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7章 心,根本就没放下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5:20本章字数:2036字

    无条件转赠?!

    这算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吗?

    不!

    这绝对不会是好事。

    馅饼掉下来也是能砸死人的。

    沐云山庄,那么大的一个度假山庄,价值连城。他却突然间说无条件转赠于她?

    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的事情?

    他连自己儿子都没有赠于,沐乔旸对于沐云山庄,都只有使用权,没有拥有权,连一个合作项目他都不能作主。

    那可是他的亲生儿子!

    他现在却这么大方的把整个沐云山庄送给她?

    这让言梓瞳不禁想的太多了。

    言梓瞳不是一个利益熏心的人,她从来都不相信什么不劳而获的事情。

    只有自己的劳力换来的成果,那才是心安理得的。任何从天而降的财务,那都是指不定是飞来横祸。

    更何况,她与沐方可没有一点交集。

    “呵呵。”沐方轻松一笑,脸上的笑容是那样的从容与干脆,“女儿当然不是那么好认的,我总得拿出一点诚意来的。既然你喜欢沐云山庄,那我送给你也是合情合理的。本来,沐云山庄……”

    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赶紧止声,换而言之看着言梓瞳继续柔声说道,“我以前的想法呢,是太保守了。所以,正好趁着这个机会,也让你可以一展所长。”

    言梓瞳将合同往沐方面前一推,“抱歉,沐董。这个合同我不会签的。”

    “为什么?”沐方一脸急切又不解的问。

    “我要是的与沐云山庄的合作,而不是莫名其妙的拥有它。”言梓瞳一脸认真的看着他说道。

    “怎么会是莫名其妙的拥有它呢?”沐方急急的解释,“我说了,它是我送给你的礼物,我总不能让你那么委屈的当我的女儿的!”

    “沐董!”言梓瞳一脸炎凉的看着他,冷冷的说道,“我还没有答应当你的女儿。”

    沐方又是一怔,随便明白过来。脸上划过一抹淡淡的不易显见的忧伤,一脸妥协的说道,“抱歉,是我操之过急了。那好,听你的。只要你高兴,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沐云山庄我先收回,暂时先替你保管着。等你什么时候要了,随时都可以给你的。”

    言梓瞳没有接话,拿过笔将这句话划掉。然后继续往下看着合同。

    后面基本上都是一些正式的法律条款,倒也没有什么问题。

    就是最后的一个附加条款,她再一次划掉。

    附加条款说,高尔夫球场不归容氏和沐云山庄拥有,而是由言梓瞳拥有。

    这一条与第一条有什么区别?

    也就是说,不管是沐云山庄还是高尔夫球场,都成了她的所有物。

    她可不要这莫名其妙多出来的产业。

    划去这一条附加条款,又改了几条合作条件后,递还给程律师,“程律师,麻烦你改一下。”

    程律师转眸看向沐方,征询着他的意见。

    沐方见言梓瞳如此态度,知道这事不宜操之过急,只能对着程律师无奈的点了点头。

    程律师见状,打开笔记本,按着言梓瞳的要求开始修改合同,然后当即打印出来。

    沐方毫不犹豫的签上自己的名字,又盖上印章。

    言梓瞳签名。

    合同一式两份,两人各执一份。

    但因为这是容氏与沐云山庄的合作项目,甲方还得要容氏盖章了。

    言梓瞳拿着两份合同,对着沐方说道,“沐董,合同我下午拿去公司盖章后,会尽快快递给你。你留个地址给我。”

    沐方却是不以为意的弯唇一笑,“不急,先放你这吧。这段时间暂时不在Z市,等我下次来的时候,再问你要。”

    “好!”言梓瞳弯唇一笑,“那就先谢过沐董信任了。我还有事情,就先回去了。下次有机会,我请沐董吃饭。”

    “那就这么说定了。”沐言笑逐颜开的看着言梓瞳,“下次可不许再以临时有事的借口自己走了。你可是还欠我两顿饭了。记得跟你父亲提一下,约个时间,出来谈谈认你当女儿的正事。”

    言梓瞳真是不得不佩服他,还记得这事呢。

    “好。”

    言梓瞳当然没有去公司,将两份合同放于容肆房间最显眼的地方,上面压了一条字条:沐云山庄的合同签好了,记得敲章上去。董沐的那一份,可以暂时先放你这,你也可以把它交给沐少爷。

    ……

    言梓瞳拿着最简易的行礼,坐着最早的一班飞机前去T市。

    她没有跟言越文说起沐方的提议,也没有告诉任何人她的离开。

    容肆回到房间时,已经没有言梓瞳的身影。

    偌大的套房,冷冷清清,没有一点温暧。

    房间的衣柜里,她只拿走了几套换洗的衣服而已。

    那些他为她准备的衣服,就那么孤寂挂在柜子里。

    “Shit!”容肆一声低咒,朝着床脚处重重的踢了一脚,将那满腔的怒火全都发泄在那床角上。

    脚趾上传来疼痛,他却一点感觉也没有。

    视线落在那放在桌子上的合同,以及用压在水晶镇下的纸条时,他的眼眸又是一片阴郁森冷,迸射着熊熊的怒火。

    拿过手机,熟练的拨出她的号码,却又删掉。再按出,又删掉。如此重复着。

    最后,一不小心按了出去,想要挂掉的时候,电话那头接了,“喂。”

    她的声音清凉淡漠,很平静,没有一点波动的感觉。

    “在哪?”他沉声问道。

    “T市,T大。”她倒是没有在瞒他的意思,如实回答。

    “嗯,”他轻轻的应了一声,然后就没有话说了。

    就这么握着手机,不说话也不挂断,似乎在等着电话那头言梓瞳先出声。

    言梓瞳也不说话不挂断,两人就这么僵着,就好似在比着谁更有耐心一样。

    两人的耳边,就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怪异的静谧。

    最后还是容肆先出声的,对着电话那头淡淡的说道,“有问题的话,给我打电话。”

    他的意思是,他还是会帮她,没打算不管她是吗?

    她还可以再相信他,还可以再把那颗心交给他吗?

    言梓瞳握着手机不说话,好久之后点头应声,“好。”

    “嘿,美女!”

    手机里传来一声熟悉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