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9章 你把照片寄出去了?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5:20本章字数:2086字

    言梓瞳手里拿的是一个还没有拆封的套套君。

    扬了扬手里的套套君,笑的一脸如小狐狸一般的看着他。

    漂亮的眼睛眯成一条细缝,漾着一抹精光闪闪的不好怀意。

    一个也字,让沐乔旸想到了前段时间Z市闹的沸沸扬扬的言希敏与欧竞辰的“车震门”事件。

    言希敏的“车震门”出的时候,沐乔旸还在Z市,正好他又是一个闲的无事可做的闲散人,再加之言希敏还是言梓瞳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呢。

    至于言梓瞳,在上次沐云山庄坑了他一回后,他自然是记住了这个女人。她还是容肆的女人,容肆还把他推下了鱼池。

    这一笔帐,那他可都记着呢!

    于是,当他听到言梓瞳说“沐少也好这一口啊”,条件反射的就是伸手去抢言梓瞳手里的套套君。

    “还给我!”一把夺过,往自己衣服的口袋里一塞,一脸气呼呼的瞪着言梓瞳,“你以为个个都是你家的那个白莲教教主吗?就好这一口!”

    “嗯哼!原来沐少竟然也知道白莲教教主啊!”言梓瞳笑的两眼弯弯的看着沐乔旸,“看来,我们家的白莲教教主真的很出名!”

    沐乔旸凉凉的斜她一眼,“有这么好玩的事也不叫上我!杀猪什么的,我最在行了嘛!下次要是有这么好的机会,记得叫上我!”

    言梓瞳瞪大了双眸,一脸木然的看着他,然后抿唇肆意一笑。

    ……

    唐家

    唐棠跪在地上,唐鹤霖一脸怒气腾腾的坐在沙发上,狠狠的瞪着唐棠。

    唐棠的脸上还有五个很明显的手指印,显然是刚刚被唐鹤霖打过,就连嘴角都还有血渍。

    “自己说,你和那畜生多久了?什么时候开始的?”唐鹤霖看着眼茶几上那一叠不堪入止的照片,拿起茶几上的一个烟灰缸毫不犹豫的朝着唐棠砸去。

    烟灰缸砸中唐棠的肩膀,疼的她眼睛“漱漱”的往下掉。

    “哭,你现在还有脸跟我哭!”唐鹤霖朝着她怒吼,“你这个孽障……”气的是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早上刚一到办公室,秘书就送来一份快递,说是一早上收到的,是急件。

    结果打开一看,全都是这个孽障与冯煜那混蛋不知廉耻的照片,每一张不是抱着就是亲着,好多还是两个人仅着泳衣泳裤的照片。

    气的唐鹤霖当即就愤气冲冲的回家来。

    唐棠正打算出门,而且穿的花枝招展的,一看就是出去和那混蛋厮混的。

    其实唐棠穿的和平时都一样,只是这个时候在唐鹤霖的眼里看来,那就什么都是不对的。

    唐鹤霖二话不说,朝着唐棠就是一个巴掌甩了过去。

    唐棠一下就被打懵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两眼直冒金星,耳边“嗡嗡”作响,嘴角一股血腥味传来。

    “老唐,怎么了?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怎么就动手打孩子了?”覃天恩急急的将唐棠护在身后,满脸的心疼,问着唐鹤霖。

    唐鹤霖指怒着唐棠,“你问她这个不知廉耻的东西!她都背着我们做了些什么事?”

    “棠棠,你怎么惹你爸生气了?啊?告诉阿姨。阿姨好帮着你。”覃天恩满脸慈爱的问着唐棠。

    “你还帮着她!”唐鹤霖怒吼着覃天恩,“你竟然跟老冯的儿子在一起了!你说,她要不要脸!”

    “什么?”覃天恩一脸震惊愕然的看向唐棠,“棠棠,你告诉阿姨,你爸说的不是真的!你怎么会跟冯煜在一起的?你一直都是喜欢容肆的。你刚才还跟我说,你要去见容肆。你怎么……”

    覃天恩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爸,我……”唐棠“扑通”一声在唐鹤霖的面前跪下,低泣着,“爸,我喜欢的一直都是冯煜,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容肆,我一直都只拿他当哥哥的。是你和阿姨,你们一直希望成为他的妻子。我不想你们失望,我也逼着我自己去喜欢他。我知道,你需要容氏的帮助,我更知道阿姨不希望容肆被容桦给夺过去。我很努力的想要做到你们要求的。但是我做不到,我根本就不喜欢他,我喜欢的是冯煜!”

    “你还有理了!啊!”唐鹤霖气的双眸迸火的瞪着她。

    覃天恩一脸心疼的看着唐棠,好言好语的劝着唐鹤霖,“行了,老唐。别动不动就对孩子动手,你吓着她了。棠棠还小,犯点小错难免的。有你这么当爸的吗?对自己的女儿下手也不心疼的!你看,脸都被你打肿了,还拿烟灰缸砸她?你这是要砸死她啊!”

    “你还护着她!”唐鹤霖怒目圆瞪的盯着覃天恩。

    覃天恩回瞪他一眼,将跪在地上的唐棠扶起来,“来,棠棠,起来。回房跟阿姨好好的说。”

    “覃姨。”一进房间,唐棠便又是“扑通”一声在覃天恩面前跪下,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她,“对不起,覃姨。我让你失望了。你骂我两句吧,我心里还好受点。”

    覃天恩揉了揉她的发顶,一脸慈爱的说,“你说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傻?你既然不喜欢容肆,怎么就不跟我说实话?还非得装出一副很喜欢他的样子?我还一直以为你是很喜欢他的。”

    边说边拿手指戳了戳她的额头,“你怎么就这么傻?你要是跟我说实话,我还能逼着你啊?”

    唐棠吸了吸鼻子,一脸委屈的说道,“覃姨,我知道你疼我。我虽然不是你亲生的,但是你从小拿我当亲生的一样。我知道容肆对你和爸爸来说很重要。所以,我真的有想过一定要喜欢上他,在成为他的妻子的。但是,我就是爱上了冯煜,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他。我又不想让你和爸爸失望,所以我只能和冯煜偷偷着,继续对容肆表露出很喜欢的样子。其实我很痛苦的,覃姨,对不起。”

    “好了,我知道了。”覃天恩轻抚着她的后背,柔声安慰,“没事了,我知道该是怎么做了。没事了,别哭了。”

    “那爸爸那……”

    “我会劝他的。”

    “那容肆……”

    “我有办法。”

    ……

    容氏

    容肆正忙着,门被人推开,江扬踢踏着步子进来,“你把照片寄出去了?”