身上,命令般的说道,“把你身上的钱都交出来。”

    言希敏“蹭”的一下从沙发上跳起,一脸愤愤然的瞪着何母,“老太婆,你脑子有病吧?让我把钱都交给你?你是谁啊?你现在手里拿的那些钱……啊!”

    话还没说完, 脸上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记耳光。

    是何母打的。

    然后头上的假发也歪了。

    何母看出了那歪斜的假发,眼眸里划过一抹厌恶之色,伸手一把揪下她的假发。

    “死老太婆……啊!”

    又是重重的挨了一个耳光。

    “言希敏,我警告你,对我妈客气一点!再敢对我妈不敬,就不止是一个耳光了!”何励楠一脸痛恶深绝的瞪着言希敏警告着。

    言希敏又气又愤,莫名其妙的和这个男人结婚了,她也忍了。至少他这张脸也不是那么难看,和欧竞辰也不相上下。

    新婚第一天,不去酒店也忍了,这才进他们家门不到三个小时呢,母子俩就一个一个巴掌甩给她了。

    “何励楠,你这个混蛋,穷鬼,没用的男人,你竟然敢打我!”言希敏捂着自己被打痛的脸,恶狠狠的瞪着何励楠,顺手抄起茶几上的一个烟灰缸欲朝着何励楠砸去。

    却被何母一把夺下,然后重重的砸在她的肩膀上,“你敢对我楠楠动手?反了天了!你一个女人,敢对你的丈夫你的天动粗,我今天要不好好的教训教训你,你都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既然你爹妈没教好你,那从现在起,就由我来教你!”

    烟灰缸砸的言希敏痛的眼泪都流出来了,这段时间来的所有委屈一股脑的全都蹿了出来。

    言梓瞳欺负她,欧家的人也欺负她,爸爸不管她了,现在连这么一个死老太婆也欺负她。

    “腾”的一下,那一团火就蹿了起来,朝着何母重重的一推,“老不死的,你凭什么打我?你敢打我?你现在……啊!”

    话还没说完,何励楠朝着她就是重重的一脚踢了过来,踢在她的肚子上,一点也没有留情。

    “我刚才警告过你的,别对我妈不敬!言希敏,你给我记清楚了,我妈从现在起就是你妈,是你长辈!你要做的事情就是听她的话,你再敢骂她一句试试?”

    言希敏疼的额头上冷汗都冒出来了,这一脚不止踢得她肚子疼,最重要的是扯到了腿根处那被言梓瞳扎破的伤口啊。

    这几天她都是很小心的,不敢有大动作,而且每天的药也换的很勤。

    都已经好了很多了。

    但是,随着何励楠的这么一脚一踢,言希敏觉得那伤口再一次裂开了。

    伤口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啊。足有三公分长呢。

    她感到腿上有一股暖流传来,伤口流血了。

    “混蛋,八王蛋,我要跟你离婚,我要跟你离婚!”言希敏撕心裂肺的怒吼着,疼的她弯了腰。

    “离婚?”何母一脸冰冷又恶狠狠的瞪着她,“我告诉你,想都别想!要么让你爸把你家的公司交给我楠楠,这样我们二话不说,明天就去离婚!要不然,你就给我在我们家呆着!我们不嫌弃你是个被人搞破的烂货,你倒还有脸说我楠楠!我告诉你,你一天是我何家的媳妇,一天就给我安份着,把你身上的钱都交上来!这个家,我当!

    说完,直接一把扯过言希敏脖子上的钻石链接以及耳朵上的耳坠,何励楠则是拽过她的手,毫不犹豫的夺过她手里的玉镯。母子俩的动作可谓十分的连贯。

    “啊!”言希敏一声怒吼,“你们是强盗吗?怎么这么不要脸啊!言梓瞳,你这个贱人,你把我害惨了!我跟你誓不两立!”

    ……

    容肆一晚上没回来,言梓瞳是在沙发上等他等的睡着了,就这么斜靠在沙发上睡了一晚。

    睁眸醒来时,天已大亮,本能的拿手挡了下自己的眼,客厅里那落地窗照射进来的光线,有些刺眼。

    然后在落地窗前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背对着她,左手插于裤兜里,右手夹着一支烟,此刻白烟正往上冒,积了长长的一条烟灰。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言梓瞳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问。

    容肆转身,双眸一片沉寂的看着她,“没想到我在你心里这么值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